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麥穗囧
"你好啊?徐邈大少爺."

"早啊,麥穗,怎麼了,看見我好想異常的興奮,遠,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但你也會很快的就知道了."

"怎麼都怪怪的,又有什麼新鮮事?"

"真聰明,答對了,是有很大的新鮮事,不過在這之前,你們也是要接受懲罰的."

"為什麼?我又沒惹到你?"

"我不管,反正這責任是你的."

"切,誰理你啊."

不以為意徐邈坐在了齊遠的身邊,沒有理會還在滔滔不絕的麥穗.

"呵,你這子長志氣了是不是?"

"我一直都是很有骨氣的,不像某人."

"你的某人是誰?給我清楚?"

"你呢?"

"徐邈!"

這一聲喊叫還是挺有效果的,原本嘈雜的教室,瞬間變得鴉雀無聲,還免費奉送了教師無數人的目光照射.

"呵呵,大家該干嘛干嘛,沒事的."

一些無聊人士還是會盯著這里看,反正也沒有什麼事,況且還是美女.

"完了."

"你還知道啊,我要離你遠一點,我去那里坐."

徐邈指的地方正好是瑾謙要坐的地方,只不過這隨便的一指,瑾謙的動作就慢了下來.

"你真的要坐在那里?"

麥穗不安的問著連看也沒看剛才的地方的徐邈.

"當然了,我坐在那里不行嗎?"

"行是行,不過現在就不行了,不信你看看."

"這有什麼好···"

還沒有完話的徐邈,看著坐在位子上的瑾謙,這氣勢···

"你確定還要做過去?"

"呵呵,你呢?既然人家已經坐在那里了,我們就不要過去了,反正咱這有位子."

原本班里的人還有等著看熱鬧的人聽到徐邈這樣,都興致缺缺的轉回了頭.

"怎麼樣?我就嘛."

"你什麼,你是不是早就見到了?"

"那又怎麼樣?"

兩個人中間夾著齊遠還在爭吵著,而原本還挺有興致的瑾謙,瞬間覺得無聊了起來.

"姐姐,瑾謙哥哥為什麼不和我們坐在一起了?"

"我也不知道,他會有自己得想法吧?"

"要不要我過去問問瑾謙哥哥,讓他和我們坐在一起來?"

"不用了吧,那是他的選擇,沒准是因為他的女友呢."

"為什麼?"

"怕他女友吃醋吧."

"這樣啊,那我就不去問了,我們就坐在這里吧."

遙兒聽到姐姐這樣,也不想再去問了,畢竟都這樣了.

"喂,你們看到了嗎?"

"看到什麼?麥穗?"

"逸,阿顏,你們來了?"

"是啊,正好聽到你們在談論,很是好奇,你在什麼?"

"沒什麼了,回來我們一起討論,這可是個驚天秘密."

其實不用麥穗,他們幾個順著麥穗的目光也是能發現的.

"好了,上課吧."

"上什麼課啊?逸,老師還沒來呢!"

"老師沒來,我們可以先進行預習啊,這樣才能更好地了解."

"那你了解吧,我可不會,對了,我忘了告訴你了,我今天早上有預感,那就是老師會感冒,不來上課."

"你的預感從來沒准過."

"徐邈,我告訴你,今天的肯定准,因為昨天晚上我對著流星許了個願望."

"你的願望不會就是這個吧?"

"答對了,我昨天就是虛的老師今天會重感冒,怎麼樣?"

"你也就這點追求."

"這點追求怎麼了?我那有你追求高啊,一天到晚都是去相親."

"我想親怎麼了?又不是我自願的,是我媽硬要我去的."

"行了行了,把自己成個大孝子似的,我還不知道你?"

"你知道我什麼,我和你又不熟."

"你和我不熟,但是,我和你熟就行了,其實,我也是不想的."

"哼,你以為你是誰啊?"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吵了,又沒有什麼意義."

齊遠實在是看不過去了,出聲勸慰著.

"哼,死齊遠,我就知道,你這個見色忘友的人,總是想著你的未婚妻."

"是,那又怎麼樣,我們從就認識了,你能那我怎麼辦?"

"我又不是他,哼,我還不理你了呢."

"真的啊,那他們作證,你要是敢理我,你就死定了."

這是每天都會上演的節目,每個人都見怪不怪了.

"阿顏,你這是怎麼回事?"

麥穗好奇的問著阿顏,幾乎每個人都知道,阿顏是喜歡秦思的,所以這個問題問阿顏就是最好了.

"我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問問."

"又是這樣的回答,下次我還不問了呢,冷血的家伙."

因為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麥穗生氣了悶氣,當然最倒黴的還是徐邈.

"喂,你打我干嘛?"

"沒什麼,只是覺得無聊了,所以姐姐達你就會開心的."

"你還真是不可理喻,我怎麼就會認識你這麼個人啊?"

"是啊,這也是我想的,我怎麼也會認識你這麼個人啊?"

"你這人,別和我話."

"好啊,我知道了,那我和皇甫逸話總行了吧."

麥穗這樣也只是為了找點嗆徐邈,事實上,麥穗和皇甫逸中間隔了三個人,想要聊天還是有點困難的.

"齊遠,你絕不覺得無聊啊?"

"沒覺得,上課要好好學習,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喜歡學習,不喜歡上課."

"那就睡覺啊,你以前不就是經常這麼做的嘛?"

"可是,你不知道這可是很浪費光陰的,現在開始浪費,老大徒傷悲."

"你還知道呢?"

"廢話."

"對了,伯父有沒有給你打電話?"

"沒有,他是不會想起我的,你放心好了,我在這里挺好的,和你在一起就更好了."

"是嗎?可是波幅有和我打電話."

"是嗎?他喜歡打,我又阻止不了,而且我也不想知道."

"你難道還沒有往懷嗎?"

"什麼事啊?我不知道,我也不記得了."

"我知道了,要不睡會覺,再無聊我可以讓你坐在邈的邊上,怎樣?"

"其實吧,我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聽到他們倆的談話內容掛著自己,徐邈可是受不了了,這還得了.

"喂,你們兩個也不問問我同不同意?我不同意."

"是嗎?那你覺得你不同意有什麼關系嗎?"

"當然有,我是當事人,有權拒絕."

"反抗無效,基于你的反抗,拉出去槍斃十分鍾."

"不會吧?"

這邊在斗嘴,但這聲音也是不的,足以讓很多人都聽見.

"姐姐,你他們這樣不會累嗎?"

"我不知道,不過他們好像很開心,遙兒也想這樣嗎?"

"我啊?我不知道."

那邊的瑾謙也在看著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