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意料中的命令
看著悶悶不樂的姐姐離開了這里,很是奇怪.

"哥哥,你知道姐姐怎麼了嗎?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什麼事要發生吧."

魏成不在意的著,因為有遇見,所以才會有不在意那些無關的事.

"好奇怪啊?到底會是什麼事啊?"

"遙兒就不要亂猜了,沒什麼事的,有事秦思會告訴你的不是嗎?"

魏成輕生的撫慰著不解的遙兒.

"哦,那我上樓睡午覺去了,有一點點困."

"那你去吧,我們一會也回去睡覺了."

"嗯,那我先走了,哥哥,瑾謙哥哥,柳岩哥哥,我上去了."

著遙兒也離開了這里,剩下三個大男人.

看似無趣的事,其實里面蘊含著波濤洶湧.

瑾謙沒有什麼也徑自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柳岩,你要不要去屋里面睡覺?"

"好啊,反正也沒有事干,你帶我過去吧."

無聊的人終于離開了客廳,這里也恢複了以往的平靜.

躺在床上的秦思看著手機視頻,那個人終究離開了,留給自己的又會是什麼?

手中的電話,終止了視頻的播放,入眼的是那熟悉的數字,熟悉的號碼.

"喂,外公."

"嗯,你看到海事集團的接任儀式了嗎?"

"看到了,外公想讓我怎麼做?"

"你也知道,海事集團是內陸的一大產業,也是我們即將合作的對象."

"外公想要涉足輪船業界?"

"是,我們要拓寬市場就必須要先涉足輪船,我們是重工業."

"這個我知道,但是我並不認識那個人."

"我知道,但是那個人的好友,你不是認識嗎?"

"就算是,那又怎樣,我又為什麼要這樣去做?你到底還要怎麼樣?"

"你到底再什麼?你別忘了,我是你的外公."

"是,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的,我只能盡力而為."

"那就這樣."

什麼也沒有,也只能是這樣了,那又怎樣呢?

原來這些終究是敵不過那些利益,親就該如此的卑微嗎?

瑾謙看著電腦,始終沒有忘記,學校的事,過去的事,校長又是何人?

一陣電話聲響,擾亂了該有的思路.

"你到底想怎樣啊?"

"瑾謙哥哥,我是洛兒啊,是不是不高興啊?"

電話那邊的李洛,聽到瑾謙發脾氣的大叫,什麼話也沒,只是在簡單的詢問.

"我沒什麼,你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不過沒有在學校見到你,你現在在哪?"

"我在家里,今天不去上課了."

"為什麼呀?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你連我的事都想知道,我做什麼好像不用向你彙報吧?"

瑾謙忍耐的著.

"對不起,瑾謙哥哥,我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知道就好,我還有事,掛了啊."

還沒等那邊再什麼,瑾謙就講電話掛斷了.電話的那邊:

"哼,我就知道,一定是她們兩個,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原本美麗的容顏,因為憤恨而變得扭曲,丑陋.

愛是讓人變傻,變得瘋狂.

掛斷這通電話的瑾謙,沒有多久,就接到了另一通電話,也換了另一種語氣.

"爺爺,有什麼事嗎?"

"沒有什麼大事,就是想告訴你一聲,我讓秦思去接近海事集團的總裁阿顏,我希望你也注意點."

"是,我知道了."

"嗯,有機會你也去認識一下人家,這樣對公司有好處."

"還有其他的事嗎?"

"秦思的這件事,我希望你能夠體諒,作為她的未婚夫,你也應該大度."

"爺爺,我會記得的,我也會幫助她的."

"你能這樣想最好,也是對你們好."

"是,我知道了,我以後會注意的."

這件事瑾謙是不會反對的,無論是誰,結果都是一樣,都會和自己的目的一樣.

掛斷電話的瑾謙不知道在想什麼,嘴角的笑,泄露了此時他的心,相信某些人也想知道這件事吧?

某些人肯定有同感吧?

魏成估計也是一樣的吧,這樣下來,會有更精彩的是發生吧?

與瑾謙不同的是,魏成確實沒有想象中的開心,魏成的記憶力如果沒記錯的話,秦思在沒出車禍以前是認識阿顏的,就算兩人沒有記起來,但只要有一人想起來,這件事就不會那麼簡單.

曾經的曾經,阿顏已經冷漠的誰也不認識了.

魏成在自己的房間,回想著當初他們一起在國外的時候,那時候的他們剛五六歲而已.

"姐姐,我可以進來嗎?"

"嗯,遙兒有什麼事嗎?"

"沒有,就是看姐姐不開心,近來問一下,是不是有什麼事?"

"遙兒什麼時候話變得這麼客氣了?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是嗎?那姐姐我是什麼風格的?"

"你呀,你一改更淑女的,姐姐不是淑女,那遙兒就應該變的淑女."

"什麼嘛,這就是理由,根本就是借口."

"遙兒不知道嗎?淑女是很招人喜歡的,你要是想姐姐一樣,那就不會有人愛了."

"姐姐亂什麼,姐姐也是有很多人喜歡的啊?"

"嗯,是啊,遙兒也是."

魏遙站在窗邊,不再什麼,兩個人,不同的地方,心也是不一樣的.

"有人愛嗎?有人愛得自己會在孤兒院長大嗎?外公又為什麼這樣對自己?就算是父親,對他來,自己也只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

魏遙自嘲的想著,看向窗外的人,嘴上是自嘲的笑.

"遙兒,你是姐姐唯一的動力,就算怎麼樣,姐姐一定不會在讓你受傷害,當初的錯,就有我來彌補,我希望你放下心中的自嘲."

秦思的想法,從沒有流露過,但她自就察覺的到,遙兒從來就沒有放下過芥蒂,從就把自己偽裝了起來,不用真性對任何人.

外面的天空還是如此的明朗,在這里也沒有什麼車輛行走,現在的秦思就要考慮該如何日將這些事弄好,自己能不能找得到阿顏?

該怎麼面對?該如何的明自己有目的的接近,對不起,現在的自己只能對你這樣了.

心中的秦思不斷的道歉著,手中的手機,存留的號碼,該如何的撥通?

誰能告訴她,要如何去補償這份不該有的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