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等待的粉絲
"奇怪,今天怎麼這麼多人啊?"

"姐姐,我也是這樣覺得的,而且,這里是我們停車的地方啊?怎麼會?"

僅是剛才是秦思的自自語,但敏感的遙兒還是聽到了,也有著同樣的疑問.

"遙兒,不管怎樣,這些都不是我們要管的事,我們下去吧."

"好,瑾謙哥哥,我們走吧."

剛到學校,准備停車的人就看到了剛才的景象,很多的女學生拿著不同的禮物,站在了自己的這個車位上.

"嗯,我們走吧,這里怎麼這麼怪啊?"

"我也這樣認為的,走吧,姐姐要我們不要理會."

隨著車子的停靠,車上的三個人就准備下車去教室,不想理會外面的人,只是,現實和理想總是有差距的.

秦思和遙兒已經下車了,並沒有什麼異常,就在瑾謙下車的時候,場面就變得不一樣了.

"瑾謙王子生日快樂!"齊齊的女生一起的祝福,井下住了在場的另外三人.

即使是這樣,瑾謙還是很快的恢複了常態,走到了遙兒的身邊.

也有膽大的女生,勇敢的走向了瑾謙,大聲的著:

"瑾謙同學,我喜歡你很久了,你能做我的男朋友嗎?"

尚不明白狀況的秦思總算是明白了,原來興師動眾的是為了這些.

"對不起,我有女朋友了,而且還有未婚妻.遙兒,我們走吧."

"可是···"

還沒等到遙兒再些什麼,瑾謙就將遙兒拉出了這些范圍圈,後面的秦思也跟著離開了這里.

"娟娟,怎麼辦?"

"閉上你的嘴,我就知道,一定是那賤人,天天黏在瑾謙哥哥的身邊,所以他才不同意的,不過我不會放棄的."

"那咱們怎麼辦?瑾謙哥哥已經有未婚妻了."

"那又怎麼樣?就算是已經結婚的,我一樣會搶回來,你就等著看吧."

"娟娟,這樣不好吧?"

"少廢話,如果你不想讓你加走向衰亡,一切都要聽我的!"

"我知道了."

對于這樣的人,旁邊的人再怎麼勸還是徒勞,而且還會使自己家的視野走向滅亡,試問誰會為了不相關的人這樣做呢?

離開的三個人,沒有在意這樣的事這種事經常會出現,頻繁了就不會有太多的在意,就象是這樣,草草的收場.

"遙兒,在想什麼事呢?"

"沒有,姐姐,你剛才有沒有聽到她們再喊什麼嗎?"

"有啊,但是有什麼問題嗎?"

"我只是在想,今天真的是瑾謙哥哥的生日嗎?"

"我不知道,你去問他吧."

"哦."

得到這個答案,遙兒的內心的有些失落的,自己曾經以為姐姐會知道的,原來她也是一點兒都不在意的.

"瑾謙哥哥,你在干什麼?"遙兒指著瑾謙的筆問著.

"就像你看到的,准備練練毛筆字啊."

"那為什麼不去買毛筆練?而是用這些簽字筆啊?"

"方便啊,我怕墨汁會沾染到自己的身上,你看看我現在穿的可是高級白襯衫."

"哦,這樣啊.那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啊?還搞得這麼神秘?"

"就是,瑾謙哥哥今天真的是你的生日嗎?你的生日具體是什麼時間啊?"

"生日?我的生日?"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有什麼問題,而是哥哥有很長時間沒有過過生日了?"

"啊~這樣啊,我和姐姐可以陪你一起過,真的,是不是姐姐?"

聽到是這樣,遙兒馬上拉著秦思一起像瑾謙保證.

秦思看到遙兒這麼積極的樣子,也很快的同意著回到:"嗯,我和遙兒會的."

瑾謙看著眼前的兩個人,雖然現在是上課時間,但這並不影響講台上老師對學子的諄諄教誨.

"我相信你們,其實我的生日並不是今天,我也很是奇怪,為什麼剛才那學女生會祝我生日快樂?"

"啊?不會吧,為什麼會這樣啊?"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不要在意了,況且有何我們沒有關系,是不是?"

"我知道了瑾謙哥哥,那瑾謙哥哥你什麼時候生日啊?"

"我啊,正好是來年的四月初四."

"還有那麼長時間呢,到時候我們要好好的慶祝."

"嗯,遙兒呢,我都不知道你的生日呢,哥哥都忘記問了."

"也是,我們都沒在意過,我們十一月十一,那是我們的生日."

"我們都一樣,都是每月的重字生日."

"是啊,這是真的,姐姐,你這巧不巧?"

"是很巧呢不時有人過嗎?無巧不成書."

"哦,也是."

"好了,遙兒不要想其他的事了,每次上課都不會努力的聽課."

"我知道了,姐姐,我馬上就聽課."

遙兒著是要努力的聽課,可是現在也是學著瑾謙的樣子,用我毛筆的方式,用簽字筆練著毛筆字.

秦思看著遙兒認真的樣子,實在是不想再些什麼了,也就這樣了.

那一邊,秦思看著遙兒,阿顏看著秦思,雖然只是余光,但這也不是不能明一些事.

認真的齊遠奇怪的看著眼前的紙條:什麼啊?

這張紙條是麥穗撕掉課本的一個角頁,當然也是麥穗為了節約,不想浪費一張紙巾,不得已寫的.

"看阿顏."

紙條上的字,很奇怪,當然,齊遠沒有看阿顏,而是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麥穗,當然這也包括了偷看字條的徐邈.

"你很奇怪,干什麼啊?"齊遠用眼神和麥穗交流著.

"要你看就看,那麼多廢話干嘛."

"有什麼奇怪的嗎?很正常啊."

"不是,你再看."

徐邈看著麥穗變化的眼神,這種無聲的交流,徹底將他排除在外,而這也造成了很好的效果,就像這樣:

"喂,你們兩個不要再用眼神交流了,行不?"

這一句,用了很大的聲音,音量足以能夠讓滔滔不絕的老師停了下來.

教室一片安靜,都在看著後面剛才話的人.

"後面的人,有什麼事嗎?"

"報告老師,他想去衛生間."

急中生智,徐邈這一指,所有人的目光瞬間轉換到了麥穗的身上.

"你什麼?"

麥穗很是生氣,不過在這種況下,愛歲還是知道要收斂的,不然後果真的會可想而知,丟死人了.

"這樣啊,那這位同學,去吧,下次不要打擾其他同學,不用請假了."

"是,老師."

麥穗任命的去了外面,但這不代表麥穗會原諒那始作俑者.

"邈,你死定了,祝你好運."

"哼,誰讓你們這樣的."

阿顏和皇甫逸奇怪的看著兩人,都很是不明白.

也許今天什麼事都會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