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意想中的認識
即使在剛才魏遙打了那麼長的時間,這時候的那幾個人還是有精力的.

"你不用那麼擔心,他可以的."

"真的嗎?可是他們那麼人多人呢."

"沒事的,相信我,我也是可以幫你們的."

"你也會打架嗎?"

"對啊,我的,你看,他不是打完了嗎?"

看到瑾謙完好的回來,遙兒很是高興,開心的笑著,這個笑,天真又活潑.

"怎麼樣,哥哥很帥氣吧?"

"是啊,瑾謙哥哥是最棒的,要不要慶祝一下啊?"

"當然,不過我們要趕緊回去了,心你姐姐."

"對哦對哦,我們要趕緊回去."

"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瑾謙看著皇甫逸問著.

"我就不去我,這麼晚了,我也該回去了."

"那就這樣吧,遙兒,我們回去吧."

"嗯,知道了,那就再見了,明天見."

"嗯,你們先走吧."

僅僅是幾個動作,瑾謙就已經將皇甫逸劃成了重點關注對象,不僅僅是因為他要幫助遙兒打架,更是因為遙兒對她的態度和眼中的欣賞.

"遙兒,今晚的事不要和姐姐,知道嗎?"

"為什麼?姐姐不會我們的."

"沒什麼,那姐姐也會擔心的不是嗎?"

"好吧,那就這樣吧,我不會的,那姐姐問我要怎麼回答啊?"

"你就我們和皇甫逸一起玩來著."

"皇甫逸?為什麼這樣啊?姐姐要是不相信呢?"

"不相信也是這樣啊,我們剛才不是和他在一起的嗎?"

"也是啊,那就這樣吧,瑾謙哥哥怎麼會認識皇甫逸的?"

"就剛才認識的,那遙兒什麼時候認識的?"

"我?和你以前了吧?"

"很久以前?比認識瑾謙哥哥還要久嗎?"

"也差不多,哎呀,瑾謙哥哥你問這麼多干嘛啊?"

"當然是猜中了我們遙兒的心思嘍,你是不是?"

"什麼啊?瑾謙哥哥就會亂."

遙兒有種被窺破心思的的感覺,臉上有著可疑的暈,還好現在光線暗,不會讓人發現.

路邊昏暗的燈光現在並不是很晚,剛九點多鍾,但對于下午三點才吃飯的人,晚餐的時間已經到了.

"瑾謙哥哥,你姐姐會不會在家等我們吃飯啊?"

"會的,我相信你姐姐不會等我,而是等你一起吃飯."

"什麼嘛,姐姐也是會等哥哥的,放心吧,姐姐不會那麼狠心的."

"是嗎?我一直都不是這麼覺得的,但瑾謙哥哥相信遙兒."

"我就知道,哥哥會相信遙兒的."

並沒有用多長的時間,兩個人就到家了,另一個,皇甫逸也差不都是到家了.

"姐姐,我們回來了."

"嗯,回來就吃飯吧,先去洗手."

"好的,我知道了."

剛進門的兩個人,一進客廳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秦思.

"遙兒,剛才去什麼地方玩兒了?"

"沒去哪,我們遇見皇甫逸了,和他在一起玩來著."

"這樣啊,下次多交些朋友,但是要和瑾謙哥哥一聲,以免被別人騙,知道嗎?"

"我知道了,姐姐,你放心吧."

"嗯,快吃吧."

從吃飯開始,秦思就沒有和瑾謙話,囑咐了幾句,就離開了餐桌.

"逸,你去哪了?"

剛進屋的皇甫逸就聽見了有人話的聲音.

"你不帶這麼嚇人的好不好?怎麼不開燈?"

因為是在自己家,而房間里什麼也沒有,等都沒有開,皇甫逸一直以為家里沒有什麼人,近來聽到這樣的聲音,也很是嚇了一跳.

"哪有啊,我這不也是剛到你這嗎?"

"剛到我這兒?你還自己進來了."

"對啊,你不會讓我一直呆在外面吧?"

"我也想.你怎麼上我這來了,你不會是逃出來的吧?"

"唉呀,你還真是聰明,我真的是逃出來的,告訴你一個,你很高興,我很傷心的事,想不想聽?"

"你能有什麼事?是不是又被安排去相親?"

"你還真是會猜,一猜就對,就是因為這樣,我才逃到你這里來的."

"我這又不是避風港,你也呆不了幾天的."

"我知道,能躲一時躲一時,你也知道,上次那個女生實在是···"

"我知道,這次又是什麼樣子的女生?"

"還是一樣,很漂亮的照片.你我媽從哪里找來的這麼多備份照片啊?"

"我怎麼知道,誰讓你不是個女生的?"

"我倒想個是個女生,這全都怪我老爹."

"是啊,對了,我還沒吃飯呢,你吃了嗎?"

"你看我想吃了的嗎?今晚你做飯,明早我給你做."

"不要耍賴啊,要敢不做,明天你就會被捉回去的,信不信?"

"信,我哪里敢不信啊?你又不是沒干過這樣的事."

"知道就好."

徐邈因為上次沒有給皇甫逸做早飯,足足被罰了好幾次,連著三天都有相親,而且一次比一次極品.

"怎麼了,想什麼呢?"

"我那敢想什麼啊,好了好了,快去做飯去吧,剛才你干什麼去著?"

"沒干什麼,去酒吧坐了一會兒就回來了."

"去酒吧著?你怎麼都沒叫我們一起啊?"

"沒什麼,突然想去的,下次一定會叫你們的."

"嗯,我等著啊."

這個等既包括等著吃晚餐,也包括下次去酒吧.

"瑾謙哥哥,姐姐真的沒再什麼?"

"是啊,快吃吧,你姐姐今天反常,吃完了,回去趕緊洗個澡,知道嗎?"

"我知道了,從那里出來,滿身難聞的味道."

"是啊,我還不是為了增加你的膽量嗎?"

"就知道瑾謙哥哥最好了,下次還去嗎?"

"下次?你還想有下次呢,明天早上我們一起去跑步,知道嗎?"

"我不想去,可不可以不要去?"

"不可以,就你這點體力,什麼也做不了,還怎麼干其他的事啊?"

"我沒事的,不是還有你們呢嗎?我先回屋了啊,明天我也不起來."

嬉笑著准備逃離的身影,在聽到姐姐的聲音就停了下來.

"明天早上你早起去跑步."

"姐姐,你去嗎?"

"我不去,你和你瑾謙哥哥一起去,這都是為你好."

"哦,我知道了."

就算是在怎麼不喜歡,聽到姐姐命令的聲音還是甘願的屈服著.

"吃完了就回房吧,過半個時在洗澡."

"我知道了姐姐."

秦思下樓,遙兒上樓,准備著不一樣的事.

餐桌旁,秦思問著:"吃完了嗎?"

"嗯,有什麼事嗎?"

"沒有,吃完了,你也回房吧,這里我來收拾."

"我知道了."

"剛吃完飯不宜洗澡."

秦思只了這一句,就端著盤子去了廚房,留下瑾謙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