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意外回來的阿顏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秦思驚訝的問著.

"我回來拿點東西,就會回去,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記得啊,怎麼會不記得."

"真的嗎?"

"你為什麼會這麼驚訝?"

秦思看著眼前高大的男生過分驚訝的表,很是不解,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時候的事你也全部都記得嗎?"

"時候,我當然記得了,不過,我不認識你."

"這樣啊,還是沒變,你都不記得了."

"怎麼了?"

"沒什麼,你哥哥在這里嗎?"

"是啊,對了,你怎麼會在我家門口的?"

"我是知道你哥哥回來,他叫我回來的."

"你認識我哥哥?我怎麼不知道."

"你忘了,那是很的時候了,不讓我進去嗎?"

"哦,好的."

秦思看著這不可思議的景象,很是不解,難道這是哥哥在幫自己嗎?還是又有什麼陰謀呢?

不能怪秦思這樣想,因為這些都太詭異了.

連自己都弄不懂哥哥在想什麼,有怎麼會明白這件事呢?自己又為什麼會不記得時候的他了?

這一切的不解,不明白都不會知道的,但知道車禍原因的人,就只有瑾謙一人而已.

"你來了?還真是快."

"是啊,沒想到這麼多年都過去了,你還是能找的到我."

"我當然找得到你了,我有自己的方法."

"你想要告訴我什麼消息?"

阿顏不是友有好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魏成,時候的事,她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難道你不想知道秦思為什麼會不記得你了嗎?"

"吧."

秦思聽著哥哥的不可思議的事,自己不記得以前的事,可是,自己明明都記得的,為什麼他要這樣,又為什麼自己不知道?

"哥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思急切的問道,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如果哥哥知道這件事,那麼,柳岩哥哥也是知道的,可是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

樓梯口的魏遙聽到這樣的,也很是驚訝,那麼,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是自己不在的時候?那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瑾謙也想起了那件事,就算是這樣又怎麼樣,那時候如果她出車禍死掉了,相信現在會過得更好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候我們剛找到遙兒,也就是這樣,抑制住在我這里的你們,才會被外公接了過去."

"那為什麼以前外公沒有過,為什麼我現在會記得以前的事?"

"你記得的都不是真實的,那只是你臆想的."

"不可能,我怎麼不記得,你為什麼現在才?"

"現在想要告訴你,就是因為你已經長大了,你以前的事,不都是外公告訴你的嗎?"

魏成沒有感的陳述著這件事,完全不顧秦思現在的心,現在的她,仿佛在寒冰里一樣.

"真的,那些事都是爺爺告訴我的,爺爺以前我一直住在外公家的,而且,你只是我的哥哥,經常來我家玩而已."

"可是,事實呢?"

此時的秦思早已經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這樣的事實了,她的人生,一切都變了,以前的回憶都是別人強加給自己的?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秦思的口中,不斷的念叨著這樣的語句,仿佛這樣就可以知道答案,知道外公為什麼這樣做的原因?

二樓的魏遙也在努力的回憶著,明明事不是那個樣子的,哥哥為什麼要這樣呢?

是有什麼理由呢?

不過,這都和自己沒什麼關系.

就這樣看姐姐如何解決,也是一件很好的事不是嗎?

"你們為什麼這樣瞞著我?那阿顏是怎麼回事?"

秦思問著,始終不敢相信這是事實,自己的過去,原來這麼不堪一擊.

"他,自從你出車禍的時候,他就已經走了,你們也就沒再見過面,一直到現在,不過你們也沒有認出彼此來."

"不是,我早就認出她來了."

沒等魏成完,阿顏就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為自己澄清這事實.

"那你為什麼不和她相認呢?"

"我只是在等你."

秦思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被欺瞞的都是自己?

"你們為什麼要欺瞞我,為什麼?"

此時的秦思已經受不了這打擊了,就算是再強悍的人,也承受不了自己以前的人生都是被人安排的,就連童年最好的記憶,也是別人強加給自己的.

流淚已經是她最好的發泄方式了,默默的流淚,哽咽的聲音,低沉的質問,沒有人回答她,此時的秦思覺得自己就像是丑一般.

"對不起,我以為這樣是最好的."

阿顏聲地著,現在的秦思已經不會大聲的哭泣了,壓抑的她,以後要怎麼辦?

"我知道,但我還是接受不了,你知道嗎?"

秦思不再呆在這里,無聲的走上了樓,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間.

"怎麼?這就是你想要的結局?"

阿顏生氣的問著魏成.

"你回來不就是想要知道這些嗎?現在我已經告訴你了,怎麼還不滿意."

魏成無所謂地著,也並不在意,結局會怎樣,過程就是這樣子的,每個人都要有這種准備.

"是嗎?你不知道你爸爸現在已經正在查找你妹妹的資料了嗎?還是你並不知道?"

這個也是阿顏唯一的籌碼,雖然這樣會傷害到秦思.

"你想怎麼樣?"

"妹妹有兩個,待遇從就不同,一開始就是想要秦思幫忙找回那個女孩,不是嗎?"

"是又怎麼樣,你不是都知道嗎?"

"你難道就不難過嗎?"

阿顏也很是生氣,的時候還有自己的秦思,這些年來沒有像人訴苦的她,該是怎樣熬過來的,勉強自己?

"不會."

冷冰冰的兩個字,給房內的秦思加上無的鎖,像永遠的桎梏一樣.

客廳里的對話,給人希望,又給人失望.

魏成從來就沒有將秦思當妹妹看待過,他知道的,只是那個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卻絲毫不在乎同樣遭受不幸的另一個妹妹.

"該怎麼樣,我才能不讓你受到更多的傷害,記得你曾經過,我是你列入門口止步的人,也許你的是對的."

阿顏自自語地著,很是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但是,如果自己不再保護她,那將來他會傷的更重.

"瑾謙哥哥會難過嗎?"

魏遙問著才來樓梯旁的瑾謙,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表.

"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不知道那就是'不會’."

早已知道的結果,為什麼現在聽起來更是難過.

躲在門後面的秦思,清清楚楚的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