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魏成和瑾謙合謀
站在樓角的瑾謙和遙兒看著廚房外面的人,這真的是很有趣的事.

"遙兒,你你哥哥在干什麼?"

"我不知道,也許是找姐姐有事吧,又沒辦法打擾."

"是嗎,也許是這樣."

"那瑾謙哥哥是怎樣認為的呢?"

"我不知道,也許是有別的事吧,又或者是其他的事."

"哦,不明白,對了,瑾謙哥哥,你是什麼時候回房間的,我都沒有看到."

"就是你們聊天的時候啊,因為你太專注了,所以沒有發現."

"這樣啊,那就是我太疏忽了,瑾謙哥哥,你不和哥哥聊會兒嗎?相互了解一下啊,增進感."

"嗯,等吃晚飯的時候吧,也不急于這個時候啊."

"那倒是,好了,我先回房間了,瑾謙哥哥也去做自己的事吧."

"嗯,你不下去看看?"

"不用了,也沒有什麼事,而且哥哥在這里很熟悉的."

"這樣啊,那好吧."

遙兒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了門,順便上了鎖,心的拿出了那本藏有秘密的本子,心的記著.

"原來這世界是這樣的,那些人那些事,都是為了什麼?為什麼被拋棄的是自己?又為什麼現在自己像寄生一樣?"

遙兒心里悲憤著這些事,有些時候自己會忘記,可是總會被人挖出來,也總會有一天,哪里都沒有自己的位置.

廚房外的魏成沒有在呆在那里,有些事已經浮出水面,就沒有必要再去追究.

"柳岩哥哥,原來你也很會做飯."

"那是肯定的,我也是從自己生活的."

"這個我怎麼不知道,你離開這里就自己生活了?"

"是啊,沒辦法."

"哦."

"姐,菜買回來了,都是按照姐的吩咐買的."

急匆匆的聲音,陳姨在客廳里喊著,唯恐會耽誤了姐的時間.

"哎,陳姨,把它拿過來吧,我現在在廚房."

聽到外面的聲音,秦思馬上的回了陳姨的話,害怕陳姨會找不到自己.

"姐,要不要先拿到我那里把它清洗一下?"

"好吧,陳姨就麻煩你了,這麼多的東西."

"姐不要見外,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先拿去清洗了."

"嗯,謝謝陳姨."

陳姨聽到姐這樣,就把那些東西拿了回去清洗,洗完再拿回來.

"陳姨有自己的房間?"

"嗯,陳姨的家離這里比較遠,我們吃飯都是自己做的,所以陳姨那里有個點的廚房,這樣比較方便."

"你是不是天天做飯?"

"基本上都是,遙兒吃不習慣別人做的飯."

"還有這樣的習慣?"

"是啊,沒事的,反正我也習慣了,以前也是每天做飯的."

"那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會做飯的?"

"我也記不清楚了,應該很久了吧."

柳岩沒在問什麼,不是不想問,因為這樣才會了解的更多,可是,現在的思思好像很不喜歡談論這些.

秦思又怎麼會不記得,那時候還很,經常被燙到,還被切傷手,可是就是這麼的堅持下來了,不是自己願意,是不得不那樣.

廚房里安靜的出奇,除外淘米,火焰燃燒的聲音,什麼聲都沒有.

依舊站在樓梯口,看著已經坐在沙發上的人,專注的出奇.

仿佛感覺到了什麼,沙發上的人,也回頭看到了樓上的人.

瑾謙沒有什麼,從樓上走了下來.

"你好像對我很好奇?"

"是啊,要不要一起談談,沒准我們還會找到共鳴,也不定呢."

"是嗎?那你覺得我會和你談什麼?"

"談什麼?譬如:我的身份?又或者是秦思?"

瑾謙無所謂的著,也或許只是為了讓魏成放低戒心.

"你覺得我會和你談嗎?"

"你肯定會的,要不要談,就看你的了."

"行,走吧,我們好好談談."

最後的左後,魏成還是被瑾謙激起了好奇心,畢竟那個人是秦思的未婚夫.

到了瑾謙的房間,魏成隨便的坐在了沙發上.

"吧,你想要知道什麼?"

魏成好奇的問著坐在床邊上的人.

"我就是很好奇,同樣是妹妹,為什麼你好像很是不喜歡秦思?"

"你覺得會是什麼呢?又或者你為什麼要這樣?"

"聽到的而已,秦思以前是不是和你一起長大的?"

"不錯,就算是吧,你能猜到這點上,很不賴."

"謝謝誇獎,我還知道遙兒時候是在孤兒院長大的,是不是?"

"你調查過?"

"沒有,因為我和你一樣,時候我就認識她們兩個了,只不過,後來就沒再聯系過了."

"是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知道以前的事,而且,想法都一樣."

"想法都一樣?你不要告訴我,身為她的未婚夫,你還會報複她?"

"我不覺得這是報複,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什麼事實?"

"沒什麼,你又不會了解,你怎麼會知道,就算你是他們的哥哥,也不一定會知道這些事,不是嗎?"

"那外公知道嗎?"

"我想,應該是知道的,你覺得以老爺子的實力,會查不出來嗎?"

"應該會吧?你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嗎?"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很有趣,你要不要考慮留下來看看?"

"你好像很有把握?"

"那是當然了,畢竟事越來越有趣了."

"我知道了,我會考慮的,但我希望你不要告訴遙兒."

"那是肯定的,你放心吧."

瑾謙很是肯定的向魏成保證著,似乎這一切都像個大環,圈住所有人,但目標卻是只有一個,那個付出得不到回報的人.

聊得開心的兩個人呢,各有所思的看著對方,魏成,有那麼點感覺,眼前的人對秦思並不是無動于衷的,只是,這個秘密讓他覺得更有趣.

兩個房間,三個心懷各種想法的人,都沒有在意原來的付出者.

廚房里,秦思在切著陳姨剛剛送來的洗好的菜,柳岩在烹炒著.

"柳岩哥哥,我相信以後你一定可以找到一個讓你幸福的人."

"是嗎?很期待,但是那個人卻不是你."

"我不能這樣,這樣會毀掉你,我希望你盡快離開這里,放寬心."

"我知道了,就當這是最後一次."

"嗯,這是我們共有的秘密,我會記得你的."

所有的話,所有的,到最後只換來這一句終結了所有,原來愛是這麼的廉價.

這棟好房子里的人,也許只有陳姨是最沒有煩惱的.

"阿顏,你到底幫不幫我啊?"

一直纏著阿顏的麥穗生氣的大叫著,不干心的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