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被齊遠撿回了家
"不認識,當時的我們也是住在大陸的,並不認識."

"嗯."

聽到他們,秦思像是放下了心一樣,如果都是認識的,那麼她真的不敢相信了,到底自己該相信誰?

麥穗雖然不是很了解秦思,但是這樣的她,也讓人很是不放心.

這樣的她,很是當年的自己,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自己.

出來是什麼也沒帶的秦思,也不想去想那里的事,現在就讓自己這樣吧.

"我能主宰你這里嗎?"

秦思問著麥穗,並沒有看齊遠,她已經把這里默認成麥穗的家了.

雖然是第一次來,但這里很是明亮,也很整潔.

"好,你喜歡就住在這里,而且這里都沒有人住,就我們兩個,很是無聊的."

秦思看著麥穗誇張的表,也不禁的笑了.

麥穗就像一個開心果,總是個人帶來陽光,相信自己也會改變的吧.

不過對于這樣的況,秦思一點信心都沒有.

秦思現在沒有什麼心,很想躺在床上.

"我想去房間,可不可以?"

秦思問著,並沒有看什麼人,只是專注的看著桌面.

"可以,我現在帶你去."

麥穗起了領導的作用,帶著秦思去了客房,那些房間是那次聚會的時候收拾出來的,現在有了很大的用處.

"走吧,我帶你去."

秦思聽話的跟著走了上去,剩下專注看著秦思的齊遠,而現在的秦思並沒有注意到,當然也沒有心.

帶著秦思來到了房見,麥穗很有眼力的退了出來,秦思現在需要的是休息.

"怎麼樣?"

看著麥穗關上了門,齊遠聲的問著.

"還是這樣,我們不要打擾她了,對了,你知不知道,阿顏回來了."

"嗯,他有打電話給我,下午會過來."

"嗯,不打擾到秦思就好了,你現在去做點清淡的飯吧."

"我知道了."

有的時候,麥穗也是很仔細的,也很會關心人,但還是不能明白.

"齊遠,你麥穗的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可能那些是不是我們知道的,現在我們也不要去問了,以免讓她想起不開心的事."

"嗯,我知道了,我也先回房間了,阿顏來了叫我一聲."

"我知道了,回去睡午覺吧."

齊遠也不知道,阿顏為什麼會突然回來,不過肯定的是,不是為了他們這三個人回來,因為沒有必要.

"剛才還你呢,現在就來了,真是曹操,曹操到啊."

齊遠看著像自己跑來的阿顏,仿佛還在找什麼東西.

"我問你,秦思是不是在這里?"

阿顏急切地問著.

"是啊,怎麼了,你怎麼會知道的?"

"魏成告訴我的,她在哪里,我想見她."

"現在不行,她在休息."

"我知道了."

齊遠看著突然低落的阿顏,猜想著發生的事,也許這就是答案了.

"你以前就認識秦思是不是?"

阿顏肯定的問著,仿佛著已經不再是什麼秘密.

"你怎麼知道的?"

"我猜的,來我房間吧,我也不叫麥穗了,你和我吧,也許我可以幫到你."

齊遠不是無私,雖然自己也喜歡秦思,但是看著阿顏這麼痛苦的表,就知道,自己沒有余地了.

"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

"我也不知道."

齊遠聽著著不可思議的故事,一點也不童話,相反的還很悲慘.

"這就是秦思為什麼這麼難過的原因?"

"是,現在她的公司,已經變成瑾謙的了,時候的事,也就是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

"不知道."

阿顏苦澀的回答著,如果他要是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自己什麼也不會這樣做了.

世界上沒有後悔藥,的就是自己吧.

"那你要怎麼辦?"

"我不知道,我現在想去她的房間看看她."

"好,就在你以前住的房間."

齊遠訴阿顏,剩下的什麼也沒有.

"謝謝."

這句謝謝,是謝什麼,相信阿顏也知道齊遠的心思,這句謝謝,包含的東西,太多,多的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

輕輕的推開了麥穗房間的門,阿顏看著床上瘦的身影,縮成一團,有著不出的心疼.

輕輕地走了進去,坐在了床邊.

阿顏很想替秦思擦干眼角的淚,可是又害怕吵醒她.

現在的她應該已經很累了吧,不然也不會這樣.

"思思,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會讓你開心."

阿顏在心里著,只要是她能做的,他都會做.

夢中的秦思,無助的喊著,但是沒有人回答她,可怕的夢魘.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是我.突然駛來的車,將她拋向了空中."

世界甯靜了,夢魘將自己解脫了出來.

阿顏撫著秦思的眉睫,想要撫平那褶皺.

不知道,醒來會是怎樣?

阿顏看著秦思不再皺著眉頭,就躺在了秦思的身邊,曾經自己也多麼的想要這樣安慰她.

"對不起,但我想要你安心,快樂."

一宿的疲憊讓阿顏也放松下來了,就這樣睡著了,躺在秦思的旁邊睡著了.

齊遠在自己的房間,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這樣的事實.

秦思並沒有睡很長時間,不到兩個時就醒了過來.

看著眼前的人,秦思有一瞬間的不知所措,為什麼他會在這里,自己又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秦思醒來的時候,阿顏還在熟睡當中,秦思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那睡熟的人,覺得沒有那麼的討厭.

時候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自己已經不知道了,也不想再去想了.

秦思也沒有動,躺著看著又睡了過去,不同的是,這次,秦思並沒有被噩夢纏繞.

第二次醒來,是阿顏先醒過來的,阿顏也是同樣的看著熟睡的秦思.

這樣的幸福,真想持續到永遠,但是阿顏知道,這永遠都只能是幻想.

"秦思,讓我來保護你好嗎?"

阿顏聲地著,還怕驚醒這一瞬間的美好.

睜眼的秦思剛好看見阿顏專注的看著自己,現在的自己應該很丑吧.

秦思想的和阿顏想的很不一樣.

現在的阿顏很是尷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秦思仿佛知道阿顏的尷尬,想要緩解兩人的尷尬.

"我···"

"嗯?"

剛從房間里出來的麥穗聽到房間里的聲音,推開了門,就看到了這樣的景象.

阿顏坐在了躺著的秦思的旁邊.

"你怎麼會在這里?"

麥穗驚奇地著.

"咳咳,沒什麼,我出去了."

麥穗好奇的盯著阿顏看,想要看出什麼來.

尷尬的阿顏,現在就更尷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