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公司易主 她是什麼
秦思雖然不知道瑾謙是什麼意思,但是那麼長時間自己都沒有看過公司,難道真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王秘書,公司是不是有什麼事?"

"姐,我知道,但這是老爺的決定,瑾謙少爺已經是公司的總裁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前天."

"好的,我知道了."

秦思沒有在著什麼,難道這就是對我的回報?

現在的自己已經什麼都不是了,還做這些干什麼呢?

失落的秦思已經不知道,現在的她還有什麼用途,又能做些什麼?

為什麼所有的事都是自己最後才知道的?

"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秦思看著樓下的瑾謙,站在二樓的欄杆的地方.

"明天吧,外公要你做的事,希望你明白."

"我不會那樣做的."

"現在的你決定了得嗎?"

"嗯的,也許是這樣吧."

我想是誰都會忍受不了這些的吧,就算自己再怎麼的大度,也不能忍受從被欺騙著長大吧?

也許是自己自私,但是,她真的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你難道就不為遙兒想一下嗎?"

沒有回答瑾謙的話,現在的自己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了,自己唯一的妹妹,自己最愛的人,都是這樣,還有什麼可以相信?

"就算是這樣,你也真的不想再管遙兒了嗎?"

"你不要了."

聽到瑾謙質問的話,秦思真的受不了了.

"這和你有關系嗎?這是我的事,你無權插手,走開啊."

擋在秦思前面的人,秦思實在不出來現在是什麼感覺,更多的是心涼.

"她是你的同胞妹妹,你不管她,那你讓她怎麼辦?"

"就因為這樣,我就一定要這樣生活,為了她,我已經這樣生活十年了,你還要我怎麼樣?"

秦思大聲的喊著,所有的人都認為是她的錯,那麼誰會體諒她,所有的人都在指責她.

瑾謙不明白秦思再什麼,但是他卻不想深究,所有的錯,都是她,如果不是她,遙兒時後就不會那樣.

"告訴你,這一切都不是那麼簡單,也不是你想逃避就可以解決的,你要做的事還有很多."

"是啊,有很多,是要承受你的報複嗎?"

秦思無視瑾謙按在秦思肩膀上的手,大聲的問著.

"你這話什麼意思?"

突如其來的揭露,顯然瑾謙沒有想到秦思會這樣.

"還要我明白嗎?你自己過的."

"我什麼時候的?"

"車禍的時候,就是在車禍的時候."

"是又怎麼樣?"

瑾謙收回了雙手,原本自己剛才沒有那個意思,現在意外的知道,她恢複了記憶,那麼什麼事就明白了吧.

秦思現在很想知道,自己的車禍究竟是什麼原因,難道僅僅是因為他的話嗎?

"你現在去哪里?"

瑾謙看著像外面行走的秦思,不安的問著.

至于這不安的緒是從哪里來的,瑾謙也很是不明白.

"你管不到我."

瑾謙聽到這無所謂的話,莫名的生著氣,上了樓,不在這里呆著.

秦思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反正就是不想呆在這里.

窗外已經開始有落葉了,像人的心一樣,蕭瑟淒涼.

秦思就像一個旅行人一樣,沒有方向,沒有目標.

穿過了馬路,看著車水人流的馬路,心中有著無限的感慨.

捋不清的頭緒,紛雜錯亂.

為什麼時候的自己會認識瑾謙,又為什麼哥哥會不知道,那為什麼會知道瑾謙的母親?

這一系列的問題,都是秦思不明白的,也弄不清.

眼前突然刹住的車,才讓秦思看見了自己的位置.

"對不起."

秦思緊張的道歉著,如果自己就這樣死去了,那麼事實又會怎麼樣呢?

道完謙,秦思又向馬路中央走了過去.

刹住車的齊遠看著失魂落魄的秦思,擔心的看著走向馬路中央的她.

"秦思這是怎麼了?"

麥穗不解的問著.

"不知道,我把車靠在邊上,一會兒下去看看,我怕她會出事."

"嗯,快一點."

川流不息的車流從秦思的身邊穿了過了,齊遠停完車,就像秦思跑了過來,躲著車輛.

"喂,你怎麼了?"

齊遠擔心的問著,眼神中有掩不住的焦急.

"你是齊遠?"

秦思不敢肯定的問著,現在的她,已經開始變得心翼翼的了,不敢再這樣下去了.

"是,我是齊遠,你要去哪里?這里很危險."

"哦,我也不知道."

秦思不是不想回答,而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

"我送你回家."

齊遠肯定地著,而這就是他想出來的最好的辦法.

"回家,不,我不想回去."

齊遠心疼的看著秦思,就像看著一個易碎的娃娃一樣,有什麼地方已經不同了.

"我們回去吧,不要站在這里,這里不安全."

齊遠拉著秦思就大步的離開了.

秦思沒有什麼,反正現在的自己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不如就這樣.

等在車旁邊的麥穗,也是很緊張的看著秦思,不明白一向開朗的秦思,怎麼會這樣變得失魂落魄.

"秦思,你怎麼了?"

麥穗也是很急切的問著.

"先不要了,我們回去吧,你看看現在的她,能回答你的問題嗎?"

的確,先在的秦思眼睛腫得不成樣子了,顯然是傷心過度造成的.

車內的三個人,什麼都沒有,現在都不知道要什麼好,反而秦思是最不知道什麼的,剛才的自己,是真的不想活了,想要離開.

事實就是這樣的殘酷,不管是誰,都承受不了.

剛剛離開的三個人,顯然沒有注意到車後面的車子,一直在關注著他們.

"遙兒,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哥哥想知道?"

"嗯,你認識他們?"

"姐姐曾經告訴過我,他們是齊遠和麥穗,不過他們兩個人有婚約."

"這樣啊,看老子今天不用等你姐姐了."

遙兒並沒有問過姐姐的事,她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問的,也有些事,以後會知道答案的.

瑾謙在房間里沒有出去,即使到現在都沒有吃過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現在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擔心她?

"秦思,你有沒有吃過飯?"

麥穗問著秦思,顯然,看著這樣的她,她已經知道答案了.

"你們?以前認不認識我?"

秦思突然的問著,但聽著這樣的問題,他們兩個很是不明白.

"不認識,怎麼了?"

麥穗很是不解,但他知道著一定會有理由.

"真的嗎?時候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