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跟蹤與被跟蹤
的確,事實總是在預料之外的.

上完課的秦思他們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遙兒的畫室.

"遙兒,你去畫室要拿什麼東西嗎?"

"不是,我是想去看看那里的畫具顏料什麼的."

"顏料?你不是不喜歡畫油彩畫嗎?"

"是啊,不過,我現在又想嘗試一下了,不過那里的顏料不全,所以我才想去看看的."

"這樣啊,我知道了,我們走吧."

三個人沒有看到後面一直躲閃的身影,在這個時間,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人會在樓里面晃蕩了,也不會有人注意.

"娟娟姐,我們這樣做,不好吧?"

"閉嘴,成事不足,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逮到她獨自一人的時候,才能好好的教訓她."

"哦,我知道了."

就算是有什麼意見,後面的兩個人只有跟隨的份了,誰讓自己的家境稍微比她差呢,為了自己和家人,只能這樣.

後面的三個人看到了前面的三個人來到了畫室也就不再跟蹤了,目標地點已經確定了,而且現在也不是什麼好的時間.

"走吧,今天就到這里,我們回去吧."

"娟娟姐,我們為什麼不跟蹤了?"

"你到底有沒有腦子?現在我們還跟追蹤個屁啊,你不知道這里的教室都是以劃分的方式,對外開放的嗎?"

"我知道,但這是為了什麼?"

"你覺得呢,豬腦子一樣,我們這樣的人是分不到的,很明顯."

"為什麼?"

"閉嘴."

那個不善于話,也不善于勸解的女生,再一次的被無的喊到了.

這棟樓里的教室,都是按照各個財團的實力劃分的,沒有單獨教室的人,都是家里並不是很頂尖的人.

秦思他們來到了畫室,實在的,這里也有很長時間沒有來過了,實在的,這里已經積累了一層的灰塵.

"遙兒,你先去看看卻那些顏料吧,剩下的我們下次再來打掃."

"嗯,我知道了,還有我們的校舍,我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去過了."

"這點你不用擔心,那里我用蒙塵布已經遮蓋好了."

"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呢?"

"你當然不知道了,好了,你和瑾謙去看看吧,你們兩個都懂,我不知道."

"嗯,我知道了,那姐姐,你去外面吧,這里有點不乾淨."

"我知道了,你們兩個也快一點."

"我們知道了."

在某一方面,瑾謙還是有可取的方面,就是沉默寡,在秦思和遙兒話的時候,從來不會主動加入,就像秦思一樣.

"瑾謙哥哥,你怎麼不話?"

"沒什麼,遙兒,這有什麼奇怪的嗎?"

"奇怪倒是沒有,總覺得你和姐姐有什麼障礙似的."

"障礙?能有什麼障礙,哥哥那是禮貌,知道不?"

"禮貌?我怎麼不知道?"

遙兒停下手中擺弄的幾種顏料,懷疑的看著瑾謙,這話好想聽這不是那麼的順.

"怎麼了,又什麼奇怪的嗎?"

著,瑾謙就蹲在了遙兒的旁邊,看著遙兒.

"沒有啦,我在想我要不要買全套的顏料過啦."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你這里的顏料全都是深色的,黑色的特別多,不過,黑色?你想畫什麼?"

"我也不知道,當時不知道怎麼的就買了這麼多,沒准以後就用上了呢?"

"這倒也是,那就不要再買黑色的了,這里的太多了."

"嗯,我知道了,我們快點清點吧,姐姐還站在門口等我們呢."

"沒事的,她不會著急的,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重新買的嗎?"

"應該沒有了吧,就先去買顏料吧."

"嗯,既然這樣,我們走吧."

"嗯,姐姐,我們走吧."

著,兩個人就准備起身,向門外走去,也許就是有一點兒急吧,遙兒有一點眩暈.

"遙兒,你沒事吧?"

看到用手扶額的遙兒,瑾謙焦急的問著,同樣,聽到這樣的,秦思也很是著急.

"遙兒,你沒事吧?"

看到這樣著急的兩個人,遙兒覺得他們有點題大作.

"我沒事的,看你們兩個著急的樣子."

"那你怎麼會這樣?"

"瑾謙哥哥真的沒事的,這只不過是剛才蹲的時間太長了而已,有一點氣血不足,沒什麼大事的."

"是嗎?"瑾謙懷疑的問著.

"是啊,不信你問姐姐,就是低血壓的問題."

"這樣啊,呢就回家多吃點好東西,就不會血壓低了."

"我知道了,我們回去吧."

知道是沒事的兩個人也不在焦急了而是跟著回家了,當然也免不了又是一頓大餐招呼著遙兒.

"喏,多吃點兒肉!"

瑾謙也不管遙兒吃得下,吃不下一味的往遙兒的碗里夾著排骨.

"瑾謙哥哥,真的已經夠了,我的碗里已經放不下了."

"放不下也要吃,你現在這個樣子很讓人擔心,你知道嗎?"

"真的沒有事,不信,你問問姐姐."

"我不用問,看就看出來了,怪不得你這麼瘦,就應該多補補."

"姐姐,你看?"

遙兒看著不能動瑾謙哥哥,就改向秦思求救.

"瑾謙,你不要往遙兒的碗里夾了,肉吃多了身體也吸收不了那麼多,實用那麼多的蛋白質也會增加腎的負擔的."

"我不覺得,多吃對遙兒有好處,你不會舍不得吧?"

因為秦思的話,瑾謙不樂意的著.

"你怎樣想不會阻止,我希望你不要拿遙兒的身體開玩笑,而且,我不喜歡你亂讓遙兒吃東西."

"我不是亂讓!"瑾謙大聲的反駁著.

"無所謂."三個字不知道是指代著什麼.

"瑾謙哥哥,姐姐,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你們就不要吵架了."

看到這樣的形,遙兒出聲勸慰著,就像這戰火永遠都只是因為自己才會爆發一樣.

"遙兒,這不是因為你,你乖乖吃飯."

對于遙兒的勸慰,瑾謙並沒有什麼表態,只不過是不在話,吃著自己喜歡的菜,像剛才什麼事也沒有一樣.

"遙兒,一會兒吃完飯,不要立刻躺在床上,知道嗎?"

"我知道了,姐姐."

"慢點吃,我吃完了,你吃完了,就讓陳姨來收拾這里,我先回屋里了."

"嗯,我知道了,我會的."

"嗯."

秦思沒有再些什麼,也沒有理會那個人,完這些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打開了電腦.

現在她有更重要的事,就是調查網上利亞公司的事,新聞一類的東西.

客廳里的兩人,也不在沉悶的吃東西,反而是歡快的聊著,時不時的給對方夾不喜歡的菜,這一幕,很是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