第八十八章 唯恐天下不亂
"這是什麼形象?"

麥穗很是不配合的問著,試想一個大男生cosply女生,還是穿旗袍的女生,你有什麼感想?雷死我嘍,現在就已經外焦里嫩了.

不僅是麥穗,就連認識很久的齊遠,都沒見過徐邈這個樣子.

還沒等兩位什麼,皇甫逸就幽幽的開口,嚇到了站在那里的兩人.

"媽咪,這是你從哪里找來的形象?"

皇甫逸問完這個問題,他的媽咪很是不給面的鄙視著他.

"我,兒子,你有沒有欣賞水准,連皇後娘娘都不知道,這件衣服,可是我花了很大的資本,定制而來的."

像是什麼自豪的事一樣,他的媽咪很是自信地著.

"如果可以選擇,我相信,徐邈,現在會殺了你."

皇甫逸很是真誠的著,如果不是時候的事,現在的徐邈,估計可以活得風生水起,不過,現在不太可能了.

"怎麼樣?怎麼樣?"

一聲驚叫聲,沖破了客廳里沒有准備的人,誰能告訴他們,這都是什麼事啊?

來人,當然是徐邈的媽媽,也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組織者之一.

皇甫逸和麥穗他們很是同的看著什麼話也沒的徐邈.

當然,麥穗也很是好奇,為什麼徐邈半天都沒話.

這個問題,很是深奧了.

如果這里有正常人就好了,不過,好像被嚇到的人以外,沒有人是正常人了.

"對了,兒子,你怎麼孩子還在這里,我居然忘掉了你的那一套衣服."

皇甫逸的媽媽很是不客氣的拉著皇甫逸要跳開的身子.

逸媽媽很是真誠的想著,不愧是我的兒子,想什麼都知道,不過,你是我生下來的,我能不知道你?

"媽咪,不用這樣了吧?"

齊遠和麥穗聽著近乎乞求的的聲音,連自己都替他感到難過,不過,他們很想看看呢.

如果可以選擇,他們絕對不會選這樣的母親.

樓梯上的徐邈看到這個況,早就見怪不怪了,不過沒想到會看到這兩個人,都怪自己,真是太急切了.

如果不是自己在課堂上的聲音,他們又怎麼會來,自己也就不會現在有種想從這里跳下的沖動了.

"兒子,你想什麼呢?"

徐邈的媽媽看著一臉後悔的表,就知道了是什麼事.

而樓下的皇甫逸也問出了這個嚴重的問題.

"徐邈,你最好給我個理由,你怎麼叫得這麼大聲?"

看著皇甫逸漸變的臉色,徐邈就知道,那子現在已經生氣了.

"這也不能怪我,你問你媽媽干什麼了?"

徐邈無奈的著,如果是自己的媽媽,他肯定不會信,可是一遇到皇甫逸的媽媽,他就實在沒辦法了.

皇甫逸還真的是沒辦法了,還真的又是自己的母親,她就不能老老實實的呆子家里.

逸媽媽看著把方向轉到自己這邊來的兒子,沒辦法,只能招供了.

"兒子,這你也不能怪媽媽,媽媽也是為了幫你啊,誰讓他時候及欺負你呢,我這不是為了幫你報仇嗎?"

逸媽媽著千年不變的借口,為的就是想要獲得減刑.

減刑,對,就是減刑,她誰都不怕,就是怕自己的兒子,誰讓自己的兒子長得那麼溫潤的,讓她這個媽媽,都不認讓他傷心.

"你就不能換個借口?"

皇甫逸用手扶著自己的額頭,這個爛借口,自己已經聽多少年了.

"快."

皇甫逸實在聽不過去了,打斷了逸媽媽繼續的話.

"哦."逸媽媽無奈的著,不過,這次的理由絕對很有影響力.

"其實我就只了一句,他的房間著火了."

這一句淡淡的話,還真的是嚇到了所有人.

有這麼恐嚇的人嗎?不論是誰,都會著急的吧,而且她的語氣,還有音樂的配合,都不簡單吧?

"還有呢?"

皇甫逸不信就這麼簡單,而且,這也不是自己母親的風格.

"還有,就是,我我看了他的日記,准備發到網上."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皇甫逸真的很想笑,實話,真看不出來,這招,還真的是百試百靈.

最為驚訝的就是麥穗了,這家伙的還會寫日記呢?

激動的麥穗,瞬間就跑到了徐邈的身邊,順勢問了一句:

"皇後娘娘,那個,你還會寫日記呢?"

這句話沒嚇到徐邈,倒是嚇到了在一旁看著眾人的徐邈媽媽,話,自己怎麼不認識這女孩呢?

"你,去一邊玩去."

徐邈看著眼前的女孩,真的很想知道,她是不是找打?

"是,奴婢遵命."

麥穗很是配合的著,轉身就跑下樓了.

笑話,自己又不笨,等挨打啊?

徐邈媽媽看著麥穗,還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了,現在就差跑到她面前,拉著喊兒媳婦了.

這真的是一場鬧劇,沒辦法,現在的皇甫逸不知道什麼時候和他的媽媽一起不見了.

"哎,逸跑哪去了,還有伯母呢?"

齊遠看著問著這種白癡問題的麥穗,真的是沒話了.

這還用嗎?當然失去受殘害去了唄.

徐邈的衣服,可謂是全套的,就連鞋子都是那種中間高的那種,真是···

笑死我嘍!!!

麥穗在客廳的沙發上很是沒形象的笑著,不過,徐邈已經原諒她了.

自己的日記還在皇甫逸的媽媽手中呢.

那還是自己十歲時候的日記呢,怎麼就會落到她的手中呢?

原因只有一個,自己的叛徒媽媽.

徐邈很是鄙視的想著自己的母親,但腰上突然的疼痛,讓他清醒了.

"你又干什麼啊?"

徐邈不滿的著,整個這樣的母親,這是好是壞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麼,就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

徐邈的媽媽趾高氣昂地著,樣,再怎麼樣,你還是我生的,不是?

也就過了那麼點的時間,從一樓的房間里,皇甫逸和他的媽媽也出來了.

"哎,這差距."

麥穗由衷地著,不是因為徐邈不好看,而是徐邈的形象,就是深宮中的怨婦,人家皇甫逸好歹還是玉樹臨風的帥哥.

徐邈是華麗的外表,夾著另類的發型,而人家皇甫逸一看就是少女春心萌動的對象,當然,麥穗也花癡的看著.

"又是這樣,你們就不能公平點嗎?"

徐邈不公平的著,但並不會生氣,為了母親,還是很配合的,只是嘴上不而已.

"怎麼樣?我兒子很帥吧."

逸媽媽很是感慨地著,自己的兒子就是不一樣,活招牌啊!

"真沒想到,不過,你後面的尾巴,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