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轟動的雙胞胎
這場發布會,是外公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而舉行的露天發布會,而對面的熒屏,那張臉和現在的她一樣.

"我···"

魏遙已經不知道該什麼了,現在的姐姐是不是在拆自己的台,她真的不知道.

因為自己的發布會原定是八點,被延遲到八點半,所以才會出現這種現象的吧.

魏遙並不知道那邊的現象,但是她可以肯定,現在的自己需要鎮定.

"請問,秦思姐,那位姐是哪位?"

記者也是因為同事的電話,才知道的,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新聞.

"對不起,這是我們的事,我們稍後會給你們答案的."

瑾謙婉拒的回答著記者,拖著還在座位上的遙兒離開了.

這場新聞發布會,就這樣結束了,留下有很多疑問的記者呆在了原地.

蜂擁而上的記者,被保安排除在外,瑾謙他們離開並沒有想象中的狼狽.

"真是,胡鬧."

在家里看著電視的外公,生氣的拍著沙發.

一旁的婦人什麼都沒有,也許這樣是最好的吧,但是這句話,她並沒有出口.

"老爺,就不要生氣了."

外婆平靜的安慰著外公,事已經昭告了,就不會有改變,生氣也是沒有用的.

"你看看,現在她居然對外宣稱沒有親人,難道我們養她這麼多年,連血緣關系的親人都不算?"

外公生氣地著,不知道現在在想些什麼.

離開發布會的現場,兩人就回家啊了,都不是很清楚的知道現在的事.

"外公,我們回來了."

遙兒著,但看到外公生氣的樣子,就知道,事已經瞞不住了.

"嗯,這次的事,我們過段時間在發布."

"那外公,我們怎麼辦?"

遙兒不知道該怎麼,現在這件事是最大的.

"你們已經回不去了,秦思應經對外宣布她是你了."

顯然這個回答,兩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這麼,兩人現在的身份已經對換了?

"為什麼會是這回個樣子?"

遙兒驚訝的問著,顯然,外公並沒有要回答她的話.

瑾謙也是一樣的震驚,不知道秦思到底要做什麼,難道只是為了這件事嗎?可是,當初呢,又在想什麼?

"你們回去去看看視頻,這件事我希望你們都知道."

顯然的意思,這是在讓他們離開?

瑾謙都已經不知道該什麼了,畢竟這不是自己該的了.

三個人一同離開,就剩下了外婆一個人,這件事,還要好好的看看.

"瑾謙哥哥,你姐姐為什麼要這樣做?"

遙兒不解的問著,縱然遙兒想過各種,但最後都沒有想過是這樣的.

遙兒不知道,瑾謙也不會知道,但看到她和阿顏宣布的定親的日期,瑾謙的新狠狠的疼了一下,也許自己是喜歡她的吧?

瑾謙的感覺,可以被忽略的感覺,這一刻才被記起.

但是他不能忍受背叛.

瑾謙想的事,遙兒想的卻是另一件事,也許,這樣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了吧,連唯一的不同,都出來了.

"你知道嗎?我們的不同點就在這里."

遙兒沒有叫瑾謙哥哥這個稱呼,而是省略了.

"你怎麼會知道?"

也許瑾謙不應該問這個,但是他真的想知道.

"因為我們兩個人時候就知道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知道彼此."

這句話的不是很清楚,瑾謙也沒有聽明白,但是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聽清楚了.

也許是這兩個人驗證過吧.

"瑾謙哥哥,我回房間睡覺了,這件事明天再吧."

遙兒離開了瑾謙的房間,沒有再什麼,這時候的瑾謙也在想著怎樣報複秦思.

書房里的燈,明了里面的人還在.

也許外公還沒有想到這件事會變成這個樣子吧.

但也許這樣會更好.

"怎麼會這樣子,你看,怎麼會是相同的兩個人?"

各大記者看著兩段視頻,這都他們來,是很好的賣點,更是提高知名度的最好時機.

現在的記者,估計正在爭先恐後的挖掘兩人的消息吧,不過,應該不會有什麼重大的收獲,以前的事,外公應該已經處理了吧?

秦思坐在阿顏家的沙發上想著.

"在想些什麼?"

阿顏從樓下來,看到正在沉思的秦思.

"沒什麼,只是不知道,這件事會帶來什麼後果,對不起,事先沒有告訴過你."

秦思真誠的道著歉,如果不是自己,現在也不會有那麼多的記者圍攻吧.

"其實,你不用和我對不起,這是我自願的."

"嗯."

秦思何嘗不知道,這是自己1欠阿顏的,這份,自己還不了的.

秦思一直是低著頭的,看著手中的雜志,這是秦思沒有想到的.

這件事穿的這麼快,雜志已經出來了.

"相信,這份風波會很快的過去的."

秦思聲地著,手上還翻著雜志.

"嗯."

阿顏看著窗外,這件事應該不會拖很長時間的,要不然負面消息的出來,會對自己的公司造成很大的傷害的.

"我想在這里呆一段時間就回去,你呢?"

"我會和你一起回去."

阿顏肯定的回答,自己不能讓秦思一個人承擔這些,現在的她,已經是個公眾人物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了.

秦思沒有想到阿顏回這樣,那麼公司怎麼辦?

現在公司是需要他的,他根本就不能離開的.

"沒事的,我回去分公司,那里也有的,你不用擔心."

阿顏仿佛知道秦思詢問的眼神的意思,並不擔心.

聽到這樣的回答,秦思也不再些什麼了,自己要好好的等待就行了.

兩個人,雙胞胎,卻有著不同的身世.

因為雙方人的回避,這件事一直都沒有解決,而徐邈和皇甫逸他們,卻很是震驚,特別是麥穗.

"怎麼會是這樣?"

後知後覺的麥穗才發現這件事是真的很不對勁.

"這個不是秦思嗎?為什麼對外宣稱是她的妹妹?"

秦思指著手上的雜志大聲的叫著,但是時機不怎麼對?

"後面人的,現在是上課時間,請出去."

講台上的老師看著後面大喊的女生,還跳了起來,真是,不拿她當回事?

"嘿嘿,不好意思了,老師."

麥穗尷尬的坐了下來,話,讓自己出去,那得多丟人啊?

"那就原來那個你這一次."

上課的老師看在認錯態度好的況下,原諒了她.

"怎麼會這樣?"

念念叨叨,他們三個人也很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