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平靜後的風暴
失眠的人,早上的也是異常的早,站在窗戶旁邊,看著外面車子的流動,匆忙行走的人.

秦思看著床上依舊睡著的人兒,輕聲的開門來到了客廳,原來有人和她一樣.

"你也這麼早的醒了."秦思看著坐在沙發上的人.

"嗯,遙兒還沒有醒呢嗎?"

"嗯,也許是累了吧,你先看會兒電視,一點聲音,這里只有一份洗漱用品,我去打電話讓他們再送過來."

"我知道了."

秦思拿起旁邊的電話,打給了前台的服務員姐.

"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你好,姐,我們需要兩份洗漱用具,謝謝."

"好的,姐,我們馬上送過去."

打完電話的秦思沒有和瑾謙什麼,因為不想吵到還在睡覺的遙兒.這份沉靜誰也不想打破.

"遙兒,你醒了?"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秦思細心的問著.

"嗯,姐姐,你們這麼早就醒了."

"嗯,先去洗漱吧,洗漱用品,我已經將它們放在衛生間了."

"我知道了,姐姐."

這兩個人除外在服務員送來洗漱用品的時候過話,剩下的時間都是再洗漱,和坐著看早間新聞.

刷著牙的遙兒想到了什麼就問起了秦思:

"姐姐,我們現在要去學校嗎?"

秦思看著一邊刷牙一邊話的遙兒無奈的道:"遙兒,刷完牙在話."

"哦."遙兒含糊不清地了一句,就轉身離開了客廳,回到了洗手間.

"秦思,我們為什麼這麼急的回到學校啊?"

"你當然不知道了,你看過校規沒有?"

"沒有,我看它們做什麼,再了,我們學校有校規嗎?"

"有,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回去這麼早的原因,學校規定,如果一個月連續請假五天時間,節假日順延,你就會被開除."

"開除?"

"對,這一條我記得很清楚."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會有這種校規?況且這個學校不是私立的嗎?"

"沒辦法,私立的學校也是有校規的,而且我們這次剛好是請假五天時間了."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害得我們還以為···"

"以為什麼?"

"沒什麼."

瑾謙和遙兒不知道的事,其實學校根本就沒有這條規定,而且校規什麼的,根本就沒有,秦思這樣,也是為了不讓遙兒他們瞎想罷了.

"姐,瑾謙哥哥,我收拾好了,我們走吧."

"嗯,把東西拿著,我們現在就回去."

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就有遙兒的一個包包,秦思和瑾謙的東西都是隨身攜帶的.

"我們打的回學校,就在學校旁邊吃就行了."

"嗯,瑾謙哥哥,你覺得呢?"

"我沒有什麼,在哪里吃都一樣,最重要的是遙兒吃好了就行了."

秦思和遙兒什麼也沒有,對于瑾謙來,什麼都無所謂,而且最後付賬的人也是秦思.

三個人並沒有去其他的飯店里吃飯,而是來到了蛋糕房,這里有最理想的早餐.

"姐,我們在這里吃早餐."

"好的,請到這邊坐,請問要點什麼東西?"

"給我們三分不加奶油蛋糕,順便拿三份草莓果醬,還有三分新鮮純牛奶."

"好的,請稍等."

秦思一個人將三個人的早餐都決定好的,也沒有征求另外兩人的意見.

"你怎麼不問問我們兩個人呢?"

"那你想吃什麼,你自己去改,我和遙兒就吃這些."

"可是遙兒要是不喜歡吃呢?"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這樣搭配的早餐我覺得很有營養,遙兒就應該吃這個."

"你···"

瑾謙還想要些什麼,不過被遙兒打斷了.

"瑾謙哥哥,就這樣吧,我也覺得這樣吃很好吃,你不要換了."

"好,瑾謙哥哥聽遙兒的話,早餐來了."

"嗯."

看著服務員姐端來的早餐,與秦思的一樣,不過附加了糖.

"各位,請慢用."

"姐我們不需要加糖,謝謝."秦思婉拒著拿糖的服務員.

"不客氣."

聽到這樣的回答,服務員拿走了帶來的糖.

"你為什麼不要糖,可以加在牛奶里面的."瑾謙道.

"牛奶加糖不易于吸收,不要糖,才不會浪費."

"哦."瑾謙低沉著回道.

秦思看著往面包上抹果醬的遙兒囑咐著:

"遙兒,一會兒要將牛奶喝完,知道嗎?"

"我知道了,姐姐,我們快吃吧,一會就要上課了."

"嗯."

三個人不急不慢的將早餐吃完了,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不吃早餐是會對身體有傷害的.

"真的,你看,他們回來了."

"麥穗,你誰回來了?"齊遠奇怪的問著大聲叫著的麥穗.

"那看啊,當然是秦思他們啊?"麥穗指著校門口的方向.

三個人是走著進的校門,跟從外面進來的校友相比,顯得很是突兀.

"是啊,消失了一個星期呢."

"嗯,對了,我們要在這里等他們嗎?"

"你的是阿顏他們,還是秦思他們?"

"我當然的是阿顏他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瑾謙不喜歡和我們在一起."

"嗯,我們去教室吧,沒准阿顏他們已經到了呢."

"嗯,那我們去教室."

麥穗和齊遠沒有和秦思他們打招呼就走了,而在校門口剛進來的時候他們也見到了麥穗他們,見到兩人離開,他們就沒有什麼.

"姐姐,你那老大爺會不會我們啊?"

"你是點名的那個嗎?"

"對啊,我很不喜歡他,每次都是這樣."

"應該會吧,不過瑾謙哥哥不是和遙兒在一起的嗎?難道遙兒不相信哥哥?"

"哪有啊,這不是···"

"好了,沒事的,我們進去吧,他喜歡就讓他個夠,我們不理他就行."

"嗯,我知道了,姐姐."

從化後門進來的三個人,坐在了教室後面,前面的人也沒有注意到.

教室里一如既往的鬧哄哄的,沒有人在意誰離開,誰又回來了.

像往常一樣,坐在教室後面的人,還是秦思他們三個人,還有阿顏他們五個人.

"好了,大家靜一靜,又是新的一周,現在我們開始點名,請大家自覺,不要有代替現象,而且不要有逃課現象."

站在講台上的老師,手里拿著那本百年不變的花名冊(變化的只是人數的增加),開始了日複一日的點名,從頭到尾.

當點到秦思他們的時候就又出現了老師每天一次的抱怨,而且還是一次比一次嚴重,就像現在一樣,台下的人都已經記住了他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