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意料外的回歸
秦思沒有看瑾謙那邊,但是她知道,他一直看著這邊.

"姐姐,你問什麼有人就是樂天派呢?"

"也許是因為他們什麼事都看得很開,不在意什麼東西吧?"

"是嗎?真的有人可以什麼都不在乎嗎?"

"有的,但也有人什麼都在乎,世界上沒有什麼決定對的事,不是嗎?"

"那倒是,對了,姐姐,你最近有和哥哥聯系嗎?"

"沒有,怎麼了?"

"沒什麼,哥哥好奇怪哦?也沒有和我聯系,我聯系他,他又不接."

"是這樣嗎?有時間我問問他吧."

"嗯,就這樣吧,對了姐姐,那個柳岩?"

"他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他在那里?"

"哪里啊?你後面,你一直沒看到而已."

"我後面?"

聽到遙兒這樣,秦思驚奇的轉過了頭,看著來人.

"柳岩?你怎麼會在這里?"

柳岩沒有立即回答秦思的話,而是先和遙兒點頭示意微笑了一下.

"我有事告訴你們兩個,你們的哥哥,魏成現在已經下飛機了."

"下飛機?"

"對."

"那現在不是還要上課呢嗎?怎麼離開啊?"

"現在已經是上課時間了,不過看樣子,你們老師現在應該是有事,沒來吧."

"是嗎?"

"嗯,不信你看,沒有老師."

"那好吧,我們馬上回去,那柳岩哥哥呢?"

"我現在去機場接你哥,你們先回去."

"嗯,我知道了."

看著柳岩離開,現在已經是上課時間了,沒辦法了.

"遙兒,我們走吧,我去叫瑾謙,哥哥還不知道瑾謙住在咱們家呢,你會去勸一下."

"我知道了,姐姐."

魏成的脾氣,她們姐妹倆是最了解的了,他是最不願意別人住在他們家的.

"什麼事?"

秦思走到了瑾謙的座位那里,瑾謙好奇的問著.

"我哥哥回來了."

"他是誰?"

"我爸爸的兒子,和我是同父異母,我們現在回去."

"為什麼要這麼急著回去?"

"哥哥已經下飛機了,沒辦法,我們現在回家."

"嗯,走吧."

瑾謙沒再什麼,跟著秦思就回去了,一場場鬧劇.

"喂,你們聽見了嗎?雙胞胎姐妹還有個哥哥?"

"閉嘴,麥穗,你以為我們是聾子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這不是好奇嗎?死徐邈."

"麥穗,好奇也不能隨便打聽別人家的私事,知道嗎?也不要猜測."

"我知道了,遠."

"這樣就對了,我們現在要干嘛,還等老師嗎?"

"不等了,我就我的預感很靈的吧?怎麼樣?"

"還真讓你這烏鴉嘴中了,走了,我們也回去吧."

徐邈對麥穗唯一一件贊同的事,估計就是這個了,誰讓老師沒來的呢.

估計如果老師知道有人在詛咒他生病的話,准保會氣瘋.

眼看著後面的人陸陸續續的走了,前面的人也不想再等了,一瞬間教室就沒人了.

"姐姐,哥哥怎麼會突然回來?"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為了外婆的生日吧."

"可是,外婆會高興嗎?"

"我不知道,應該不會吧,畢竟沒有什麼關系."

"我知道了,姐姐,"

秦思也不知道,為什麼哥哥會在這個時候回來,畢竟現在自己也是不能回去給外婆過生日的,老爺子的心思,誰也猜不透.

"瑾謙哥哥,你到家對哥哥的態度好一點,知道嗎?"

"我知道的,遙兒."

"對不起了,瑾謙哥哥,你不知道,哥哥脾氣只對我們好,對別人就是座冰山."

"這樣啊,我知道了,一定不會惹你哥哥生氣的."

"嗯,我就知道瑾謙哥哥最好了."

秦思聽著就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結果,但事實會是什麼樣子,秦思也是沒有把握的,哥哥對自己都是那樣,更何況是瑾謙.

"遙兒,我估計這幾天柳岩也會住在咱們家."

"為什麼,姐姐?"

"你還記得嗎?柳岩是和哥哥一起長大的,雖然他們分開好幾年,但是他們還是一樣要好的哥們啊."

"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還有一些話秦思沒有,柳岩會住在自己家大概是因為給遙兒他們制造機會.

三個人看到自家門口停著的車,知道哥哥已經到家了,只是:為什麼會這麼快?

推開門走了進去,就聽到了聲音.

"你們回來了?"

"是哥哥,瑾謙也是和我們住在一起的."

"這樣啊,我知道了,柳岩也是一樣."

"嗯,我知道了."

"遙兒有沒有想哥哥啊?快過來,讓哥哥看看?"

"哥哥,遙兒怎麼會不想哥哥呢,壞哥哥,遙兒打過的電話,你都不接."

"我這不是想給遙兒一個驚喜嗎?"

"是啊,驚的我們連課都不上,就跑回來了."

"怎麼了,在怨哥哥啊?"

"哪有,只是哥哥,這次回來要呆多長時間?"

"就呆幾天,也沒什麼事,就是想我們可愛的遙兒了."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兩個續的人絲毫不在意其他的人,也不管其他人的感受,只是聊著.

"你們現在這里坐一下,我去讓陳姨收拾房間."

秦思並沒有等他們的回答,徑自的離開了客廳,後面還跟著瑾謙.

"怎麼了?是不是受不了了?"

已經到外面草地邊上的瑾謙問著走在前面的秦思.

"你在什麼?"

"沒什麼,就是覺得有點可惜,你哥哥是不是討厭你啊?"

"是嗎?我不覺得,因為他不會討厭我的."

"是嗎?你就這麼肯定?"

"我和哥哥從就生活在一起,當然肯定了."

"你不是和爺爺他們生活在一起嗎?又怎麼會?"

"這個不是你能知道的事,我先去找陳姨了,你去客廳照顧一下柳岩."

聽到瑾謙的質問,秦思不想回答,也不想去回憶,那是秦思心中埋的最深的傷.

瑾謙看著秦思急匆匆離開的身影,就更想知道這是為什麼了,不過,現在還有的是時間,也不急于一時.

客廳里的兩人,也正是的注意到了柳岩的存在.

"遙兒,這是柳岩哥哥,你們應該見過面吧?"

"嗯,見過幾次面."

"那就好,現在也算是熟人了,這幾天,他就住在我們家了."

"嗯,我知道了哥哥,那姐姐?"

"你姐姐,怎麼了?她不會有意見的."

"不是,我是想···"

"想什麼?"

"沒什麼了,剛才又給忘了."

"這樣啊,你們先看會電視,我先去洗個澡."

魏成將兩個人留在了客廳,這也是為了他們加深感,不過這個舉措,倒是讓客廳里的兩人更尷尬了,畢竟都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