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告別校園 卻在校舍
相同的血,不同的人生.

瑾謙回到了房間,那時候自己曾經以為,只有恨她,才會讓自己快樂,可是為什麼到現在都變了?

瑾謙不明白,也找不到理由,也許只有這樣下去,才會知道這是為什麼?

到公司的阿顏和秦思看著站在門外面迎接的兩排人,很是無語,這都是誰告訴的?

秦思不明白,阿顏也不明白,明明自己什麼也沒有過.

"哎呀,我的寶貝兒子."

從里面傳來一聲激動的叫聲,秦思好奇的看著來人.

就這樣看來,這個人就會是自己名義上的婆婆吧.

秦思心里想著這些事,但是卻沒有什麼,不過,阿顏確是很奇怪.

消失了兩年的母親為什麼會在這里,而且為什麼自己會不知道?

就在這一瞬間的事,阿顏的母親就已經擁抱住了阿顏.

啊眼看著抱著自己的人很是無的了一句:

"放開."

站在兩邊的人,還有秦思都被這麼冷漠的語氣驚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傳中的冷漠總裁,真的是這樣啊?

阿顏的母親並沒有生氣,松開了自己的兒子.

"你這孩子,都那麼長時間沒見了,還是老樣子."

阿顏的母親笑著對阿顏著,但面對秦思就早已經換了另一副容顏.

"他就是和你定親的女孩?"

眼前的婦女看起來也就是四十多歲,但保養的很好,看不出真實的年齡.

"是,你有什麼意見?"

阿顏看著自己母親的表,連語氣都降了幾分.

"沒什麼,只是問問而已."

嘴上這麼,心里卻想的是,有時間一定要好好的和這女生談談,那種身份,怎麼可以?

況且怎麼能夠配得上自己的兒子?

"沒什麼事,我們就走了."

阿顏拽著秦思就離開了,也沒管後面的人是什麼表.

"你這孩子,這是什麼態度?"

生氣的阿顏母親,也不管是不是在眾人的面前,很是沒形象的開始絮叨.

秦思看著拉著自己的男孩,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其實,阿顏很想和自己的母親相處,但是就是沒有好的方式.

"我們上去吧."

站在電梯門口,阿顏平靜的和秦思著.

"你就不管你的母親了嗎?"

秦思嘗試著問著,這些話不應該由她來的,可是,自己不能這樣置之不理.

"沒事的,她消失兩年才出來一次,什麼事對她來,都沒有關系."

阿顏的語氣聽不出什麼來,但是可以知道,阿顏也是希望有親的,就是不知道,他的從前是什麼?

秦思總是覺得的哪里不對勁,但就是不知道.

以前自己怎麼不知道這里會有一個公司,是阿顏家的,為什麼他對這里很是熟悉?

秦思不知道的是,阿顏只對這里熟悉,剩下的什麼都不熟悉.

秦思已經想好了,與其再去上學,還不如在這里找個工作.

"阿顏,我想在這里工作."

電梯里的秦思平靜地著,她不知道阿顏會怎樣想她,但這是她唯一現在想的事.

"好."

阿顏語氣雖然很是平靜,但是這卻讓他的心激動的跳動著,這樣她就離自己更近了.

在這種分公司,沒有什麼是重要的地方,但這唯一的總裁辦公室,卻讓秦思著實的驚訝了一番.

"你以前就一直在這里工作,是不是?"

秦思問出了自己的疑問,內心卻是很平靜.

"是啊,我在這里好幾年了."

阿顏回答著秦思的話,但秦思知道,自己不能和阿顏在一起工作,自己是不能接觸到這麼高層的事的.

阿顏的打算和秦思的要求,是那麼的不一致.

"為什麼要到公司當個職員?"

阿顏生氣的問著秦思,這是他不能理解的.

"你知道,我現在的處境."

秦思平靜地著,但是卻掩飾不住自己的悲傷.

"對不起,如果你不願意,我會安排好的."

阿顏不想看到這樣的秦思,順著秦思的意思安排著.

躺在床上的遙兒,不知道在想什麼,自己的房間還是一如既往,只是隔壁現在應該在的人,卻離開了.

那麼,她還會回來嗎?

遙兒在心里問著自己,也許段時間是不會回來的吧,姐姐或許不會原諒自己.

翻了一個身,秦思看著手機,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時候的姐姐會認識這麼多人,又為什麼會出車禍,失憶?

與遙兒不同的是就是瑾謙,瑾謙看著手中的報表,這是臨走時,爺爺交給他的,這是秦思沒有完成的股市圖,還有財務計算?

他現在弄不懂爺爺的意思,但這樣,卻讓自己可以接近公司.

這就離自己的目標更近了不是嗎?

瑾謙雖然是自己一個人,但卻是個心思縝密的一個人,沒有什麼會讓他丟失方向.

瑾謙打開電腦,如果他猜得沒錯的話,秦思的電腦應該可以直接進入公司的高層機密,還有財務統計狀況.

瑾謙不相信,上次的事,還有這次的事是偶然,也許這正是爺爺的計劃,一個不為人知的計劃.

找好工作的秦思,就自己離開了,沒有讓阿顏去送送.

站在五層的咖啡廳的阿顏媽媽正好看見了離開的秦思.

秦思的資料,她已經看到了,這個女孩,根本就不是那個人,這個確是真正的秦思.

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兒子,相信坐在這里的人也不會是她.

她雖然很少回家,但是對于自己兒子的事,還是很上心的,她決不允許,有任何的威脅.

秦思坐著出租車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自己也應該清楚,不能這樣就搬出去.

走進客廳的時候,秦思看到的是三個人注視自己的目光,但她卻沒有什麼.

"也許你們真的很不喜歡我吧."

走上樓的秦思看著沒有和自己話的人,自嘲的想著.

那麼自己離開這里,他們也會很高興的吧.

秦思回到自己的房間默默地收拾著東西,那些相對較貴的衣服,秦思並沒有拿,只拿了兩套正裝,這是工作需要.

到現在秦思還沒有吃任何東西,現在已經是中午了,可是強烈的自尊心卻不允許她在這里吃東西.

秦思唯一帶走的就是那輛自行車,屬于自己的那輛.

看著眼前的校舍,這里還沒有住過,但為什麼會這麼的乾淨?

秦思好奇的看著這里,想不通,也許是這里有人管理吧.

秦思是這樣想的,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子的,這只是她的一廂願而已.

這里除了她和妹妹,還有人知道,會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