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原諒他嗎
看著阿顏離開的身影,不得不,這里有種不出的感覺,也許心里是渴望原諒他的吧,可是,現在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去生氣呢?

麥穗站在門口,看著離去的阿顏,發呆的秦思,也許這其中會有什麼的吧,但是那齊遠要怎麼辦?

秦思的心現在已經不知道什麼是背叛了,自己周圍的人都是這樣,就連自己的妹妹也是,自己為了她承受那麼多,難道真的要放棄了嗎?

"秦思,你在想什麼呢?"麥穗無奈地著,她已經喊了很長時間了.

"你什麼麥穗?"

"沒什麼,看你這樣子,應該好很多了吧,我們下去吃飯吧."

麥穗也不等著秦思什麼,拉著秦思就向下面去了.

知道一切的齊遠,深深的覺得自己只能做個守護天使,相見太晚,誰也不能怪.

也許在這件事中,只有麥穗是快樂的吧,什麼也不知道.

"好奇怪啊,為什麼連齊遠都是這個樣子,魂不守舍,肯定有什麼秘密,不過沒關系,我肯定會知道的."

麥穗聲地著,但是不代表,沒人會聽見.

被拉著的秦思,看著碎碎念的麥穗,真不知道該些什麼了,現在的孩子,也還有像麥穗一樣單純的嗎?

秦思無聲的問著自己,也許會有的吧,但自己身邊的人應該不會存在了吧.

這屋子里的人,真的是各懷心思,不過這都沒關系,最起碼不是什麼對自己無利的事,也與自己無關.

"秦思,今晚你還回家麼?"

阿顏問著還沉浸在自己思想當中的秦思.

"嗯,明天再回去吧,今天我想好好的想想."

雖這是回答問題,但是一想到家里的境況,還不如這樣,讓自己好好的想想,自己該做些什麼,真的就什麼都不管了嗎?

自己的妹妹,和自己有著血緣關系,從就堅守的信念,就這樣扔掉嗎?

還是自己都要把過去判上死刑?

阿顏看著臉色不好的秦思,才後知後覺的知道自己問錯了問題.

廚房里的齊遠也根本沒有什麼心做飯,以至于現在什麼都弄錯了.

"糟了,這是白糖?"

齊遠無語的看著手中放糖的罐子,難道今晚不用吃飯了?

"喂,齊遠,你盯著那個糖罐子干嘛呢,沒見到菜糊了嗎?"

麥穗好心的提醒了還在看著糖罐子的齊遠,真懷疑他是不是傻掉了?

"啊?真的."

齊遠手忙腳亂的趕緊關掉了火,又一份菜光榮下崗了.

站在門口的麥穗,真的不知道該什麼了,難道齊遠有退化現象,什麼都不知道了,連排油煙系統都沒有打開.

"齊遠,你是不是傻掉了?"

麥穗很肯定的問著.

"沒有,只是覺得今晚咱們不應該在這里吃飯,咱們上外面去吃."

"上外面?去哪里?"

麥穗很是期待的問著,畢竟以現在的趨勢來看,這是個好主意.

齊遠看著麥穗這麼的積極,真的深深感覺到了傷心,自己這麼努力的做飯,她這是什麼表,對著自己做的飯很是嫌惡,現在卻甚是期待.

"你想知道去哪里吃?"

"嗯,很想知道."

麥穗誠實的回答了齊遠,但他還想一句,真的很不想上那家西餐廳了,那里的東西真的很難吃.

"不要想了,我們不去那里."

齊遠好想知道麥穗心里在想什麼一樣,很干脆的給了麥穗一個安心的答案.

"真的啊,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可惜以前咋就沒發現呢."

麥穗嘴上這麼著,表也是一種很惋惜的樣子.

"你不用這樣的,我們今晚去逸家里吃."

"為什麼?"

麥穗一聽到是這樣的回答,不假思索的問了回去.

"不為什麼."

廚房里的兩人談論得很是開心,外面的人卻是尷尬的看著電視,不知所措.

但阿顏打破了這份尷尬.

"原諒我,可以嗎?"

阿顏心的問著,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命運,為自己創下這麼大的傷口.

"我又能原諒你什麼呢?"

秦思聲地著,剩下的只是在自自語.

"我根本就沒有資格,先做錯的那個人就是我,我忘了一切,你也沒有什麼責任,如今我知道了真相,也許我應該謝謝你,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知道."

秦思沒有注意到,聽到這樣的阿顏的表,那份傷心,是真的心疼.

阿顏眷戀的看著秦思,現在的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秦思了.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抱住她瘦的身軀.

"你知道嗎?"

猛地一下,秦思抬起了頭,看著阿顏,但觸及到阿顏的目光,秦思真的忘了要的話.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過得很辛苦."

阿顏著,只是為了表達現在的心吧,這也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你為什麼這樣?"

秦思條件反射的問著,不過,完就後悔了,也許就只有自己不知道了吧.

現在的自己,還有什麼過去可?又有什麼秘密?

"如果你真的痛苦,就離開吧."

阿顏不再看著秦思,轉頭看想了外面黑漆漆的夜晚.

秦思不知道阿顏為什麼要這樣,或許是為了自己好吧,不過自己卻下意識的拒絕了.

"不!"

出這樣的話,秦思也驚住了,不明白,為什麼心里是不願意離開的.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倔強,即使知道前方滿是荊棘,你卻一定要用身軀給他們填上新鮮的血液."

阿顏的法,秦思不懂,現在的她,還沉浸在那句"不"字當中.

客廳陷入了安靜當中,只剩下廚房里的聲音.

"好了,我已經告訴逸了,你同不同意都這樣了."

齊遠最後的一句話,可謂是一盆冷水,給麥穗來了個透心涼啊.

"你怎麼能這樣?"

麥穗大叫著,很是不甘心.

"早我就不這麼的廢話了,你這個人."

齊遠聽著麥穗的話,無所謂的頭也不回,想告訴客廳里的兩人,今晚沒飯吃了.

"你們兩個在干什麼?"

齊遠看著沉默的兩個人,是在想不出來,不過氣氛很是尷尬就對了.

"沒什麼事?你不是在做飯嗎?"

"我是在做飯,可是呢,不在狀態,今晚我們去外面吃."

齊遠回著阿顏的話,心疼的看著秦思,也許,這是最後一次了吧.

齊遠的目光阿顏並沒有放過,但這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