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秦思的絕
有喜有憂的眾人,就這樣的度過了一天,這其中柳岩是最無辜的,什麼關系都沒有,就這樣在這里度過了陰沉的一天.

"柳岩,在干什麼?"

清晨剛起來的秦思就來到了柳岩的房間,有的話,是該的清楚了.

"有什麼事嗎?思思."

"嗯,我只是不想你在這里過這種生活了?"

"什麼意思,思思是想要我離開這里嗎?"

"嗯,這里的天空已經越來越汙濁了,不再像以前一樣了."

聽到這樣的法,其實自己已經感覺到了,就是不想承認吧,不想自己心中美好的女孩,要這樣生活下去.

"那你是想獨自的承受著一切嗎?"

"這本就是我應該承受的不是嗎?"

"思思,這世界上沒有絕對要承受的事,而且那些也不是你做的,不要這樣勉強自己了."

"不是的,柳岩哥哥,那些事是事實."

"上一代的恩怨,不是你能改變的."

已經很是著急的柳岩雙手抓著秦思的肩膀,強硬的逼迫絲絲看著我自己的眼睛.

"不是這樣的,柳岩哥哥,不是的."

"那是怎樣的,你告訴我,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

激動的柳岩,不能控制自己的緒,這些話,他早已經不想聽了,他只想要她幸福,僅此而已.

"不要逼我了,柳岩哥哥,外公的話,我不能不聽,你知道的."

"我知道了."

聽到秦思的話,原本激動的心瞬間的冷卻了下來,自己沒有資格幫思思擺脫這些束縛,自己還不夠強大.

"思思,你想要我怎麼做?"

"回去吧,以後我的事你不能再關心了."

"思思,你一定要做的這麼絕嗎?"

"是,我不愛你,如果你不這樣做,我不會再把你當成朋友,我們分道揚鑣."

"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不想再欠你任何東西了,我已經前的夠多了,現在我也就只有在這一個請求."

強忍著淚水的秦思把這些話完,就離開了,仿佛下一秒,淚水就會流出來一樣.

柳岩怔怔的看著快速離開的身影,難道就這樣結束了?

"思思,你永遠都是這樣堅強,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你的軟弱,時候的你,已經不見了."

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她已經不是原來的她了,那場車禍,她只記住了她的妹妹,剩下的就沒人了,連自己和她的哥哥也是後來才開始交心的,十歲,真的是她的人生轉折點.

"阿顏,你是否還是時候的你,我們早已換了名字,你還知道嗎?"

"如果你知道,請你好好的對待她,你曾經是他最重要的人."

柳岩在內心里強烈的呼喚著,希望這對她有用處,就像祈禱一樣的形式.

狂跑出去的秦思正好撞見了剛從房間出來的魏成,沒有多余的解釋,也沒有任何的停留.

"是嗎?還是這樣做了."

魏成若有所思的看著柳岩的房間,接下來的事會變得更加有趣.

跑到外面的秦思看著清晨的天空,緩慢的走著,准備去公園遛遛,散散心,把不愉快通通的忘掉.

"齊遠,你怎麼會坐在這里?"

秦思驚訝的看著坐在公園長椅上的齊遠.

"是哦."

"怎麼了?好像很不高興啊?"

"我沒有,性不好的人是你,你哭過吧?"

"沒有,大清早的,我干嘛要哭啊?"

"是嗎?既然心不好就要大聲的哭出來,你這樣壓抑心,不是個好習慣."

"我沒事,事."

"嗯,我和麥穗一起出來的,她還在那邊跑步,我沒有去,只是和她一起過來了."

"這樣啊,你為什麼不去跑步啊?"

"我把交給崴了,就只有這樣嘍."

"你還真是不心."

齊遠不是不想詢問下去,只是秦思不想提起的心,還是讓他止住了,不想再讓她傷心,雖然自己很想為她擺脫壞心,可是,自己又沒有理由,只能換話題了.

"麥穗來了,也許你會更開心的."

"嗯,麥穗是個好女孩,而且,很會讓人開心的."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時候的她,就這樣."

"你們時候就認識?"

"嗯,我們一起長大的,後來她就搬了,去了荷蘭."

"還好了,我先走了,還有事."

秦思沒有忘記自己該做的事,只是現在這樣,難免會有嫌疑,畢竟他們是做好的朋友,自己不能這樣留下交談.

"走吧,有時間再聊."

"好的."

秦思永遠只會給別人留下背影,看著遠走的背影,又是那麼的孤單.

"原來,自己的背影也想是這樣的."

齊遠看著離開的身影,想著苦戀的自己.

"嗯?姐姐去哪里了?"

剛睡醒的魏遙奇怪的看著空空的房間,現在的她,有著剛睡醒醒的嬌姿態,早已經忘了這里還住著不是親人的人.

"遙兒,你怎麼這樣就出來了?"

"我啊?哥哥,姐姐去哪里了?"

"我也不知道,你還會房間吧."

"嗯,我知道了."

迷迷糊糊的魏遙,回到房間就有躺在床上,補起了覺.

看著遙兒回到了房間,魏成就又回到了柳岩的房間,看著正在收拾東西的柳岩.

"其實,你不用整理這里的,你在這里也沒有什麼東西."

"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想到把這里打掃乾淨再離開啊."

"你真的選擇回去了?"

"是啊,反正家里也是要我接管公司的."

"你句真的不再考慮了."

魏成心翼翼的問著,也許這形容並不實際,但這確實是這樣的語氣.

"嗯,不留下來了,你也知道,這種事實不能強求的."

"我知道了,那我去送送你吧."

"不用了,我還不是要回家收拾嗎?以後有機會你去送就行了."

"知道了,真是受不了你了."

"你不用我,我也早就知道了."

兩人的聊天,一點都沒有影響到柳岩收拾房間的速度,潔白的床單,被整理的沒有一絲的褶皺,這就是他的成果.

"好了,你還站在這里做什麼呢?"

"沒有,見你最後一眼啊."

"我又不是要死了,還最後一眼,真是的."

"秦思已經和你過了吧?"

"什麼?"

"沒什麼,就知道你不會實話."

魏成一邊向外面走著,一邊陳述著這事實,沒有在意.

"了又能怎麼樣呢?"

柳岩在自自語著,不再什麼.

回家途中的秦思,望著眼前的人,不出的感覺,為什麼他會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