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不期然的相遇
因為相知,所以相惜,又有誰會知道呢?

秦思就這樣默默的和阿顏住了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也解決掉了雙胞胎的問題,當然是從這里首發的.

"思思,我們為什麼這樣做,你還是放不下他們是不是?"

有的時候阿顏也看不過去了,但並沒有想象中的那種語,只是單純的在擔心而已.

"是啊,放不下就沒辦法原諒,可是不原諒就會心痛,你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感?"

秦思站在自己的床前看著手中的手機.

她多麼的想有人回來問問她,可是沒有,為什麼,難道自己做的還不夠好嗎?

秦思的問題沒有人回答她,回答她的人,不在這里.

對于秦思的執著,阿顏始終都不能忘記,也不能忽略.

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在受傷的時候,一如既往的相信.

"我們明天回去可以嗎?"

"嗯,可以,我會去分公司任職,你要回去住嗎?"

阿顏心里並不想讓秦思回去住在那里,而且他不能保證她的哥哥會做什麼?

可是,他又不能改變她的心意.

"我想回去住,你也知道."

"嗯."

秦思平靜地道,但是她並不是住在那里了,她想要回到學校住校舍,那里也沒有人住,不是嗎?

秦思心里想的,並沒有告訴阿顏,他不想讓他擔心.

對于秦思這種回答阿顏早就知道了,可是為什麼他還會這樣難過,是因為抱有幻想吧,又不然會是什麼?

他們並不知道,即將到來的會是什麼,只是單純的想要回去而已.

那天的發布會,秦思只是明了兩人的身份,自己是雙胞胎妹妹而已,從被孤兒院收養而已.

這些話,對于媒體來有很大的沖擊力,可是不出來,又會有多少人對這些事窮追不舍,為了讓遙兒過得更好,就讓這些傷害都想自己而來吧.

秦思的想法過于單純,她不知道,這些事,對于現在的遙兒有多大的沖擊力.

"pia"的一聲,原本精致的杯子,摔成了碎片.

歲月布滿痕跡的臉上,顯得那麼蒼老,但不可避免的還有那層厚厚的陰霾.

"誰讓她這麼做的?"

生氣的外公在自己的書房里生氣的轉著搖椅.

門外的人聽見這摔碎的聲音,很是無奈,就這樣該怎麼弄?

同樣的,瑾謙也是很無奈,這樣的做法,誰也沒有想到.

但是一想到孤兒院的那段時間,還有自己無意間見到的遺囑,自己還真的是無法原諒那個人.

這並不是她的錯,錯的是人生.

也許瑾謙也不能做什麼,現在的他,也只是沒有實權的人.

內心矛盾的人,分不清自己的感,或許就這樣錯過了人生.

"瑾謙哥哥,外公讓我們明天去學校,那你公司的事怎麼辦?"

遙兒其實擔心的不是這個,她擔心的是該怎樣面對自己的姐姐,難道就這樣見面?

現在的自己多了原本屬于自己的一切,可是這何嘗不是自己應該有的呢?

遙兒這樣想著就早已忘記了自己的愧疚,變得理所當然了起來.

"遙兒不用擔心這些,我會處理好的,而且爺爺也會幫我的不是嗎?"

瑾謙雖然這樣,可是何嘗不是對自己的利用呢?

"嗯,那我們明天回去,會不會遇見姐姐?"

遙兒雖然現在沒有愧疚,但還是選擇了問了出來,畢竟兩個人是一樣的.

"應該不會的,遙兒不用擔心,你姐姐現在不是應該在阿顏那里嗎?"

瑾謙以為遙兒擔心是該怎樣面對自己的姐姐,安慰的著,雖然自己也沒有愧疚,但還是這樣安慰著自己.

遙兒聽著瑾謙哥哥這樣,也就相信了,這件事,往後推遲一點未必不是好事.

辦公室里的王秘書,當然也是知道了這件事,也是他想要把瑾謙和遙兒送回去的,這樣就避免了記者的追問,這樣,也是為了公司.

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看著這件事,誰都不會為別人著想,人就是這樣的自私.

乘著早班的飛機,不同的人在同一時間下了飛機.

秦思看著迎面走來的兩人,真的不知道該什麼了?

"你們也會來了."

平平淡淡的一句話,阿顏打斷了四個人的尷尬.

"嗯."

瑾謙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秦思,沒變化是不可能的.

雖然只有是幾天沒見,但秦思蒼白的臉還是明了她現在的狀態,難道她就不能自己照顧好自己嗎?

瑾謙的氣憤還是讓別人感受到了,但沒有人什麼.

"遙兒,我們回去吧."

還沒等著兩個姐妹些什麼,瑾謙拉著遙兒就離開了這里,什麼都沒有.

"思思,你怎麼了?"

阿顏看著眼前掉眼淚的秦思,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來安慰.

這幾天阿顏是知道的,秦思的不舍,還有堅忍.

"遙兒是不是不能原諒她?"

秦思聲地著,她什麼都可以不在乎,只有這個,是她最在乎的.

現在的她,已經退去了偽裝,把什麼都表現在了臉上.

"走吧,我們先去你那里."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秦思已經收起了自己的傷心,已經變了回來,那個不冷不熱的人.

對于這樣的變化,阿顏不知道該什麼好.

現在的她量還是那個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悲傷,雖然臉色依舊那麼蒼白,但是已經堅強起來了,這是個好事,不是嗎?

阿顏在心里安慰著自己,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在一邊守候,售後自己唯一的信念.

還是那座山,那座度假村,這里自己曾經來過一次.

"我們為什麼不先去公司?"

秦思問著正在開車的阿顏,打破了車里面的沉悶.

阿顏顯然並沒有想到秦思這樣問,但是現在自己想的又不可能出來.

"沒什麼,先放下行李吧."

阿顏雖然這樣,但對于秦思,卻不知道現在在想什麼.

秦思的行李,並不用放在這里,自己也不會在這里住的.

兩個人又沒有再什麼,只剩下一片平靜.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請記得,我一直會幫助你的.

阿顏心里想著,他知道自己現在在干什麼,父母也不可能會同意的,但是,就算這樣,他也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她.

兩個人在家里並沒有多呆,就離開了,秦思也沒有放下車,只是在等待阿顏弄好東西.

"哥哥,我回來了."

一聲激動的叫聲,打破了原本沉悶的家.

"遙兒回來了."

魏成站在樓上,看著下面歡快的遙兒,還是這樣比較好.

魏成對這件事唯一的表示,大概就是這個了.

可是,那個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