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瑾謙對魏成之戰
對于瑾謙和遙兒來,少了秦思的晚上,少的不只是個人,更是一份生氣.

瑾謙根本就不出現在的自己是什麼感覺,有一種空寂,又或許是多了一份孤單.

如果不是自己,當初的事也許會不一樣.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那還能是怎麼樣?"

男孩對著眼前穿著華麗衣服的女孩無的著.

"哥哥,原諒思思好不好?"

女孩懇求的著,但是眼前的男孩,絲毫沒有被感動,反而是厭惡的推著拉著自己衣角的女孩.

摔倒在地上的女孩,流著淚看著站在自己前面的女孩.

"我不想再見到你了."

一句話,隔清了一切,女孩傷心的看著離去的身影.

強忍著的淚水,現在更是洶湧的流了下來.

女孩堅強的站起了身,向更遠的地方跑去,也許是因為傷心,又或許是淚水模糊了雙眼.

一直到女孩的身體被拋向了空中,一切都甯靜了,靜的沒有了聲音.

女孩不知道的是走掉的男孩看到這一幕的心,有喜有悲,愛恨交加吧.

沉靜在回憶里的瑾謙並沒有看到坐在自己邊上的魏成正在好奇的看著自己.

"怎麼?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魏成好奇地問著,也許這並不是本意.

"你坐在我邊上有什麼事嗎?"

瑾謙耐心的問著,其實,他心中有一種無名火,但被自己強制的壓了下去.

"沒什麼,只是想告訴你,離遙兒遠一點,就連秦思也不是你能覬覦的."

魏成的臉上有著嘲笑的笑容,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你又怎麼肯定呢?"

瑾謙好笑的反問著,如果他猜得沒錯的話,秦思只是一枚棋子,這個男人報複的棋子.

"你還真的是高估了自己."

魏成不屑的看著瑾謙,起身離開了這里.

樓上拐角的遙兒聽著這些話,不是很懂,但這也不是自己該考慮的事.

夜晚,沒有一絲的光亮,就像是即將爆發的戰爭一樣,光明之戰.

瑾謙突然有一種憐憫的感覺,這種憐憫當中還摻雜著心疼,對秦思的心疼.

兩人之間的戰爭,回憶什麼為結尾呢?

沉思中的瑾謙早已經忘記了該去做的事.

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那一刻,他的心也跟著跳動了起來,腦袋中的第一想法,就是秦思打來的.

但看著屏幕上跳動的名字,瑾謙的臉上有一瞬間的陰沉.

"爺爺,什麼事?"

"回來的事都處理好了嗎?"

"是."

瑾謙沒有溫度的回答著,這次回去,帶走的人並不會在是秦思了.

"把遙兒帶回來."

"是."

瑾謙似乎並不驚訝這樣的結果,一開始就已經想到了,不是嗎?

外公對遙兒的稱呼已經變了,不再是連名帶姓的叫了,這其中的意義,又有誰會猜得到.

明天就是最後的日子,明天過後,就物是人非了,離開的終究不會再回來.

"遙兒,明天我們回去,短時間不會再回來了."

瑾謙看著房里柔弱的女孩子,輕聲的著.

"那姐姐呢?"

聽到這個熟悉的叫法,瑾謙有一瞬間的擔憂,但這讓他特意的忽略了.

"她不回去,就我們兩個."

"哦,這樣啊."

"嗯,你先收拾吧,明天早上的飛機,你准備一下."

瑾謙完就離開了,但是,這個消息,對于魏成來,肯定會也會有著不同的意義吧.

"怎麼?聽到了,還這麼的肯定嗎?"

瑾謙一臉不羈的看著站在眼前的男子,這與他的話,正好相反.

"不要以為這樣你們就可以了."

魏成留下這句不明不白的話離開了,自己還有秦思這個棋子.

秦思早已經變成了人家棋局中的棋子,這對于她來,還真的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魏成的心思別人猜不透,這些到底是為什麼,兩代人的恩怨,該是怎樣的結局.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又是否會這樣?

遙兒呆在房間里,實話,自己真的沒想到,會自己回去,沒有姐姐,自己該怎麼樣?

愁眉苦臉的遙兒也不再像那時的冷漠,也在焦急的想著.

相對于遙兒的態度,魏成卻是胸有成竹一樣,一切的一切都朝著自己設想的方向發展著,沒有絲毫的偏漏.

瑾謙一開始並沒有在他的計劃當中,不過他不介意在加進來一個人.

"哥哥,在想什麼?"

遙兒出來上外面喝水,正好看到了哥哥站在樓道中間發怔.

"遙兒啊,有什麼事嗎?"

"沒有,就是覺得奇怪,哥哥站在這里在干什麼?"

"沒什麼,忽然想到一些事而已,遙兒呢?"

魏成問著扭捏的遙兒,其實她不,他也早已經知道了.

"我明天要回去了,那哥哥住在這里嗎?"

遙兒心的問著,還有一句沒有問出來,但是她更不想.

"嗯,哥哥會住在這里,不會忘掉遙兒的."

魏成好像知道遙兒不想的那件事一樣,一並的回答了.

"那就好."

遙兒不自然的著,臉上有著可以的暈,這些,都被魏成看在了眼里,這就是自己一直守護的妹妹.

"那我先回房間了."

遙兒已經忘了自己出來是做什麼事,趕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其實,她並不是為了這個,而是不想哥哥把對自己的喜愛轉換給自己的姐姐,這也是自己的自私.

魏成看著離開的遙兒,手緊緊地攥了起來,瑾謙,現在是自己最大的障礙.

"無論你想干什麼,我都不會讓你如願的."

魏成在心里面堅信的著,無論是什麼原因,也無論你是誰.

是的,魏成一直都在調查,但始終不知道瑾謙的身世,像是有人在故意阻止一樣,自己也只是因著年少的點滴記憶,了解那麼一點點,但真實的卻不知道.

你到底是誰?目的又是什麼?

相信秦思也是很好奇吧,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呢?

嘴角的笑,留下一抹神秘.

另外的三個人,不期然的全都到了皇甫逸的家里.

"逸,很是意外吧?"

齊遠調侃著驚掉的皇甫逸,當然,皇甫逸還真的想不到,秦思也來了.

"怎麼?不歡迎我啊?"

秦思好像也看開了一樣,和麥穗在一起,真的有一種可以忘掉煩惱的感覺,現在的自己也可以開玩笑了.

"哪有,快進來吧."

眾人看著有些局促的皇甫逸真的不知道該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