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瑾謙那是什麼女友
現在的秦思根本就不需要做什麼事,像個閑人一樣,和當代的大學生沒有什麼區別.

秦思趴在床上,手里拿著手機,看著屏幕上的電子書.

"喂,我有事和你."

"嗯,聽到話聲,秦思就坐了起來,看著話的瑾謙.

"你想和我什麼事,現在就吧."

"我想的就是:我有女朋友了,請你告訴遙兒一聲,我和她有點不方便."

"為什麼不方便,還是有什麼事瞞著她?"

"不是,就是不想讓她受傷害而已,這件事就你去做好了."

"是嗎?"

"是的,還有你聽到這個消息一點也不驚訝,也沒有什麼表示?"

"我為什麼驚訝,當然更不需要表示什麼,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麼關系,你不覺得奇怪嗎?"

"是啊,你能有什麼表示?"

瑾謙這話的時候還有點自嘲的意思,他的話不能是什麼意思都沒有的,在秦思的心里有點波瀾,但是這點兒動蕩很快的被壓制掉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那就這樣吧,今晚你就告訴遙兒吧."

完話,瑾謙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也不管別人的反應.

"這人還真是奇怪,的不明不白的."

秦思自自語地著,這都是什麼事嘛,怪人一個.

沒有再理會這件事,秦思的精力又全都轉到了手機上的上,不得不這個:童話故事,就像安徒生童話一樣.

"納尼魔,這都什麼跟什麼啊?算了,我還是找遙兒去吧."

看到了結局,原來童話故事永遠是童話故事,一點都不會變.

"遙兒在干什麼?"

"沒什麼,姐姐這麼晚了還沒睡,有什麼事嗎?"

"沒有,跟你件事而已,在看什麼?"

秦思看著打開的電腦,遙兒專注的看著電腦的屏幕.

"沒什麼,瀏覽一些網頁而已,姐姐要和我些什麼嗎?"

"嗯,瑾謙今天下午找到了女友,他讓我來告訴你一聲."

"那為什麼瑾謙哥哥不親自跟我來呢?而是要姐姐轉告我啊?"

聽到這個消息,遙兒並沒有秦思想象中的那麼激動和反感,反而是種平平淡淡的緒,沒有波瀾,沒有感慨.

"我不知道,他只是讓我來告訴你一聲,什麼也沒有,你也不用在意."

"那姐姐你會在意嗎?"

"我?我不知道,也許吧,以後的事誰會知道呢."

"可是,姐姐?"

"好了遙兒,我知道你要什麼,放心吧,姐姐的事姐姐會處理好的."

是啊,外公那里,也是不好的,而且就現在的關系,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

遙兒也是為了秦思和瑾謙兩人考慮的,無論結局如何,都是一樣.

漫長的夜晚,凋零的秋天.

清晨,還沒有起床的人,就聽見了門外的門鈴聲響了起來.

"請問,你找誰?"陳姨看著門外的人問著.

"我來找瑾謙,他是住在這里吧."

"是,請您在這里等一下,我去叫瑾謙少爺."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

還沒等陳姨什麼,時髦女生就急不可耐的走向了院子里.

"唉~"

陳姨關上了門,就趕緊的追上了這位大膽的姐.

"哎,我問你,瑾謙在哪里?"

"這,請您在這里等一下,我這就去叫."

"不用,你這保姆怎麼當的."

"你!"

"你什麼?你一句怎麼了?"

聽著下面的吵聲,秦思無奈的起來了,看著時間.

"天吶,剛六點半!"

推開門,站在樓梯邊上,望著下面的人.

"陳姨,她是誰?"

"大姐,這位是來找瑾謙少爺的."

"哦,我知道了,您先忙去吧."

聽到秦思沒有責怪的意思,陳姨離開了客廳,忙自己的事去了.

"喂,你就是秦思?"

"是,請你聲話,在別人家請禮貌一點."

"這里又不是你一人的家,我告訴你,我可是瑾謙的女友."

"我知道."

秦思沒在理會樓下囂張的人,走向了自己的對面,瑾謙的房間.

"瑾謙,你給我起來."

對于不會客氣的人,秦思照樣不會客氣.

沒有人回答秦思,秦思直接推門而入,也沒有在意里面的人.

"喂,聽到了不會回答啊,趕緊起來,您的女朋友來了,你下去招待."

"為什麼是我?這里的主人應該是你吧?"

"想得美,你信不信,他再瞎嚷嚷我把她趕出去?"

"隨你的便,我還沒睡醒,我要睡覺了."

"那好,我叫她上你的房間來."

瑾謙看著穿著睡衣離開的秦思,想著自己的事,連忙的穿起了衣服.

"喂,那是瑾謙的房間,記住,不要大聲話."

沒有理會秦思,聽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女生很快的上了樓.

秦思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反而沒了睡意,真是浪費了大好的睡覺時間.

"瑾謙,我今天准時吧?"

來者嬌羞的問著還在床上的瑾謙,不同的是,瑾謙換了身衣服.

"是挺准時的,你不覺得你來早了嗎?"

"有嗎?還不是為了早點看到你啊."

著,女生順勢就躺在了瑾謙的身邊.

"怎麼?這麼久等不及了,想要爬上我的床了?"

"瑾謙,你在什麼呢?"女生嬌羞的訓斥著.

"是嗎?那看看你有多想我?"

瑾謙壓在了女生身上,差一點就親到了女生的唇.

"咳咳."

秦思站在門口看著這怪異的兩個人.

聽到聲音的兩人,瑾謙倒是沒有什麼表示,女生嬌羞的想要離開.

"怎麼寶貝,怎麼了?"

"有人."

"沒事的,她不會干擾我們的.你來干什麼?"

"沒什麼,只是提醒你,這是家里,請你注意點."

原本鬼事神差的秦思來到這里,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形,為了不想汙染自己的眼睛,只好出聲阻止了.

等著秦思離開了房間,瑾謙也坐了起來,就象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瑾謙,你怎麼了?"

女生微怒的著,還想著往瑾謙的身邊靠著.

"怎麼?我怎麼覺得你有種不滿足啊?"

"討厭,哪有啊?"

"沒有就好,走吧,我們下去吃飯."

瑾謙沒再什麼,起身就像門外走去.床上的女生是指緊緊的抓著床單,這一切···

"哼,遲早有一天,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秦思,你就等著吧."

低低的聲音,著不久將來的事,而這些就像是自導自演的電影一樣.

"秦思,怎麼還不做早飯?"

"我好像沒有義務吧,遙兒還沒有醒,請你點聲."

坐在沙發上的秦思看著電視,用眼角的余光看著瑾謙,還有樓上正下來的人.

"真是····嘖嘖~"

"你嫉妒?"

未完的話,未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