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又起風波
"秦思?魏遙?瑾謙?到了沒?這三個人,都已經曠課五天了,這樣的學生,讓人咋啊?"

坐在後排的他們聽見這樣的話,都很是無奈.

"老師,我們今天來了."

不是秦思想回答講台上老師的話,而是面對遙兒和瑾謙的目光而不得不回答老師的話.

"來了?誰來了?"

"我們三個:秦思,遙兒,和瑾謙."

"這三個人在哪里?站起來我看看?"

"站起來他看看.看又不認識,看啥啊?"秦思在心里想著,但還是礙于老師的身份,站了起來.

"這不就兩個人嗎?哪來的三個?"

聽著這樣莫名其妙的話,秦思還真的是受不了了,開始了頂撞.

"老師,我們真的來了,真的是三個人."

"三個人,你自己看看,是我眼花,還是你撒謊,現在的孩子,還真是沒法管教."

氣急的秦思看著乖乖的老師,這都是啥啊?

因為這個爭吵,坐在座位上的學生開始了竊竊私語,當然也有看好戲的人,全都望著秦思他們這里.

遙兒看著這樣的況,聲的和秦思了起來:

"姐姐,瑾謙哥哥沒有站起來啦,你看看?"

"你什麼,遙兒."

"喏."

秦思順著遙兒指過的方向,正好看見瑾謙因為遙兒站起來而被擋住的身影.

"瑾謙,你怎麼可以這樣?"秦思生氣的大聲的質問著瑾謙.

這一聲大喊,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且這句大喊更是觸怒了講台上的老師.

"後面的三個,都給我出去!"

"老師,對不起."看到這樣的況,秦思抱歉地著.

完這些話,秦思拉著還沒反應過來的遙兒離開了這里.

"姐姐,瑾謙哥哥?"

"你管他干什麼,真是氣我了,我們好不容易才過來的,就這樣被他給毀了."

"可是,姐姐,我們真的不等瑾謙哥哥了嗎?"

"不等."

秦思不再給遙兒話的機會,拉著遙兒大步的離開了.

而現在還坐在教室里的瑾謙並沒有因為她們的離開,而離開座位.

"坐在後面的同學,請你離開."老師還在耐心的重複著這樣的話.

"敢問老師,這就是您的教學之道嗎?"

"你什麼?"

"沒什麼,就您這樣的老師,根本就不應該留在這里."

"你給我馬上離開."老是生氣地著.

"馬上,我很快就會離開的,告訴你,我們是昨天晚上凌晨才到這里,要不是秦思非要這麼早的來上課,我才不會來見你這種人."

完這些話,瑾謙大步流星的離開了這里,根本就沒管後面的人.

"你你,這都是什麼學生啊?"

老師看著瑾謙離開的身影,向台下的人發著脾氣,而台下的人都很佩服得感歎著:

"唉,這氣魄,不知道明天會不會還見到這樣的身影?"

"是啊,是啊,好有個性啊."某花癡女著.

"好帥啊!"

······

"咳咳,你們這群九零後,都是助長這種風氣的人,要遠離這種人,好了,繼續點名."

聽到台下的議論聲,老師尷尬的繼續著.

"沒想到,他們無論你是走還是回來都能引起這麼大的轟動."徐邈佩服地著.

"邈,你就不能些好的嗎?"皇甫逸不贊同的回道.

"是啊,是啊,其實都是怪瑾謙那個人啦."

"嗯,麥穗的有道理,阿顏呢,你有什麼看法?"

"不知道."阿顏就回給齊遠這三個意義深刻的字.

"哦."

討了個沒趣的齊遠又和麥穗他們逗開了,沒再理會阿顏那個不愛話的人.

另一處,校門口,耐不住遙兒的話,還是在這里等起了瑾謙,而現在的瑾謙還在慢悠悠的下著樓.

"姐姐,你就不要生氣了,瑾謙哥哥不是故意的."

"你還幫他話,他那不是故意的?"

"是啦,是啦,你就不要怪瑾謙哥哥了."

"你啊,我真是拿你沒辦法,我知道了,可是他怎麼還不來啊?"

"姐姐,你就耐心一點兒等會兒,好不好?"

"我知道了."秦思沒有感的回了一句.

又等了一會兒,遙兒才看見那個姍姍來遲的身影.

"瑾謙哥哥,這里我們在這里."

聽到喊話的瑾謙抬頭剛好看見了門口的人,這也是在他預料之中的.

"遙兒,怎麼沒自己先回去啊?"

"沒有啦,我們在等瑾謙哥哥一起回去了."

"嗯,走吧."

大踏步來到的校門口,和遙兒著,准備離開這里.

秦思始終都沒有一句話,對于秦思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這里越是低調,越對自己有利,可惜,現實不盡如人意.

"瑾謙哥哥,你去勸勸姐姐了."

"什麼?為什麼?"

"你不知道啊?快點道歉了,姐姐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就算遙兒是這樣,但對于瑾謙來根本你是無所謂,因為這不是他的錯.

"好了,遙兒,放心吧,你姐姐沒有什麼事的."

瑾謙安慰著遙兒,三個人站在馬路邊上准備打的回家,補充睡眠.

遙兒看著一不發的姐姐,沒有再提剛才的事,而是問起了回家的事.

"姐姐,我們現在不給陳姨一聲嗎?"

"嗯,沒事的,現在陳姨應該已經開始整理屋子了,不用了."

"哦,這樣啊,那我們回去干什麼?"

"遙兒不累嗎?回去再睡一覺."

"這樣啊,我知道了."遙兒聽到這樣的回答,也不再問什麼了,坐上剛打到的車,離開了這里.

趕著上課的五個人好奇的談論了起.

"齊遠,你,他們三個人干嘛去著?"徐邈好奇地問著.

"我怎麼會知道,不過那個瑾謙不是了嗎,他們昨晚凌晨才來的,你可以去查一下啊?"

"我瘋了,我可不去."

聽到齊遠這樣的建議,徐邈立刻的反駁了起來.

"是嗎?還真是沒發現,原來徐邈大少爺還有這麼乖的時候?"麥穗驚奇的著.

"你什麼呢?我可一直都是三好公民,不知道就不要亂."

"這樣啊,我可看不出來,你有什麼好,控油一副好皮囊."

"什麼呢,麥穗,好好的上你的課."

"切,沒話了吧,你看看就剩咱們兩個沒有聽課,咱兩就應該湊一塊兒."

"誰和你湊一塊啊,我可是···"

"你可是什麼,那倒是啊?"

"沒什麼,我也好好的學習,聽課,聽課."

聽見麥穗的追問,徐邈趕緊的終止了了這沒有營養的話題,免得泄露秘密.

"切,還真的是沒意思,都不知道你們咋想的,還要上課?"

"還不是你沒事做,看書,不要話."齊遠很有見解的了一句.

"好吧."

就這樣,麥穗看起了枯燥無聊的經濟管理學的課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