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遙兒真的在乎嗎
瑾謙離開之後,秦思並沒有在意他的話,躺在床上,漸漸的進入了夢鄉,沒有再理會別的事.

因為不用陳姨做午飯,所以睡熟的三個人,都沒有起來做午飯,也沒有人醒來,至少秦思是這樣認為的.

一陣電話鈴聲響了起來,震醒了還在睡夢中的秦思.

"思思."

"嗯,是柳岩啊,有什麼事嗎?"

"有一點兒事,你現在在睡覺嗎?"

"是啊,怎麼了?"

"沒什麼,今天早上的事,你還在生氣嗎?"

"沒啦,而且也不是柳岩哥哥的錯,我現在沒事了,怎麼了?"

"沒什麼,我坐在前面,不知道你回來了,現在沒什麼事了."

"這樣啊,我知道了."

"那你先睡吧,下次再吧."

"這樣啊."

還沒等秦思再些什麼,那邊的電話都已經掛斷了,聽到這樣的話,秦思感到很是莫名其妙,柳岩哥哥的話,大部分秦思都沒聽懂,有點語無倫次.

被驚醒的秦思也沒法再繼續睡下去了,現在已經到下午三點了,肚子還真是有點兒餓了.

"遙兒,遙兒,醒了沒有?"秦思站在遙兒的房門外問道.

"嗯,已經醒來了."

"那我就進來了."

推開門,秦思拿著上午那張和瑾謙簽訂的合同走了進來.

"姐姐,有什麼事嗎?"

"你這孩子,沒什麼事,姐姐就不能找你來了?"

"怎麼會呢,我這不是條件反射嗎?"

"還有這樣反射呢?還真是奇怪."

"嘿嘿,沒什麼了,姐姐你手里的是什麼東西?"

"喏,這是我跟你瑾謙哥哥的合約."

"合約,什麼合約?"

"你一會兒看看就知道了,我現在去做飯,你餓不餓?"

"有一點餓,不過為什麼這麼快,就定這種合約?"

"沒什麼,只是雙方自由,我屋里有打印機,順便就打印出來,就簽了."

"那姐姐,你有仔細閱讀過嗎?"

"沒有,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姐姐,你還是習慣看打印出來的字嗎?"

"嗯,把字打印出來看,看的真實,也看得仔細."

"哦,習慣成自然,那我看看吧."

"好,我先去做飯了,你先等會啊."

"哦,我知道了."

秦思離開之後,遙兒便仔細的看起了這份合約,但這些事,並不是她可以參與的.

看著那份有將近五十條的合約,無外乎是關于雙方的行為,和約束問題,不過這對于姐姐來,相當于不平等條約.

對于姐姐的態度,遙兒並不想告訴姐姐,以免姐姐會後悔.

遙兒偷偷地將瑾謙那屋的房門開了一個縫,將頭伸了進去.

瑾謙看著那鬼鬼祟祟的目光,甚是覺得搞笑.

"喂,偷瞄什麼呢?快點如實招來."

剛要出門的瑾謙看著那抹身影,搞笑的問著.

"啊,瑾謙哥哥,我捉我怎麼沒見到你呢,你什麼時候站在這里的?"

"我要不是站在這里,就逮不到你了."

"什麼啊,我這還不是因為怕吵到你睡覺嗎?所以偷瞄一眼."

"是嗎,什麼時候我們遙兒也如此的心啦?"

"我一直都是很心的,好不好?"

"好吧,我知道了,現在你鬼鬼祟祟的,有什麼事嗎?"

"嘿嘿,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就是想問問那合約?"

"你是我和你姐姐的那個?"

"對啊,姐姐沒仔細看這個合約,是不是?"

"那又怎麼了,你姐姐已經簽完了,不是嗎?"

"瑾謙哥哥,你對姐姐真的沒什麼意思嗎?"

"沒有,我和你姐姐能有什麼意思,你?"

"既然這樣,那你怎麼會將合約的中間幾條寫的那麼不平等啊?"

"哪里有不平等條約?"

"還沒有,你看,就這呢,瑾謙哥哥,你一定是捏住了姐姐的習慣才會這樣做的是不是?"

"沒有,我怎麼知道?"

"俗話,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我知道,你們一直把我當孩子,不過,我跟姐姐是一樣大的,只不過是晚出生幾分鍾而已."

"我知道了,我們遙兒是大姑娘,都可以質問哥哥了."

"我在正經的事呢,哥哥要是不喜歡姐姐,就不要這樣做,好不好?"

"好,哥哥答應你,還有什麼要求嗎?我親愛的遙兒妹妹?"

"不理哥哥了,我回去了,都不讓我到里面坐坐?"

"哥哥錯了,還不行嗎,現在要不要坐坐?"

"不要,我下去吃飯了,哥哥也來吧?"

"好了,我知道了."

瑾謙並沒有想到遙兒會將合約看得那麼仔細,還能挑出不平等的地方,不過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秦思已經簽字了.

"遙兒,快下來吃飯."

"我知道了,姐姐."

聽到喊聲的遙兒很快的就下了樓,等待著吃這晚點的午餐.

"遙兒,你瑾謙哥哥不下來嗎?"

"快了吧,我剛會兒已經叫他了."

"嗯,那就不管他了,我們先吃吧."

"哦,我知道了,姐姐,你為什麼又弄肉吃啊?"

遙兒夾起了一塊燒肉奇怪的問著秦思.

"怎麼了?我今天上午讓陳姨買的,是新鮮的,不是咱們走的時候剩的."

"不是,可是我們並不想吃啊?"

"不想吃也要吃,你不是不知道,有些東西,不是自己不想吃,身體就不需要的."

"哦,我知道了,真是沒辦法了."遙兒著一直以來的話.

肉,是秦思最不喜歡吃的東西,但是為了給遙兒做榜樣,每次都會做一些,也會吃一些.

"瑾謙哥哥怎麼還不下來啊?奇怪."

"不用管他了,他不下來就明不餓."

"可是,不能這樣啊,就算你們有合約,也不能不管這吃飯的事啊?"

"遙兒,我並不希望你擔心這個事,那份合約,我不想瞞你,但我不希望你經精力全都用在這個上."

"我知道,已經簽約了,就不會在變了,是不是?"

"是,聰明."

秦思給了兩個字誇獎,就認真的吃起了自己飯.

"吃這麼快?"

"哪快了,瑾謙哥哥,你怎麼下來這麼晚啊?"

"沒什麼,上了會兒網,看了看新聞而已."

"哦,這樣啊,那你快吃飯吧,要不然就沒吃的了."

"我知道了,你也是,看你瘦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營養不良呢."

"哪有,我可是很健康的,不信你問姐姐?"

"好了,哥哥知道了,來,在吃塊肉."

著,瑾謙就有給遙兒夾了塊兒燒肉.遙兒看著這塊兒肉,其實有點想哭的感覺.

剛想要夾出去,就聽到:

"遙兒,要學會尊重別人."

"哦,我知道了,姐姐."

平淡而又沒有感的話,是真心還是假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