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阿顏母親相約
簡單的放下了所有的東西,秦思就騎著自己的車子到外面吃飯去了,順便去公司上班.

剛吃到一半的時候,對面的人就迎面而來坐在了這里.

"請問姐,你是秦思姐嗎?"

"是."

秦思下意識的答了句,但是想到了現在的形,秦思就立馬改口了.

"哦,對不起,我只是認識秦思姐,請問你找她有什麼事嗎?"

秦思不記得自己認識眼前的人,雖然是一身西裝,但是總給人一種蕭森的感覺,也或許是自己的猜測吧.

"那沒什麼事,如果你認識她,請幫我把這個東西轉交給她."

也沒等秦思在話,站在自己眼前高大,嚴肅的人就轉身離開了.

秦思看著放在桌子上的信封,實在是猜不出這里面是什麼.

既然是送給自己的東西,秦思就把它拆開了,沒在吃飯.

看著心里的紙張,好像有很長時間了,可是這些自己為什麼會有些熟悉?

秦思不解的看著這封給自己的信,早知道就問問了.

現在卻什麼線索都沒留下,連剛才的人都沒看清楚.

信上只有一個地址,還是那些潦草的字.

秦思並不記得這里有什麼單元路,難道地址寫錯了,還是因為紙跡的原因?

放下了手中的飯,匆匆的來到了公司.

雖然只是個職員,但還是有自己的電腦的.

上網百度,這是最好的辦法,也是最快的辦法.

秦思不解的看著眼前的地圖,那是這里沒改造之前的地址,現在的新地址卻是學校?

秦思驚訝的看著搜尋的結果,不明白這些到底是什麼?

"思思,你來了."

秦思因為太過于專注,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有人站在了自己的旁邊.

"嗨,總裁."

阿顏聽著這個陌生的稱呼很是不自在,本能的開始糾正了起來.

"你可以直接叫我阿顏的,我不介意."

聽到這樣,秦思就知道阿顏不喜歡,因為這樣隔開了兩人的距離.

"現在是在公司,我們不能再像在外面一樣了,公司是有制度的."

秦思勸著阿顏,這樣他就不會讓自己難過了.

"那就這樣吧,我現在去辦公室了."

秦思看著離開的阿顏,心里默默的著:對不起.

四周的人因為阿顏的到來瞬間沒有了聲音,也因為他的離開,每個人都開始八卦了起來.

這里是職員呆的地方,但基本上沒來過什麼大的人物,今天總裁的到來,讓幾個看到新聞,原本懷疑的人,更加的確定了.

"哇塞,魏遙,你真的是總裁的未婚妻,真厲害."

秦思聽著坐在自己臨邊的女生感歎的樣子,很是無奈,也就笑了笑.

但這種笑,在某些嫉妒的人眼里,就變成了炫耀.

秦思知道現在的她有多麼的讓人嫉妒,但相信也會有人真心的羨慕吧,而不是嫉妒.

下午的秦思就在忙碌中度過了,往各個辦公室送文件,順便帶有打字的工作,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時間.

原本准備離開的秦思,沒有想到會遇到阿顏的媽媽,也就是董事長夫人.

"夫人,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秦思禮貌的問著眼前的夫人.

"你就是和阿顏訂婚的那個女孩?"

董事長夫人慢慢地著,好像並不打算找個別的地方,好像她要的就是這樣.

"是."

秦思沒有什麼話可,畢竟這件事是他們兩個人的秘密,所有的後果也當然是要自己來承擔.

"沒想到,你還蠻聰明的,但是,你們宣布訂婚的時候,我們並不知道,所以這件事,並不能當真."

阿顏媽媽想要看到秦思驚慌失措的眼神,但是沒有,也就只有這點能夠讓她肯定.

"我知道,我會努力的."

秦思仿佛已經知道這個結果了,像是什麼也不在意一樣,順從地回答者.

看到這樣的秦思,阿顏的媽媽很是生氣,她怎麼可以跟自己的恩相比.

"哼,不要以為有阿顏給你撐腰,但是我們是阿顏的父母,他肯定會聽我們的."

"是,我知道."

現在的秦思不知道什麼,只是一味的回答著,過往的員工,也都放緩了速度,等著看這位新任總裁的未婚妻出丑.

"阿姨,你在這里干什麼?"

遠遠走來的女生,向這邊叫這來人.

聽到聲音的眾人也都看著迎面而來的人.

"恩,剛才我還想你來著呢,這麼快就來了."

阿顏的媽媽高興的著,完全忘了眼前的人.

"你這孩子怎麼就自己來了,我自己會回去的."

阿顏的媽媽眼里的心疼,很多人都清晰的看到了,也都開始抱著幸災樂禍的態度了.

"阿姨,這個人是誰?"

來人長得嬌,但又不失撫媚,苗條的身材盡顯成熟之氣.此時正指著秦思.

她何嘗不知道秦思是誰,當天的新聞,她可是清楚的知道,而且為了這個她更加的挽留住了阿顏的媽媽.

"她啊,你不用管她,我們回去吧."

兩人離開都沒有理會秦思,但秦思更不想理會.

來的時候就有很多的員工看到秦思是騎自行車來上班的,是和平民一樣的人,又怎麼會可以和總裁在一起.

女孩們的心思,總是會用貶低他人來使自己提高身價的.

但在男生眼里卻又是另一個樣子,秦思也是一個清新秀麗的女孩,也是一個可以交往的對象,但落花有意,流水無.

沒有人會注意到角落里的人,跟蹤,現在就是最好的挖掘信息的手段.

秦思向來是一樣,沒有注意,也不在意這些話,如果太過在意,那現在什麼也不會有用.

按著原路返回,秦思忽然想到了她和瑾謙簽訂的協議書,現在看來,那是個多麼可笑的東西,只是束縛住了兩人.

秦思並不在意,可是路過自己家里的那條路的時候,還是有那麼一點的傷心.

秦思換了條路,離開了這里,想著學校的方向走了.

瑾謙看著換路秦思,現在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去哪里,又住在什麼地方?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

從昨天開始,一直看那段新聞發布會,瑾謙才知道自己的感,可是,這是不能,也不被允許的,她是自己的仇人.

因為看通了,所以也就不那麼的傷心了.

瑾謙和遙兒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一直把她當妹妹看,但是,秦思就不一樣了,他絕對不允許秦思和阿顏在一起的.

"秦思,我不會讓你和阿顏在一起的,你只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