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無助遇柳岩表白
這個世界,不被允許的事太多,也有太多的無可奈何.

吃完飯,將餐桌上的東西,收拾乾淨之後,秦思就離開了公寓,沒有告訴那兩個人去自己去哪里,只是慢慢的走著.

超市里,秦思百無聊賴的看著眼前的零食,沒有去拿,只是看看.

"秦思?你怎麼會在這里?"

"嗯?"

聽到喊聲,秦思回過頭看著來人.

"柳岩哥哥,沒什麼,只是想過來買點東西."

"買這些零食嗎?為什麼沒有推購物車啊?"

"這不是先看看嘛,推車多不方便啊!"

"這樣啊,可是你怎麼回來這里購物啊?離家那麼遠?"

"想你了唄,准備想去看看你的."

"真的啊?哥哥可是很驚訝的."

"是嗎,我剛回來."

"嗯,我知道,上課的時候,我去過你們班,可惜你都不在."

"柳岩哥哥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重要的事,對了,上午我給你打過電話,不夠你都給掛掉了."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啊?"

"也許是你沒看到吧,看看要買什麼,一會兒去我家坐坐,怎麼樣?"

"好啊,本來我就是這樣想的."

"嗯,我知道了,看中什麼,就把它放在我的購物車里吧."

"嗯,我知道了."

秦思在前面走著,並沒有拿架子上面的油炸膨化食品,而是走向了水果區.

"思思,你不是很喜歡吃零食的嗎?怎麼不拿點兒?"

"以前是很喜歡的,不過,從那以後就沒再吃過了."

"這樣啊,這幾年的變化很大."

"是嗎,我倒是不覺得有什麼變化,總覺得這是順理成章的事."

"對啊,這就是傳中的女大十八變."

"怎麼樣?我是不是變好看了?"

"是啊,是變成大美女了."

柳岩看著散著長發,專心挑著蘋果的秦思,時間過得很快,他們都已經成年了,他們已經變成大人了.

"怎麼了,柳岩哥哥怎麼不話了?"

"沒什麼,你不覺得這些東西都太過美好了嗎?"

"為什麼?我不明白,怎麼到這個上面了?"

"不過是想到罷了,對了這次你回那邊回了很長的時間."

"是啊,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去,而且,我也沒有明白老爺子的意思."

"是嗎?你外公是一個很難懂的人."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好了,不這個了,你還有什麼要買的東西嗎?"

"沒有了,我們回去吧.你是自己開車過來的嗎?"

"是啊,我其實是想散散心,沒想到會遇見你."

"我就知道,你怎麼會沒事來看我呢."

"哪啊,我可是很喜歡柳岩哥哥的,柳岩哥哥難道不知道嗎?"

"哥哥一直都知道,怎麼會不知道呢."

兩個人將購物車推到了收銀台,結了帳.

"思思,走吧,去我家."

"好,你現在前面帶路,我就跟在你後面."

"嗯,走吧."

柳岩開著車走在前面,秦思跟在了後面,秦思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什麼會跟著柳岩去他家,自己來這里的目的,也只是單純的想要散心而已.

"走吧,把剩下的東西拿進來吧."

"哦,我知道了."

秦思拿著最的那個袋子跟著柳岩進了房子.

"柳岩哥哥,很喜歡逛超市嗎?"

"不是啊,我又不是女生,怎麼會喜歡逛超市啊?"

"那也是,可是你怎麼買這麼多的東西啊?"

"吃啊,我這叫節約時間,儲存食物."

"你不如直接你很懶呢,還的這麼委婉."

"把東西放在這吧,要不要喝點什麼東西?"

"不用了,我想看看我的房間."

"嗯,你去吧."

秦思將東西放在了客廳,就上樓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這里也有很長時間沒有來了.

秦思依舊躺在了床上,望著屋頂,天花板上色彩,依舊那麼的清亮.

"柳岩哥哥."

應到房門開啟的聲音,秦思就知道柳岩哥哥來了.

"思思,我想跟你件事."

"嗯,吧,我聽著呢."

秦思沒有從床上坐起來,依舊躺在那里,望著房頂.

柳岩坐在了秦思的旁邊,側著身子,彎下身子,低頭看著秦思.

"柳岩哥哥,什麼事啊?"秦思不好意思地著.

柳岩沒有回答秦思的問題,而是以行動告訴了秦思.

蜻蜓點水一樣的輕吻,而這個吻,在秦思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思思,你知道嗎?從以前我就開始喜歡你了,一直都沒有變過,從我們認識的時候."

秦思聽著這樣的話,不在躺在床上,坐了起來,逃離了那個禁錮的范圍.

"柳岩哥哥,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但是我可以等,我相信你."

"不是,柳岩哥哥,我不愛你,我一直把你當作哥哥的,我也不想傷害你,對不起."

"沒事的,我只是希望你快樂,我一直都知道的."

"柳岩哥哥,你知道的,我一直把你當作最好的朋友."

"思思,為什麼你就不能為自己考慮一下呢?"

"不可能的."

秦思嘴邊浮上嘲笑的笑容自己已經誒有選擇的余地了,外公這次一定會安排好一切的.

"為什麼你一定要這樣做呢?"

"柳岩哥哥,我不想傷害你,我希望你有個好的女孩可以愛你,而不是我."

"我知道,但是這是我的心意我想讓你明白."

"謝謝你,柳岩哥哥,我會記得的."

"其實你不需要在意的,我希望你會快樂."

"嗯,柳岩哥哥,我希望你幸福,找一個愛你的女孩,一起生活."

"我會的,再過不久我就回去了,回去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嗯,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家了,不用送了."

"嗯,回去吧."

對于秦思的這種逃避的行為,柳岩何嘗是不知道的,看著那急切離開的身影,柳岩也是無可奈何的,他希望她幸福,可是那個人卻不是他.

秦思逃也似的離開了這里,啟動著車子.心里默默的道歉著:

"對不起,柳岩哥哥,就算有那張一紙契約,我們依舊是不可能的,我不想傷害你,比想讓你繼續難過下去,對不起."

晶瑩的淚珠滑過秦思的臉頰,模糊了雙眼,停在道邊的車,平複著翻滾的心.

"瑾謙哥哥,你姐姐做什麼去了?"

"不知道,她也沒和我們,怎麼了?"

"沒有,就是覺得奇怪,姐姐不會有什麼事吧?"

"不會,她會有什麼事,你就不要亂猜了."

"哦,我知道了,可是現在已經很晚了."

"哪里有晚啊,這不天剛剛那個黑下來嗎?"

"哦."

遙兒看著外面,沒有在話,而瑾謙聽到遙兒的話,內心也有過不被察覺的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