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事都這麼的荒謬
此此景,任誰都會想到是什麼吧?

跑在前面的遙兒雖然因為皇甫逸的不話,而感到難過,但沒想到還是聽到了,那個聲音,是不是就代表他並不討厭自己呢?

遙兒站在了那里,轉身看著站在榕樹的的少年,那個人,就是自己喜歡的人,但看著落葉紛飛,遙兒總覺得他們的距離好遠.

皇甫逸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但這句話脫口而出,這就是表明了自己的心跡,原來自己還是不喜歡傷害別人的.

原本看著遙兒跑過來的魏成,看著遙兒,很想上去揍皇甫逸,但聽到了那個聲音,他站住了,遙兒現在不會傷心了不是嗎?

沒有人可以讓遙兒傷心,就算是她的姐姐也不行.

紛飛的季節,紛飛的心聲.

皇甫逸看著停止跑動的女孩,心中有著莫名的聲音,讓自己走過去,但是現在的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所以,對不起,請原諒.

齊遠看著呆滯不前的人,就知道了他的為難,也好,就讓自己來幫他吧.

至于為什麼不是麥穗,現在看看就知道了.

那個短路的女人,還在那里沒反應過來呢.

"逸,你知道的,我們必須馬上去看邈."

一聲驚醒夢中人,現在不是談愛的時候.

皇甫逸最後望了一眼站在前面眼前的女子,轉身和齊遠走了.

齊遠這時候也不知道該什麼,這種事還是要當事人來清楚比較好.

齊遠和皇甫逸向著自己車的方向跑去了,順便拉著石化中的麥穗.

原本想調節皇甫逸心的齊遠,卻一句話就讓麥穗清醒了.

"逸,你這件事有那麼大的沖擊力嗎?麥穗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呢."

原本皇甫逸還沒怎麼的注意到麥穗的況,聽齊遠這麼一,皇甫逸也向看了過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就嚇到了.

"麥穗沒什麼事吧?"

皇甫逸懷疑的問著.

只見麥穗因為那件事的沖擊,現在嘴嗨嚇的張著.而齊遠也是好意,為了讓麥穗在奔跑中不至于呼吸,就沒叫醒她.

麥穗就像神游中的人一樣,和他們跑到了車邊.

"齊遠,你還是叫醒麥穗吧,我們該走了."

"嗯,我知道了."

聽著皇甫逸的話,齊遠也知道了,現在並不是發呆的時候.

如果沒什麼事,徐邈也不可能會有那麼大的緒波動,如果不是家里的事,就沒別的事了.

皇甫逸對徐邈很是了解,他不會因為無關緊要的事這樣的.

三個人一起出發了,麥穗也被齊遠高分貝的聲音從驚嚇中醒了過來.

"哎哎,齊遠,你這是怎麼回事?魏遙不是瑾謙的未婚妻嗎?怎麼又變成了和逸表白了?"

麥穗用最疑惑的口氣著,這件事真的很是讓人費解.

齊遠也同樣的不明白,但是齊遠並不是那麼的好奇.

"我知道,就像她們兩個雙胞胎姐妹互換身份的事一樣,不過,這並不是我們能夠知道的."

齊遠的法也是,像他們這樣沒心沒肺的人,怎麼可能知道這麼高深的事呢?

麥穗似乎是想通了,也就不那麼的在意了.

最讓人擔心的就是徐邈了.

魏成看著還站在那里的遙兒,搖了搖頭,就走了過去.

"不要看了,人都跑沒影了."

遙兒聽到哥哥這樣,也就不再看前面了.

而是問起了哥哥問題.

"哥哥,你逸會不會喜歡我?"

遙兒的語氣中有著深深的不確定,還有著不安.

這種不安,就像是剛見到的遙兒一樣,對什麼事都充滿恐懼,這樣的遙兒,讓魏成深深的難過,也就是這樣,他偏離了.

"相信哥哥,他會喜歡上你的,今天他有事而已."

魏成對于上課時他們的反應就知道,那個離開的人,應該對他們幾個人很重要.

"真的是這樣嗎?哥哥?"

遙兒看著哥哥不確定的問著,現在的她,只在乎皇甫逸對她的感.

"是這樣的,相信哥哥."

魏成拉著遙兒的手,不再讓遙兒想這個問題,但這又是很好的轉移遙兒對秦思的注意力的方法,現在的他,也糾結了.

原本既沒有什麼人的地方,現在更是沒人了,就是因為這里的僻靜,他們才會選擇把車子停在這里.

皇甫逸他們三個人,用最快的速度,飛奔到了徐邈的家里.

可是,這是什麼況?

"媽咪?"

皇甫逸看著眼前的婦人,不確定的叫著,因為保養的問題,女人還是有著很好的肌膚容顏.

因為這一聲叫聲,著實嚇到了後面的人.

"怎麼會這樣?那邈是怎麼回事?"

麥穗不解的看著客廳里的人,這種況根本就和徐邈在教室里大喊的聲音沒什麼關系吧?

這都是什麼況?

實在是忍不住了的皇甫逸,張了張嘴,問著眼前的人.

"媽咪,你不會是你搞的鬼吧?"

皇甫逸的口氣里雖然有詢問的因素,但更多的是肯定會的語氣.

面對這樣的兒子,皇甫逸的媽咪,尷尬的笑著.

心里想到,不愧是自己的兒子,就是不一樣.

不過,現在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麥穗的身上了.

"哎呀,這位姐長得真漂亮."

皇甫逸的媽媽大聲的誇贊著麥穗,不過,齊遠和麥穗確實聽不出來是什麼意思,不過,這並不代表皇甫逸不知道.

"別想了,她是齊遠的未婚妻,也就是站在你面前的兩個人是未婚夫妻."

聽到自己家的兒子這樣,皇甫逸的媽媽語氣也沒那麼激動了,真是的,也不和她早一聲,害得自己白白的浪費了那麼半天的感.

"這都是什麼兒子啊?"

皇甫逸的媽媽聲地著.

不過,齊遠和麥穗聽到皇甫逸這樣一,瞬間的覺得這位母親,真的是很偉大.

還是齊遠反應得快,問這著鍵的問題:

"邈,沒什麼事吧?"

這個問題,也是麥穗想要問的,但是看樣子,應該沒什麼事.

皇甫逸看到這兩個人還在擔心著,也就沒什麼,簡簡單單地著.

"放心吧,他沒有什麼大事,有事的,是我媽!"

仔細的聽著,皇甫逸還有一種咬牙切齒的沖動.

這個發現,讓那兩個人很是好奇.

"諾,你看,這不是出來了嗎."

皇甫逸指著樓梯口出現的人,讓那兩個人看著.

"這,這是什麼造型?"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著,這是什麼造型?

不能怪他們,要怪就怪這太讓人驚訝了,這是cosply?還是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