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不是誤會的誤會
"哥,柳岩,你們的房間已經打掃完了,柳岩哥哥的房間就在哥哥的左邊."

"我知道了,我會帶柳岩去看的."

"嗯,還有什麼事嗎?"

"沒有了,今天中午我不要吃魚."

"我知道了,我會告訴陳姨不要買魚的."

完這些,秦思就有離開了客廳,這麼多年,還是沒變,不吃魚的意思就是要吃海鮮,看來,是要自己去買了.

"哥哥,你為什麼不吃魚啊?"

"沒有啊,魚不好吃就不要吃啊,哥哥喜歡吃別的."

"哦,那柳岩哥哥你要吃什麼啊?"

"我隨便,吃什麼都行,怎麼沒見到瑾謙?"

"我也不知道瑾謙哥哥去干什麼了,應該是有事要辦吧?"

"這樣啊."

柳岩無奈的答著,原本還想著要多了解一下思思以後的對象呢,看來還要等一段時間了.

"柳岩,你什麼時候回去啊?"

"沒想過呢,估計要過一段時間吧,你呢?"

"我也沒什麼事,學校那邊我已經交了畢業論文了,應該沒什麼事了."

"是嗎?恭喜啊,這麼快."

"是啊,當然快了,公司那邊也暫時沒有什麼事."

"嗯,還挺悠閑的."

那兩個人談論著回去的事,自然遙兒是不上什麼話的,不過,也讓她聽出了一些事.

"哥哥,你不用回去了嗎?"

"怎麼會不用,哥哥是肯定會回去的,就是會在這里呆很長一段時間."

"那哥哥是不是會和我們一起上學啊?"

"哥哥都已經快畢業了,還要上學嗎?"

"這樣啊,還想和哥哥一起上學呢?"

"遙兒想要和哥哥一起上學嗎?"

"是啊,上課很無聊的,有哥哥一起就不會了,而且也會有趣的."

"哥哥會好好的考慮的,你和柳岩哥哥是一個班的嗎?"

"好像不是吧?"

"為什麼是好像啊?不肯定?"

魏成從遙兒的語氣中聽出來了不對勁,為什麼這些會這麼的不肯定?

"怎麼了?我和柳岩哥哥不是那麼的熟悉,沒有注意過."

"這樣啊,那你姐姐和柳岩見過面嗎?"

"見過啊,怎麼了?"

"沒什麼,柳岩你沒來過這里嗎?"

"來過,但是沒進來,只是到過門口."

"哦,我知道了,遙兒先去看看你的瑾謙哥哥去干什麼了,好不好?"

"好啊,我這就去找找看."

如果沒有哥哥的這句話,遙兒也是想去看看的,畢竟有哥哥在,要去找瑾謙哥哥的話出來還是不好的.

等到遙兒離開了客廳,魏成才問起了柳岩.

"柳岩,你是不是不喜歡遙兒啊?"

"不是,我很喜歡她們,但不是那種喜歡,你也知道的."

"可是你也知道秦思根本就不能喜歡你的."

"我知道,但是感的事也不能勉強,我喜歡思思是事實,我希望你不要再管這件事了."

"我知道我不應該管這件事,但是,我希望你,也希望遙兒能夠快樂."

"我知道你想怎麼做,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你就不想想了?"

"不會的,我不想這樣做,這樣對思思不公平."

"柳岩,我希望你忘掉秦思,遙兒也是個很好的女孩,你這樣做,對遙兒也不公平."

"你為什麼就不問問遙兒的想法呢?"

"遙兒會同意的,我希望你也是."

"我不會的,感本就不能強求,你這樣會傷害很多人的."

"不會的,我一心為遙兒著想,不會傷害遙兒的."

"你變了,變得不再是我認識的魏成了."

"是啊,那麼多年沒見,你還是沒變,總是護著秦思."

"為什麼你會變化這麼大,當初你也是很疼愛思思的."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不想再提以前的事了."

"我知道了,我不想再了,他們也該回來了."

客廳里的人激烈的吵鬧,門外的人和樓上的人都聽得很清楚,無論是為了什麼,兩個人都已經聽到了很多,原來都一樣.

樓上的瑾謙是從窗子爬上自己房間的,所以客廳里的人都沒有注意到.

"原來,這個魏成是和自己一樣不喜歡秦思的人."

關上門的瑾謙自自語地著,唇角浮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而客廳外聽到吵鬧聲的遙兒就像什麼也沒有聽到一樣,轉身離開了,誰也不知道她現在在想什麼?

"姐姐,你回來了."

"是啊,我去買了點螃蟹,一會兒讓陳姨弄一下,我去弄別的菜."

"我知道了,等陳姨回來的時候,我會告訴她的."

"嗯,你在外面干什麼呢?"

"找瑾謙哥哥啊,不知道瑾謙哥哥去哪里了?"

"不用管他了,他沒准已經回到房間了呢,你去他房間去找找?"

"我知道了,那姐姐我用不用幫你拿一下?"

"不用了,我自己去拿進去就行了,免得弄你一身."

秦思手里拿著裝著螃蟹的黑袋子,依稀可以看見袋子里掙紮的動靜.

"姐,那我去找瑾謙哥哥去了,你自己注意一點啊."

"我知道了,快去吧."

秦思和遙兒先後走進了客廳,秦思並沒有什麼,而是獨自的去了廚房.

"哥哥,柳岩哥哥我去樓上看看,沒准瑾謙哥哥在樓上呢."

"嗯,去吧,我們也沒有什麼事可干."

沙發上坐著的兩個人跟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看著沒有節目的電視.

兩個人也不再什麼了,畢竟已經到這地步了.

"我去看看思思,幫她一下."

柳岩覺得在這里呆著也是尷尬,還不如去幫幫思思做下飯.

魏成看著柳岩去了廚房,將這些措全都歸咎給了秦思,即使秦思什麼也沒做,什麼也還不知道.

"柳岩哥哥,你怎麼上這邊來了?"

"看看有什麼幫忙的,怎麼不歡迎啊?"

"哪有啊,還不是怕你累到,一會兒陳姨會幫我的,就不用麻煩你了."

"沒事的."

著就幫秦思弄起了還在水中亂動的螃蟹.

"思思,你什麼時候會回你外婆那里?"

"我也不知道,外公沒有讓我回去,我就會一直在這里的."

"這樣啊."

"柳岩哥哥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沒有,我能有什麼事啊,就是想問問而已."

"那柳岩哥哥什麼時候會回去啊?"

"過一陣子就會回去了,應該不會很長時間."

"這麼快,努在這里呆著了嗎?"

"是啊,家里那邊不允許,就只有回去了,沒辦法."

"哦,那就回去吧,反正在哪里學習也是一樣."

"是啊,到時候,我那里你也要過去看看,別讓它破敗了,就拜托你了."

"什麼呢,怎麼會?"

靠在廚房外面的魏成,思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