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人走茶涼 晉級的阿顏
沉沉睡醒的幾個人,匆匆的吃完了早飯,畢竟今天不是周末,還是要上學去的.

"你們兩個不用上學,真好."

麥穗由衷的感歎著,不是自己想去,而是齊遠和皇甫逸一定要拉著自己過去,這都是什麼事啊?

現在的麥穗,就像是一個怨婦一樣,根本就是非常的不喜歡上學.

只見麥穗手里拿著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的零食,四處亂瞄著,希望可以找到什麼有趣的事,可以延遲上學的時間.

秦思看著搞笑的麥穗,真的笑了出來,剩下三個莫名其妙的男生.

也對,三個人心理現在想的是不同的事,有怎麼會注意到麥穗那個渺的身影呢.

"喂,你們看什麼呢,難道有好玩的事?"

麥穗激動的問著,這可是個大發現呢.

"不是,現在我們應該去上學了."

一盆冷水給麥穗來了個透心涼,什麼都沒剩.

"哼,我就知道,死齊遠,你不這樣打擊人會死啊."

麥穗不滿的叫著,其實,這里只剩下麥穗什麼事都不知道了,如果麥穗知道了秦思的事,還不知道要做出什麼事來呢.

麥穗也不是那麼不想去上學,而是想要在陪陪秦思,現在她快樂的外表下,內心應該是很難過吧?

果然,還是單純的世界比較好一點.

等那一行三人離開之後,就只剩秦思和阿顏了.

"你現在就回家嗎?"

阿顏問著,其實他更不希望秦思這樣做.

"嗯,我應該回去的,瑾歉今天會回外公家,接手公司,我還有遙兒,所以我不能放棄."

秦思肯定地著,現在的她已經下定了決心.

其實阿顏自私的想著,如果這樣,那麼自己也許真的可以成為秦思的男友,即使是在這種況下.

"走吧,我送你回家."

阿顏只了這一句話,他也不知道以現在的勢自己該些什麼?

"對不起."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阿顏卻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秦思聲地著,這句道歉,包含的事有很多,並不是單純的道歉.

"其實,你並不需要的."

阿顏聲地著,這句道歉,阿顏是承受不來的,也許沒有自己,她會過得更好的吧.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再話,阿顏很是害怕.

他害怕秦思的對不起,也害怕自己對麥穗的傷害,到底怎樣才能挽回以前的傷害,好好的保護她?

秦思就像是一葉孤舟,內心承載的太多,在波濤洶湧的湖面上漂泊,到底怎樣才能解脫?

"就送到這里吧,剩下的路我自己去走."

這是秦思離開之後留下的話.

這句話讓原本擔心的阿顏變成了絕望,是不是她不在需要他,不再想要別人的幫助,剩下的路,自己一個人承擔?

秦思反而沒有想那麼多,只是單純的想要自己走回去,讓自己平靜一下.

還停留在原地的阿顏看著前面孤單的身影,心里有不出的心疼,這就是愛.

當自己家呈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秦思有種不出的感覺,但是已經堅定的信念,秦思是不會放棄的.

"你回來了."

還沒有進門,秦思就聽到了哥哥的話聲.

"是,哥哥,我回來了."

秦思淡定的回答著,沒有一點波瀾,讓魏成聽不出喜怒.

"我來是告訴你,遙兒和瑾謙回外公家了,還有你的手機,一直再響."

魏成在完這些話之後,就離開了.

秦思不會傻到以為這是為了自己,特意來告訴自己的.

實話,秦思真的被嚇到了,自己該怎麼辦,該怎樣做?

心中的防線一點點的摧毀,剩下了唯一的堅持.

秦思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看著在床上一直再響的手機.

屏幕上跳躍的字,無不昭示著即將到來的事.

"外公."

沒有感地著,現在的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人面對這欺騙了自己這麼多年的人.

"明天會召開發布會,宣布遙兒的存在."

電話那邊的人,並不以為這樣做有什麼不妥,反而感到的是理所應當.

"將會以秦思的名義存在."

緊接著的一句話,刺激著秦思,那麼自己算什麼?

"那遙兒怎麼?"

秦思冷冰冰地著,仿佛現在是臘月寒冬一樣.

"她什麼也沒."

外公的臉上,雖不滿歲月的痕跡,但那雙嘲諷的雙眼,還是泄露了此事他的心.

"我知道了."

秦思頹然的坐在了床上,真的想不到,事居然會變成這樣子.

那麼,從明天開始,自己就會變成魏遙,改變不了了嗎?

現在的她,真的不知該怎樣面對這樣的事,也許只剩下接受了.

這個事,很早以前就成了別人計劃中的了吧,要不然,有怎麼會就自己不知道呢?

也許這就是償還.

秦思嘲諷的想著,當初的自己實在家中長大的,遙兒是在孤兒院中長大的,現在終于回來了,自己無家可回了吧?

猛地一想,現在的處境,是遙兒當初的處境,難道,遙兒也是這樣想的?

這樣的想法,讓原本嘲諷自己的秦思瞬間驚醒了,原來自己是這麼的愧對妹妹.

那麼就讓自己去彌補吧.

秦思的想法,瞬間讓自己變得開朗了,只是名字而已,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沒想到到現在了你還是那麼的開心."

不知何時出現的魏成,站在門口著剛想通的事.

"難道哥哥不是這樣想的嗎?現在的我變成了遙兒,你不應該很高興的嗎?"

秦思反問著自己的哥哥,讓秦思沒想到的是,事實會是這樣.

"嗯?我沒有這樣過."

秦思的話,魏成根被就沒有想到,沒想到,那老爺子會這樣做.

"你會甘心嗎?"

魏成問著現在一無所有的秦思,為什麼還這麼的平靜.

"如果這是你們要的,我會全數答應."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回答了所有的疑問.

魏成的心卻在翻江倒海,怎麼可以就這樣?

魏成什麼也沒得離開了,現在的他,野系要好好的研究下,未來的局勢.

秦思沒有表的站在了窗邊,幾乎要掉光樹葉的樹,顯得那麼的凋零.

遙兒,如果這樣能讓你開心,我願意.

秦思的心聲,都是對遙兒的愧疚.

不期然想起的鈴聲,面無表的秦思接起了電話.

"秦思,讓我成為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好."

一字的回答,讓那邊的人帶愣住了,留下的是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