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阿顏總裁
這件事就這麼的烏龍結束了,當然,麥穗的計劃也泡湯了,阿顏那死子根本就沒來上課,讓麥穗很是氣憤.

"喂,你們,我有那麼恐怖嗎?阿顏因為這個連課都不上了?"

"肯定是你下走的,至于為什麼我們還留在這里陪著你瘋玩,就是不想傷害你啊,還不快來感謝我們?"

徐邈得意地著,貌似還有邀功的成分.

"拉倒吧,我和齊遠這麼多年了,他都沒邀功呢,你邀個屁啊!"

"注意辭,文明文明."

"這我當然知道了."

麥穗聲地著,不過他是不會承認的.

"我覺得阿顏沒來上課,肯定是有什麼事要辦的,你們怎麼看?"

皇甫逸很有見解地著,良好的判斷力讓他有著不一樣的優勢.

"是啊,以前他總會和我們的,今天肯定是有什麼大事,所以沒時間告訴我們."

"嗯,齊遠的有道理."

麥穗和想了想,覺得應該就是這樣.

"難道阿顏也去相親去了?"

徐邈懷疑地著.

"你以為別人都是你啊?總是去相親."

"相親又怎麼了?又不是我自願的,而且功勞還有你們一份呢,還我?"

"是嗎?不過我不介意,有免費的戲看,不看白不看."

"你···"

徐邈被麥穗堵的什麼話也不出來了,無奈,誰讓這是事實呢.

"我你們兩個為什麼每次都會這樣吵呢?"

皇甫逸無奈地著,但是唇邊的笑還是暴露了他的想法.

"因為我一碰到她,火氣就噌噌噌的往上漲."

徐邈氣憤地著,以前的自己可是有良好的教養的.

"是嗎?你上輩子指不定是怎麼求佛祖的呢?"

"我還求佛祖,我巴不得永遠不會見到你呢."

"是嗎?可惜,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廢話,這還用你,我們現在就認識了."

"徐邈,你知道嗎?佛家有一種法叫:前生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你上輩子只不定回了多少次眸看我呢?"

"是嗎?那還是真新鮮,不過我敢肯定,那是因為我睡覺落枕了,不得不一直看著你."

"切,誰信啊?你還會落枕呢?"

"那是必須的,我怎麼就不會了,我也是枕著枕頭睡覺的."

"廢話,你不我也知道."

今天下午皇甫逸和齊遠特意的兩人坐在了一起,以免會有做三明治夾層的痛苦.

認真聽課我的兩個人,和斗嘴的兩個人,都已經忘了現在的阿顏.

"我不管你怎麼,現在你已經到可以接管公司的年紀了."

"你為什麼一定要現在就將公司給我?"

"這不能怪爸爸,你也知道,公司上市這麼長時間,現在的危機你也看得出來."

"危機?你的危機,就是想要自己自由?"

"你這孩子,怎麼這樣?"

"我還不知道你,是不是我媽讓你這麼的?"

"咳咳,你也知道,你媽媽這些年受的委屈,我想帶她出去散心."

"我知道了,直接原因不就得了,還有,我希望你不要讓媽媽失望."

"我當然知道了,從你就不喜歡我."

"你知道就好."

一向事業心中的阿顏父親,直到現在,將海事集團發展到現在,拼搏了那麼多年,才發現,原本是失去的更多,孩子和自己不親,妻子遠離自己.

"你可可不以告訴我,你媽媽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想知道嗎?"

"我想知道,我知道你性子冷,但請你告訴我."

"看在你有悔改的態度,她在你們相識的地方."

阿顏完這個地點就離開了書房,明天還有更多的事要辦,開記者招待會,和交接的事.

各大電視熒屏,爭先報道,閃光燈見證著這個時刻.

"喂,喂,你們看."

上課拿著手機的徐邈驚叫著,絲毫沒有注意到現在是什麼時間.

"後面的同學,請安靜."

"對不起,老師."

聽到老是發脾氣,徐邈不好意思的和講台上的老師著.

"什麼事啊?大驚怪的."

"不是,你們看,全國最大的海事集團交接儀式."

"那又怎麼樣?又不關咱們的事."

麥穗無所謂的著.

"讓你仔細看,這個人是不是消失的阿顏?"

"哇塞,真的啊,想不到阿顏的家世這麼棒,帥呆了."

"嗯,現在它應該是海事集團的總裁了吧."

皇甫逸一針見血的陳述著這個事實.

"是啊,以後也就是我們幾個在一起了,不知道,以後我們會什麼時候分開."

"唉,現在這麼傷感的事做什麼,沒主見."

"這怎麼能是沒主見呢,用詞不恰當."

齊遠認真的糾正著麥穗用詞的錯誤.

"我知道了,下次注意,呵呵."

麥穗尷尬的笑著,四個人也是什麼話都不再了,阿顏和他們以後應該不會有什麼見面的機會了吧.

這份消息,通過各大媒體的宣傳,幾乎已經人盡皆知了.

"姐姐,那個人是不是阿顏?"

"嗯,是他."

"真是沒想到,原來這個學校里的人都有這麼重要的身份."

遙兒感慨的著,這里面應該就只有自己沒地位了吧,遙兒自嘲得想著.

沙發上的幾個人都看著電視熒屏,里面還真真的傳來記者的問題.

"請問,阿顏總裁,老董事長為什麼沒來?"

"請問總裁,您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麼?"

······

絡繹不絕的問題,阿顏並沒有回答,常年的冰塊臉,當然也不會有笑容.

"關了吧,我不想看了."

秦思著,另外幾個人都奇怪的看著秦思.

但也許有人已經猜到了原因,也不是那麼的肯定,這則消息:

"王秘書,這個人在資料里面有吧?"

董事長辦公室里面,很少來到公司的外公,沉聲的問著.

"是,董事長,根據學校那邊傳來的資料,這個人也是姐的同學."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下去吧."

王秘書什麼也沒得離開了辦公室,他也想到了董事長會做什麼,難道就不能改變,姐的命運.

對于這件事,王秘書一點提建議的資格都沒有,有的只是遵從.

老爺子的想法,也就只有幾個對立的人會知道,但是也不會多什麼.

"姐姐,你怎麼了?看起來不是很好,不舒服嗎?"

"不是,只是在想一些事,遙兒沒事的話,姐姐先回房間了."

"嗯."

這里面只有遙兒不知道啊,不知道即將發生的事,她所想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