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不堪的事實
房間門口聽著外面面的話,讓原本就是秋天的天氣,變得更加的寒冷了.

"外公,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我想知道,我時候失過憶,對不對?"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誰告訴你的?"

秦思聽著外公的語氣並沒有什麼不正常,相反還會有點其他的意思,這個秦思很是不懂.

"我就是想知道,你告訴我的是不是對的?"

"你要相信外公,外公是不會騙你的."

"是嗎,我知道了."

秦思不想再聽了,想要的答案已經知道了,為什麼騙自己到現在,難道自己真的就這麼好騙嗎?

呆在客廳里的阿顏,真的很想現在就去看看秦思,可是現在他不敢,如果不是自己,事也不會這個樣子.

"怎麼?你想離開了?"

魏成看著想要離開的阿顏著.

"怎麼了?我要離開還要你的允許嗎?"

"不是,我只是想告訴你,沒有你,秦思更是不能完成任務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向外踏出的腳步停了下來,轉身看著那個無所謂的人.

"你不是不知道她外公的脾氣吧,以你的手段?"

"知道又怎麼樣?"

"你不就是因為不想讓她為難才會回來的嗎?"

"是又怎麼樣?"

阿顏不想呆在這里了,撇下這一句話就離開了.

自己是想幫助秦思才回來的,為了這個,他連夜飛了回來,但是沒想到會造成這樣的傷害,與自己的本意並不一樣.

時候的秦思總是因為被欺負,才會被自己意外的救了下來,從那以後,自己就一直和她在一起,每當她哭的時候,自己總會給她安慰的,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但是現在,她也需要自己.

想到這點,阿顏就不什麼也不顧的跑上了樓,來到了秦思的門外,樓梯口的那個房間.

"秦思,開下門."

秦思聽著外面阿顏心翼翼的聲音,現在,自己也很想知道,以前的事.

打開了門,看著門外的人.

"秦思,你肯見我了?"

"我只是想知道,時候的事."

"嗯,我就是想要告訴你這件事."

秦思沒有什麼,轉身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什麼也沒有的秦思,阿顏知道秦思是讓自己進去的.

"時候的事?"

"嗯,其實我認識你也不到一個月,是在公園里遇到的,那時候的你很瘦弱,是哭著跑到我面前的,你知道嗎?那時候你管我叫哥哥,讓我帶你離開."

"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你哥哥,你哥哥不喜歡你,欺負你,你才會想離開的."

"這些是真的嗎?"

"嗯,那時候你並不叫秦思,你叫魏思."

"可是,後來呢?"

"後來,你外公,帶走了你,當時你們兩家住的很近,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那我們相處的一個月,外公就不知道你嗎?"

"不知道,當時我的家境並不好,懂了嗎?"

"我想我知道了,謝謝你."

"秦思,這次可不可以讓我再幫你一次,我時候就很喜歡你了."

"不可能,我不要."

聽到再一次,秦思很是害怕,她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的欺騙了,現在的自己什麼都還沒明白,妹妹?哥哥?瑾謙?外公?

誰才是真心的,難道就已經這樣了嗎?

"你還是不相信我?"

"不是,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我搬走了,再回來,你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你的妹妹."

"那你又為什麼會知道?"

"奶奶的,奶奶很喜歡你,不過,她已經過世了."

"那你知不知道時候的一個阿姨,也去世了,但我每年都會去拜的."

"那個人,是你哥哥告訴你的吧?"

"嗯,那個人我知道,我曾經見過她來找你,她是瑾謙的母親."

"什麼?"

聽到這樣的答案,秦思深深的感到無力和驚訝,為什麼事變得越來越亂了,拿自己以前就認識瑾謙,那外公是要做什麼?

"那是你告訴我的,但我很確定."

阿顏看著秦思不相信的眼神,補充道,這是事實.

"為什麼?這都是為什麼?"

秦思聲地著,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以前自己的夢境才是自己的記憶?

"秦思,你沒事吧?"

"沒事."

雖然現在的她看起來很無措,但是這麼多年冷靜的頭腦還是讓她平靜,不過還是那麼的難.

看著這樣的秦思,阿顏很是難過.

"夢境,那個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夢境,為什麼?"

秦思的腦海當中一直回旋著這樣的想法,還有那些斷斷續續的事,腦子早就已經亂了.

"秦思,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你這個樣子?"

阿顏已經不忍心看到現在的秦思了.

披散的頭發,雙手抓著頭,想要借助外力,捋清頭腦中的思緒.

"對不起."

阿顏再一次的道歉著,仿佛這樣,技能後的原諒了.

"我想讓你做我的女友可以嗎?就這一次,我可以幫你完成你外公交代你的事."

"你為什麼這樣做?"

"就當是彌補你."

原本混沌不清的頭腦,瞬間被這一句話驚呆了,那麼自己要怎麼做呢?

答應還是拒絕?

"你先回去吧,我不知道要怎麼做?"

秦思什麼也不出來,就只有這句話了,剩下的事,自己還是要好好想想,自己該怎麼走以後的路.

是當作不知道,還是不再逆來順受?

躺在床上,沒有看阿顏,閉著眼睛努力的恢複著.

眼角的淚,不是傷心,而是無助,像一種陷入沼澤中的無助.

阿顏看著這樣的秦思,關上了門,不在呆在這里.

想看不到客廳里的人一樣,獨自的離開了.

而遙兒對于這件事,什麼也沒,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平平淡淡.

"哥哥,我們今天吃什麼啊?"

魏遙撒嬌似的問著魏成.

"我們今天去外面吃,遙兒想吃什麼?"

"什麼都行,我餓了,我們出去吃吧."

"好."

兩個人一起走了,留下原本在屋子里的兩人,秦思和瑾謙.

對于這件事,瑾謙也是有責任的,可是不管怎樣,過了今天,什麼事都會不一樣了,個人過個人的生活.

"你為什麼在這里?"

開門想上外面的秦思剛好看見站在自己房間門口瑾謙.

"你已經知道了是不是?"

"是,那又怎麼了?"

"沒怎麼樣,我只是問問."

"我們時候是不是認識,所以外公才會讓你當我的未婚夫?"

到未婚夫三個字,秦思有種不出口的感覺.

"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那你先看看公司的況吧."

留下這句話,原本混亂的人更加混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