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一起的發布會
呆愣的人,似乎沒有想到這是為什麼,很是不相信.

但沒有等阿顏什麼,那邊就已經掛斷了電話,阿顏現在不知道要什麼了,他還在懷疑,如果這都是真的,那麼接下來會是什麼?

阿顏不知道未來,但只要是秦思想要的,他都會給她.

掛完電話的秦思,不知道在想什麼,眼前就像茫然的世界一樣,什麼也不想見到.

如果現在的自己是個盲人就好了,就不會看到這些不堪的事實,但有都是逃避,無論怎樣,自己都會讓自己的妹妹找到安全.

"對不起."

這句對不起,是秦思對自己的,那麼多年的彌補,都只是自己的一廂願,都只會讓妹妹不安.

現在才知道,原來看似華麗的生活,掩藏的是這麼難過的事實.

現在的秦思是真的想要做些什麼,努力的思考,明天的事.

如果現在的自己還要以自己的名義生活,那麼妹妹的境況會有多麼的不堪,又會遭受怎樣的質疑,這都是可想而知的.

想到這點,秦思立刻就拿起了電話,撥給了阿顏.

雖然現在已經是晚上了,但是她不在意.

"思思,你的是不是真的."

原本冷酷的阿顏早已經不是那個認了,現在的他,多了絲不安.

"對,我的是真的."

秦思耐心的解釋著,但是後面的話,阿顏並不怎麼的在意.

"還有,我並不是喜歡你,也許有一天,我會喜歡上你,但是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

聽到這樣的答案,阿顏已經很高興了,畢竟不是拒絕不是嗎?

還是有機會的.

"我知道."

阿顏沒有什麼,但是這已經讓自己很高興了,還帶著激動的心.

秦思沒有什麼表示,只是淡淡的回答著.

"我有一個請求?"

秦思放軟了心態,微帶著一點的請求.

"什麼事?"

阿顏聽到秦思的語氣,就應經猜到了,這次回家肯定又有什麼事發生了.

但是阿顏並沒有什麼,他真心的想幫助他.

"我們對外發聲明吧,讓我以魏遙的名義,可不可以?"

"好,明天我們就回去."

"你現在來找我,我們現在就回去."

秦思的現在,就是現在的午夜時間,這是秦思的堅持.

"好."

阿顏對秦思的話很是遵從,也不管事實是怎樣的.

掛完電話的阿顏,就定了機票.

也許現在是不可思議,但是這是自己唯一要彌補的能做的事了.

秦思簡單的收拾著行李,那了幾件的衣服,自己並不想這幾天就回來,還想在那邊散散心.

拿了兩套衣服,秦思就下樓了,碰到了魏成.

"你要走了嗎?"

"是."

簡單的回答,其實現在的魏成真的很想問問她要去哪里,可是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呢?

"我過幾天才會回來,希望這幾天你會高興."

完這些話,秦思就什麼也沒的去了外面,即使阿顏沒有這麼快就來,但是自己也不能猶豫,猶豫只會讓自己越陷越深.

"我突然不是那麼的討厭你了,可是,你卻走遠了."

魏成聲地著,前面走掉的秦思並沒有聽見,也不會知道魏成現在的心思.

抬頭看著漆黑的夜空,也許自己只適合在這種環境下生活吧.

秦思自嘲的想著.

堅定的腳步,一步步的踏離,從此的秦思早已不是現在的自己.

站在籬笆牆邊的魏成,看著那清晰的身影,漸漸的沒入夜色當中.

也許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魏成多麼的想把這些當作是命運的捉弄,可是這是不可能的.

前方漸亮的燈光,閃著秦思的眼睛,就像是救贖一樣.

車子停靠在了自己的身邊,一身西裝阿顏從車上走了下來.

"我們走吧."

阿顏看著秦思,淡淡地著,現在的她已經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了,只能變成魏遙.

"你還好吧?"

"嗯,我沒有什麼事,只是這次拜托你了."

"我知道的,但我並不介意,曾經的你也經不在了."

"是啊,應經回不去了."

秦思現在什麼都沒有感了,只是單純的希望,在堅持四年,就四年就好,我們都會什麼都擺脫掉了.

"你知道嗎?我終于也有那種感覺了."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秦思,淡淡地著,至于是什麼原因,也沒有再.

"嗯,也許吧."

阿顏專注的開著車,並沒有深究,現在的時間不適合,也許等到時間適合了,他就會知道了.

霓虹燈的閃過,什麼感覺也沒有,從此繁華與自己無關.

"明天早上八點,我們召開新聞發布會."

"好."

阿顏的建議,也正是秦思現在所想的事,至于為什麼要這樣做,大概只有秦思知道了吧.

聲勢浩蕩的新聞,一個內陸,一個台灣.

"各位觀眾,現在我們正在'海事集團’的新聞發布會,新上任的總裁,即將公布總裁夫人,也將會在這公眾的況下公布訂婚日期."

各種媒體爭相的報道著,各種熒屏上都很是關注這一事件.

另一方面,對面的熒屏上也是一樁重大的新聞.

"各位觀眾,現在是'利亞公司’的新聞發布會的現場,今天是該公司的改革,董事長的孫女和新上任的總裁將會公布于眾."

大街巷,估計沒有人會忘記,當不同的男主角上場的時候,女主角卻是一樣的.

顯然沒有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召開新聞發布會的人更是不知道,這里只有秦思知道.

突如其來的事,又隔了那麼遠的距離,沒有記者問這件事.

"秦思,你怎麼了?"

坐在首席的阿顏聲的問著身邊的秦思.

"叫我魏遙,一會兒我會將我的特征給記者,我不希望那邊會有什麼麻煩."

"好的,做什麼都依你."

阿顏沒有什麼,秦思會有自己的決定.

秦思和魏遙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眼角的淚痣,秦思的淚痣.

這場發布會沒有用多長的時間,但是兩場發布會的時間一樣,到時引起了記者的關注.

"請問魏遙姐,您的甚是可否為我們透漏一下?"

"可以,我只是一個人,叫魏遙,眼角有一顆淚痣的魏遙."

另一方,又會是怎樣的回答?

"秦思姐,請問這段時間有謠傳,您現在是代理的董事長?"

"是."

遙兒堅定地著,沒有絲毫的否定.

"那麼請問姐,您對這件事是怎麼看的?"

記者指著遠處的熒屏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