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質問與膽怯
"回來了,姐姐回來了."聽到外面的車聲,遙兒高興的大喊著.

"回來了,就回來了,遙兒快坐著吧,都站了那麼長時間了."

"嗯,我知道了."

話雖是這樣的,遙兒還是站在那里,等著秦思進屋.

"姐姐,你回來了."

"嗯,遙兒你怎麼站在這里啊?"

"等你啊,你一直都不回來."

"下次不要了,現在已經是秋天了,這里的天氣不和咱們那里一樣."

"我知道了,我穿的很多的."

"嗯,遙兒最乖了,姐姐先回房間了."

"嗯,我知道了."

秦思沒有看瑾謙,而是准備直接回到房間,而瑾謙卻不是那樣想的.

"你知不知道,我們等了你很長時間了."

"等我?有什麼事嗎?"秦思奇怪的問著.

"原本是有事的,不過現在沒什麼事了."

"哦,下次有事的話,可以打我電話,也可以不用等我的."

"希望你記住,下次我可不會等你了."

"我知道了,我先回房間了."

遙兒看著秦思疲憊的神,很是擔心,不知道姐姐有什麼事,可是又不敢開口問.

"瑾謙哥哥,你覺得姐姐是不是很奇怪?"

"沒事的,你姐姐會處理好的,她不就代表沒事的."

"嗯,我知道了,我們現在還出去玩嗎?"

"去啊,我們自己去吧,你姐姐現在不適合."

聽到還去玩,遙兒很快的忘掉了自己姐姐的憂愁,一心全在玩的上面.

"走吧,我們現在就去."

"好啊,瑾謙哥哥的是什麼地方啊?"

"好地方,保證是遙兒沒去過的地方."

"好啊,好啊,我們現在就去吧."

瑾謙拿著車的備份鑰匙,開著剛剛熄火的布加迪離開了這里.

"哇,瑾謙哥哥經常來這地方嗎?"

"不是啊,偶爾來過幾次."

"可是為什麼瑾謙哥哥對這里這麼熟悉啊?"

"放心吧,哥哥又不會害你,是不是?"

"那倒是,我要不要也嘗嘗那些?"

這里就是離學校最近,也是最繁華的夜生活地點,離家里也是最近的酒吧,在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學生,也有商業人士.

"遙兒,要一直的跟著哥哥,知道嗎?如果有人欺負你,你就打他,知道嗎?"

"這樣不好吧?"

"怎麼會,哥哥帶你來這里,就是給你鍛煉膽量的,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這樣啊,以前姐姐從來不帶我來這里."

"我就知道,這里也是不乾淨的地方."

"是哦."

遙兒環顧著這里,青年男女互相搭訕,還有些令人惡心的畫面.

"瑾謙哥哥,你的練膽量,不會是想讓我在這里打架吧?"

"怎麼會,沒有人招惹你,就不會打架的."

"哦,那我們喝點什麼吧,這些酒五顏六色的,應該很好喝?"

"喝了你就知道了,不過只許喝一點兒,知道嗎?"

"我知道了,就要那種色的就行."

"不會吧,那是葡萄酒."

"怎麼會?這里可不會賣葡萄酒的."

"會的,相信哥哥,在這種地方只要客戶有需求,他們都會滿足的."

"哦,那就葡萄酒吧,哥哥要喝什麼嗎?"

"哥哥看著就行了,一會再點."

"哦."

聽到瑾謙哥哥這樣,遙兒就沒有再什麼,品著嘴里的酒.

瑾謙看著遠處的各色人影,看著著無聊的夜生活.

"姐,要不要喝一杯?"

"你是在問我?"遙兒看著眼前的男生問著.

"是啊,難道姐不能賞個光?"

"可以啊,可是我不認識你,為什麼要喝啊?"

"就當交個朋友啊."

"那倒也是,我先喝了."遙兒喝著自己的葡萄酒,對著眼前的男生著.

"姐,你看這杯是我剛才為你點的雞尾酒,賞個光?"

"哦."

瑾謙雖然沒有看這個男生,眼睛一直看著遠處,但並不代表不會留意遙兒的況.

"遙兒,不要喝."

剛要喝掉這杯雞尾酒的遙兒聽到這樣的話,就放下了杯子.

而眼看著就要成功的男生,不悅的看著瑾謙.

"喂,你是誰啊?"

"如果你不想被打,就趕緊離開這里."

"你以為你是誰啊,這里可是老子的地盤,該走的是你."

"你想死."

"妹妹,跟哥哥去別的地方,好不好?"

"不好,這是我的哥哥,你怎麼能這樣我的瑾謙哥哥啊?"

"我只是想帶你去別的地方,不會傷害你哥哥的."

"我不要,不要拉我."

因為被男生拉,遙兒很是生氣,就在此時,瑾謙一手甩開了那個男生.

"臭子,你等著."

完,那個男生就離開了這里,但接下來的事也正如瑾謙想的一樣.

"遙兒,一會兒記得一起上啊."

"什麼啊?哥哥不是想打架吧?"

"你看,馬上就來了,這些人給的東西永遠也不要喝,知道嗎?"

"我知道了."

風就是雨,離開的男生帶著三四個人又回到了這里.

"遙兒,記得剛才瑾謙哥哥的話了嗎?一會兒他們要是打過來,你就打他們,哥哥會在旁邊守著你的."

"為什麼,哥哥不幫我嗎?"

"怎麼不會幫呢?這不是讓你鍛煉膽量呢嗎?快上."

沒有給他們繼續下去的機會,這些人眼看著就要向他們打了過來.

陷入群戰的遙兒開始也只是在躲閃,沒有想到瑾謙哥哥真的在一邊看著自己,一點兒也不上來幫忙.

"瑾謙哥哥,怎麼辦?"

"打啊,不要留余地,哥哥一直都在呢."

"哦,可是···"

已經沒有可是的時間了,眼看著那一拳就像自己的臉飛了過來,邊上被摔倒的椅子,和高腳杯,原本嘈雜的酒吧,現在更記得嘈雜了起來.

"遙兒看著後面."

"我知道了,瑾謙哥哥不行了,我累了."

"一會兒哥哥就幫你,你在堅持一下,不要被別人達到,秦思可是還不知道呢."

遙兒一想到姐姐知道的後果,就馬上不再拖延了,萬一被姐姐知道,倒黴的可是瑾謙哥哥,自己也是幫凶.

"喂,你干什麼去?"

瑾謙拉著想要參戰的身影,看著眼前的人.

"你就這樣讓她一個女孩子打架?"

"這你不用管."

瑾謙就這樣一瞥,正好看到了將要偷襲成功的那個人,也沒有管那麼多,撇掉剛才要參戰的人,解救了遙兒.

"瑾謙哥哥,你還真是及時啊."

"先歇會,出去等我,我先解決掉他們."

"哦,我知道了."

離開了打架中心,遙兒就看到了在一旁的皇甫逸.

"沒事吧?"皇甫逸溫柔的問著.

"沒事.你怎麼會在這里?"

遙兒沒有等回答,而是看著瑾謙的身影,擔心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