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什麼都烏龍
"遙兒,今天下午你和姐姐一起去上課吧?"

"瑾謙哥哥,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嗯,下午,哥哥不想去上課了,有其他的事要做."

"哦,這樣啊,什麼事啊?"

"沒什麼事,去看點兒東西."

"這樣啊,好吧,下午我和姐姐一起去上課就行了."

"嗯,快吃吧,吃完了回去睡午覺."

"我知道了."

下午天空會一如既往的透著溫暖,沒有秋天的蕭瑟.

"姐,你在想什麼呢?"手拿著畫筆,奇怪的看著什麼也沒畫的秦思.

"沒有啦,你畫你的就好了,你也知道,我這畫功,我在想畫什麼好,畫簡單點的吧,讓別人看著不過去,畫難畫點的吧,我怕你們看不出來原圖,這不要好好的考慮一下嗎."

"是應該好好的考慮."

遙兒很是理解姐姐的苦心,不能怪姐姐,姐姐的確也是下過大功夫的,可是成績不怎麼樣,就像上次交隨堂作業:

"秦思同學,你畫的是什麼?"老是生氣地著.

"不好意思,這實物圖有點兒複雜,至于原圖還在那里,老師可以對比一下,就知道了."

"沒有天分就不要來上課,下次你可以里外化簡單點兒的圖,免得讓別人費腦筋看你畫的畫,四不像."

生氣啊,很生氣,教學那麼多年的老師,估計就沒見過這麼丟人的學生,真是教學生涯的一大敗筆.

"遙兒,你在想什麼呢?"

"沒啥了,就是姐姐這節課的做作業你要怎麼辦?"

"好了,你不用擔心,你就好好的畫吧,姐姐自有辦法."

遙兒沒有再理會神秘的姐姐,而是專注的畫起了自己的水彩畫.

秦思很是不留痕跡的已到了那兩個人的身邊.

"嗨,兩位,幫個忙?"

"你什麼?"

三個人聲的交流著,這兩個人不是別人,就是齊遠和皇甫逸,選修繪畫這個課,什麼也沒練到,只給了給某人提供方便.

"一句話,幫不幫?"

"幫,那次不是我們幫你的,真實的,徐邈逃課的好處就在這里."

"這還差不多,你可以上一邊玩兒去了."

秦思很是無的把沒有用處的皇甫逸給撇掉了,留下了做苦力的齊遠.

"這次你又想畫什麼,想個高級的."

"我知道了,這次不讓你畫豬了,就為了這個,上次還來回罵,都是因為你."

"那還不是你想的主意."

"別推卸責任,也有你的原因,就會耍賴."

"我知道了,這次你准確一點,咱應該來個錄音,以免受···"

"受什麼?你倒是啊?"

"沒什麼,點聲,會來逮的."

"我知道,笨蛋."

皇甫逸看著不知不覺聊得很熟悉的兩個人,因為這個課,還真是幫了不少忙.

"對了,麥穗怎麼不愛上這個倒黴的課啊?"

"她又不用設計圖什麼,當然不用."

"哦,這樣啊,我跟你啊,其實這節課我想畫個鴨子,這是真的."

"為什麼?又是這麼沒創意的東西."

"你管我,你看啊,咱老師多像個胖鴨子,而且把總是嘎嘎個沒完."

"嘿嘿,你這個比喻,有點逼真."

"那是當然了,告訴你啊,畫個像點的,連實物圖都為你找好了."

"這也行?"

"廢話,快點兒畫,回來我還要回去呢,等你啊."

還沒等齊遠再些什麼,秦思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跟遙兒起了話.

"遙兒,你想不想和齊遠他們交個朋友?"

"怎麼了姐,為什麼突然問起了這個問題?"

"沒有啊,姐姐和他們認識,他們都挺好的,而且遙兒也沒什麼朋友."

"哦,這樣啊,我知道了,晚上回來問問瑾謙哥哥."

"嗯,好好考慮一下,你繼續畫吧."

"姐姐,我想去下畫室,你現在這里等我啊."

"是不是缺什麼東西啊?其實不用回去的,借一下就行了."

"不用,那不是用借的."

"哦,那你快去快回."

對于這種行為,剛開始的時候,秦思還覺得奇怪,現在也想明白了,原來是那件事,來好事了.

沒辦法,如果人全都離開,老師會發脾氣,就只好在這里繼續上課了.

遙兒並不是去畫室,而是離開了這里,去了校舍,也沒有看到後面跟上來的人.

"娟娟,你現在她干什麼去了?"

"我怎麼知道,這里是住宿樓,也沒有人住,我們可以在這里動手."

"可是,娟娟,我們?"

"怕什麼,反正也沒有人知道,誰能證明是我們干的."

"可是,我還是有點兒怕."

"怕什麼?要是怕,你信不信我讓父親弄垮你們."

這些威脅,就是她對付那些不聽話的人,就算家境好的人,還是會有怕的人,而這位膽的人就生活在這樣的況下.

膽的女生不在什麼,跟著前面的兩個人一起走著.

剛進樓的遙兒就看到了後面鬼鬼祟祟的人,不能是自己敏感,而是這里出現人的聲音,幾率很,聲音很大.

"喂,你,給我們站住!"

聽到這樣的話,遙兒很是好奇的停了下來,轉身看著來人.

"你們是在叫我?"

"廢話,不是叫你,難道叫鬼啊?這里就你一個人."

"可是,我並不認識你們啊?叫我有什麼事嗎?"

"廢話,肯定是有事,我警告你,以後離我的瑾謙王子遠點,要不然,你就心吧,今天只是想給你點兒教訓而已."

"教訓?什麼教訓?"

對于這樣的一群人,遙兒很是不解,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你們兩個,給我按住她,讓她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好好的記住我們的話."

著那兩個人就准備去拉遙兒.

"你們干什麼?不要碰我,告訴你們,我可不會客氣的."

"閉嘴,你們兩個還不快點."

那個指揮者聽著這樣的話,生氣的命令著那兩個人,而遙兒卻覺得很是無聊,自己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大踏步的離開了.

"你給我站住,告訴你,我可是跆拳道高手,不要讓我打你."

"你沒什麼事吧,我又不認識你,瑾謙哥哥跟你又有什麼關系,真是莫名其妙."

看著遙兒離開的身影,那個人很是生氣.

"娟娟,我們要不要繼續追上去?"

"你想追你自己去,你不知道這棟樓的樓上是不能進去的嗎?"

"為什麼?"

"你問我,我問誰去啊,進去的人會被罰的."

"那我們怎麼辦?"

"我哪知道."

"其實,我知道,聽這棟樓里面有鬼,還死過人."

一個的聲音著,聽著這樣的聲音,三個人個是害怕著,大叫一聲"啊~~",就跑開了,至于這個弱弱的女生是誰,就沒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