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倒黴麥穗又發囧
"我你有完沒完啊?總是這樣糾纏我,問這些亂七八糟的."

"我當然會有完的,可是你總是不回答我,我當然就沒完了,你到底要不要接受我的拷問?"

"不要,你怎麼這麼無聊啊?你怎麼不去給齊遠做這個測試?"

"你放心,你們幾個一個也少不了,只要先把你搞定,其他的就好辦."

"為什麼這樣?"

"不為什麼,因為我知道,只有先把你服了,他們幾個就會很快的."

"為什麼?"

"你笨啊,你這麼冷,都被我服了,他們就會乖乖的了,要不然,我每個人都會費一遍唇舌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是給你當案例的?"

"聰明,不愧是海事集團公子."

"我告訴你,我不要."

"唉唉唉,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都已經給你解釋了."

麥穗看著阿顏離開的身影馬上就追了上去.

"我告訴你吧,阿顏,不管怎樣,我都不會放棄的,有能耐,你就擺脫我啊?"

"我會的,我現在去洗手間,你去嗎?"

"這個我可以放行,因為我敢肯定,你不敢躲在衛生間不出來."

"你怎麼會知道,我不會?"

"那里是廁所,你當然不會."

"你就不能文雅一點?"

"這很文雅啊,幾乎在所有的不發達城鎮,中上層的城鎮,都會這樣的,其實,還有一種更土的稱呼,你想不想知道?"

"你現在離我遠一點,如果你想進去的話,我不介意."

"哼,我鄙視你,就算那里是男廁所又怎麼樣,我還就不敢進了."

阿顏聽懂了麥穗的話,很高興的走了進去,如果她要是敢進的話,那麼他就不敢進去了.

原本安靜的餐廳,因為麥穗的原因,也都在聽著麥穗他們的對話,畢竟這是個很搞笑的話題,不過,廁所一詞的出現,幾乎沒有人吃飯了.

"姐,我們經理請你過去一下?"

"你們經理?誰啊?我又不認識."

麥穗看著邊上突然出現的服務員不解的問著,甚是奇怪.

"對不起姐,就是那位,麻煩你了."

"那好吧."

麥穗瞥見了站在那里穿著西服高高帥帥的人,勉強的答應著,順便走了過去.

"唉,你們兩個,那經理是不是看上麥穗了?"

徐邈好奇的問著桌子旁的兩個人.

"不會的,沒准是找麻煩的."

齊遠肯定地著.

但這肯定的語氣,立馬遭到了皇甫逸的質疑.

"會是嗎?我不覺得,麥穗也是很可愛的女孩啊,怎麼會沒人喜歡?"

"的也是,遠,你有敵了."

徐邈贊同地著,皇甫逸的法,也是很有服力的.

三個人看著不遠處的麥穗,都很是好奇,這是為什麼?

"請問,經理找我有什麼事嗎?"

麥穗好奇的問著眼前的帥哥,心里想著:如果是好事,姐姐不介意會答應,要是壞事,你就死定了.

"姐不用那麼緊張,不是什麼大事."

"我可不會緊張,應該緊張的是你們吧,吧,什麼事?"

"事,就是本飯店懇請姐話聲要一點,這里是公共場所."

"嗯,我下次會注意的,今天是例外,還有什麼事?"

"就是,姐的辭在這種場合不方便,姐懂的."

"你是廁所一詞不方便?"

"是,懇請姐原諒本經理的冒昧,但這是忠實的建議."

"好吧,看在你們態度這麼恭敬的份上,我不計較了,我知道,你們會我沒素質,但這也不是你們應管的事."

麥穗在完這些,就氣呼呼的回到了餐桌前.

"看什麼看,心我追著你問."

"不會,我怎麼會讓你追著問呢?我一定會誠實告訴你."

"真的?"

麥穗懷疑的看著徐邈.

"當然,我是個話算話的人,你問什麼我回答什麼."

"好,那我問你,你暗戀對象是誰?"

"秘密."

"好,下一個,你初戀女友是誰,你五歲的時候暗戀的人是誰?"

"秘密."

"那好吧,基于以上兩個問題,你不回答,那我就將這些事公諸于眾,看你怎麼辦?"

"隨便,反正你也不會猜到的."

"是嗎?皇甫逸."

麥穗這一個人名叫的,著實嚇了徐邈一跳,這就是答案啊.

"你是怎麼知道的?"

徐邈激動地著,語氣相當的急躁,因為麥穗真的會做的出來的.

"皇甫逸,是不是你和她的?"

見麥穗已經知道了,徐邈大聲的問著.

"你以為呢?她不會知道的."

"真的?真是嚇死我了,死丫頭,氣死我了."

"怎麼?你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瞞著我們,皇甫逸知道,是不是?"

"沒有,哪有,是不是啊,皇甫逸."

"嗯,阿顏出來了."

皇甫逸這句話成功的解救了徐邈,還真是膽顫啊.

"阿顏,你往哪里走?我們都還在這里."

麥穗看著即將出去的阿顏,不忿的叫著,逃避,赤裸裸的逃避,人的行為.

"我現在有事,不能陪你們了."

"哼,別以為這樣就能朵的掉我,齊遠還不趕緊付賬,走了."

"走了?你確定?"

齊遠看著麥穗不確定的問著,因為···

"我確定,你怎麼婆婆媽媽的."

"不是,我們還沒點餐呢,也就是我們還沒吃飯呢."

"哦?是嗎?怪不得我們這麼餓,算了,下午再問,先吃飯."

捂著餓的空空的肚子回到了餐桌邊上,拿起菜單,看著菜.

"麥穗,你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問阿顏啊?"

"沒什麼重要的事,就是些簡單的問題."

"哦?什麼問題?"

皇甫逸真的是很好奇,問了這個問題,麥穗已經追了阿顏一整個上午了.

"你也想聽是不?"

"嗯,你問我,我肯定會回答的."

"真的,不許不耐煩,知道不?"

"嗯,我一定會堅持到底的,無論是什麼無聊的問題,我都會回答的."

"好,那現在開始,齊遠點菜."

已經知道問題的齊遠很是認真的看著菜單.

問題開始:

"你喜歡那種東西:蘿蔔,白菜?"

"白菜."

"西柿,黃瓜?"

"西柿."

"大米,米?"

"麥穗,你不會是想問我這個吧?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問題?"

"就是這個,怎麼了?"

"阿顏回答了幾個這樣的問題?"

"不多,十個."

"那還有幾個?"

"嗯,大概還會有二十個問題,你嘛,我就減少一點吧,就問二十個."

聽到這樣的回答,皇甫逸終于知道什麼事無聊,什麼事多嘴了,自己沒什干什麼要招惹這個人啊?

"怎麼了?"

"沒,我先看菜單,補充補充能量."

無奈,無語,這都什麼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