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契約成立
"遙兒,現在餓嗎?"

"不餓怎麼了,姐姐?"

"沒什麼,不餓的話,上去洗個澡,就去休息吧."

"嗯,我知道了,姐姐也是."

"嗯,我知道了,你上去吧,我有事和你瑾謙哥哥."

"我知道了,那我先上去了."

秦思看著遙兒上樓進了自己的房間,才和瑾謙話.

"走吧,去你的房間."

"什麼事非要進房間才能?"

"你覺得呢,如果你不介意,我可現在和你在這里,不過麻煩你將電腦拿出來."

"哦,那去我房間在吧."

不想麻煩的瑾謙只能去自己的房間這件事,不過也奇怪,到底是什麼事,要用電腦輔助?

"吧,什麼事?"

"沒什麼,上次你的協議,關于我們的協議."

"什麼協議,我怎麼不知道?"

"既然你忘了,那我就提醒你,關于我們定親前雙方行為的契約."

"哦,我知道了,我還沒有寫呢,下次在吧."

"那我先提幾條,麻煩你將他們寫進去."

"好,你吧."

聽到這樣的保證,秦思將向好的約定了出來:

"第一,瑾謙不能干涉秦思行為上的事,包括戀愛,出行等;第二,瑾謙應在事實的況下遵守約定;第三,瑾謙,不能以任何目的,任何原因對秦思提過分要求;第五,如果有需要,瑾謙應配合秦思,無論何時何地."

"就這些."

"你不覺得這些,很過分嗎?"

"我不覺得,我只是希望你遵守這些約定而已."

"我知道了,現在沒什麼事了吧,那就請吧?"

"現在就想趕我走,不好意思,我還有事要."

"吧,如果是在加條約的話,我可是不會在加進去的."

"放心,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每次都能惹那麼多的事?"

"我惹什麼事了,你?"

"上課的事,難道這件事,你不應該給我一個法嗎?"

"我不覺得那是什麼事,況且是因為老師的原因,而不是我的原因."

"你不知道,適時的低頭,對誰都有好處嗎?"

"我不覺得,而且,像別人低頭,只能讓別人覺得我們軟弱."

"為什麼這樣想?"

"不為什麼,我不想."

"我知道了,但是我希望你明白,自己做事,請為遙兒想想,今天的事,我不想再發生."

瑾謙對于秦思的話不沒有反駁,而是打開了電腦,准備合約的事.

秦思看著不再話的瑾謙離開了這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剛想躺在床上,但看到自己現在穿的衣服,就改變了主意,去衣櫃拿起了睡裙就去洗澡去了.

熱水從上而下,像淋雨一樣,給人不一樣的感覺.

秦思沒有聽到臥室里面一直響著的手機,獨自的洗著,而打電話的瑾謙,聽著沒人接的電話響聲,實在不願意的來到了秦思的房間.

推開門並沒有見到秦思,浴室里的響聲已經提醒了瑾謙.

沐浴完的秦思,穿著半透的粉色睡衣,正擦拭著滴水的頭發,沒有想到會看到瑾謙.

"你怎麼在這里?"

"沒什麼,就是想讓你看看合約."

"哦."

瑾謙看到剛沐浴完的秦思有一種不出的感覺,仿佛心中有一種悸動,但這種感覺卻被故意的忽略掉了.

"你放在這里吧,我一會兒會看的."

"我知道了,對了,剛才我給你打過電話,沒人接,我才過來的."

"這樣啊,我知道了."

瑾謙沒有實話,打電話的人,不止一個,那個電話,在瑾謙進來的時候,被他掛斷了,至于原因,相信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秦思看著床上的筆記本,一邊擦著頭發,一邊看著里面的協議:

第一,再訂婚前,雙方互不干涉對方行為,包括戀愛,交友,生活.

第二,訂婚前,雙方在必要前提下,可以假扮男女朋友,但不得干涉對方現有的關系.

第三,直至雙方訂婚前夕,對方均不能干涉另一方的感.

第四,合約中,雙方不得過問另一方的事.

第五,訂婚後,雙方不得計較另一方的以前感生活.

······

秦思看完這些條約,相對符合自己的意願,看完前五條的內容都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寫的,就不曾看後面的,畢竟這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合同.

拿起電話,就給瑾謙打了過去.

"你准備把這些打印出來吧."

"你看完了,這麼快?"電話那邊瑾謙不可思議的問著.

"沒有,我只看完前五條,至于後面的那是你的事,只要不過分,我就全部答應."

"這樣啊,我知道了."

這份合約,其實早就弄好了,只不過是一直沒有時間而已,現在既然秦思全部答應,那就沒有什麼好的了.

掛完電話,瑾謙就去了秦思的房間,而秦思並沒有換掉那身睡衣.

"你不覺得你在男生面前應該換掉這身衣服嗎?"

"我知道,可是我不覺得你會對我有興趣?"

"是嗎?你又不是我,而且,你還是我的未婚妻,你覺得我會無動于衷嗎?"

"你不要忘了,我們還是有合約的."

"想不到,你還是挺會利用現有資源的."

瑾謙的雙手搭在了秦思的雙肩上,低著頭看著秦思,著這些曖昧的話.

"其實,你該慶幸,我對你沒什麼感覺."

"是啊,我就是很慶幸呢."

"你···"

聽到這樣的回答,瑾謙生氣的放開了秦思,這時的瑾謙莫名的生氣了.

"你把他和我的打印機連在一起,把它打印出來吧."

著秦思就坐在了床上,等待著瑾謙經這些合同打印出來.

"我知道了."

只是一瞬間的事,三份合同,按照要求打印了出來.

"三份合同,另一份是備份,我希望放在遙兒那里,也讓遙兒知道."

"我知道了,打印機邊上有訂書機,把這些按順序裝訂好."

"看看吧,沒事的話,把字簽了吧."

"嗯."

秦思沒有在看,拿起了簽字筆就將自己的名字簽了下來,簽完,就將另外的一份遞交給了瑾謙.

"好了,現在都弄完了,出去吧."

"其實,我希望你不會後悔,真的,這是我的實話."

"放心吧,我不會後悔的,你該離開了."

瑾謙沒再什麼,秦思看著瑾謙離開的身影實在的,其實就在剛才,秦思不是沒有感覺,只是那份感覺被秦思強制的壓了下去.

不為什麼,只為誰先動心,誰就輸了,而自己,不能輸,自己還有使命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