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老爺子的謀略
秘密進行的事,誰也不知道,但這個秘密遲早會被人知道,但它造成的傷害卻永遠也抹不去,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董事長,你交代的事正在秘密進行,那里的員工也是重新選拔的."

"嗯,我知道了."

高護病房里王秘書像秦老董事長彙報著,而這些事也是老爺子交代的,而公司里的財務報表也是在無人知曉的況下篡改的,大部分的財政都讓老爺子轉出去建了另一個公司.

"董事長,我們真的的要這麼做嗎?"

"我的事,你只要照辦就行了,對了,公司的注冊人寫的是你名字嗎?"

"是,一切按照董事長要求辦的."

"我知道了,這些是不要和秦思,還有公司里的事,你也要注意點,不要被別的有心人見到."

"是,董事長."

一個公司,百分之三十的經濟收入全都往外調度,還要人查原因,相信誰都不會想要這樣的董事長吧.

坐在董事長辦公室里的秦思,隱隱約約的覺得會有什麼事發生,但這也許是第六感在作怪,畢竟現在也只是經濟收入的降低而已.

拿起電話,打到外線:

"王秘書,你現在在哪里?"

"姐,我現在正在外面調查廠里面的事."

"這樣啊,我知道了,你先忙吧."

"是,姐."

聽著電話那邊出奇安靜的廠子,這不能不讓秦思感覺到了不同,畢竟廠子生產中型機件不可能會鴉雀無聲的.

"是秦思打過來的電話嗎?"

"回董事長,是的."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聽到老爺子的話,王秘書轉身離開了病房,令他想不通的便是這些,為什麼要這樣做,姐已經很好了,難道就是因為公司股權的轉讓,還是什麼?不過這些都不是他該擔憂的,自己做的就是還恩.

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秦思,並不知道外面會發生什麼,一邊擔心公司,一邊擔心遙兒.

"姐,你找我有什麼事?"

"你回來了,對了,把上次你看好的公寓住址給我,我現在去看看."

"好的,可是現在是上班時間."

"我知道,我現在去看看,至于公司的事,我回來會處理的,對了,公司的現金轉到我的卡里面了嗎?"

"是,已經轉過來了,這些都是姐的個人所得,轉到姐的卡里面沒什麼問題."

"我知道了."

面對公司的收入狀況,秦思把它想得太樂觀了,以至于將這些錢提出來之後,公司即將面臨財務赤字.

而此時的秦思並沒有意識到這些,還是依舊的去看了那幾套公寓,順便簽下了兩棟公寓在自己的名下,那兩棟高級公寓,均是在港的繁榮地帶.

一向做事謹慎的王秘書,對于這突如的事也開始了著急,畢竟新公司那邊轉出的錢,再加上姐轉出的錢,公司現在的財務狀況已經很不樂觀了.

"王秘書,有什麼事嗎?"

"姐,請馬上回到公司,現在各位董事長已經開始調查財務報表了."

"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

接到這樣的電話,秦思就知道是什麼事了,自己將個人的工資全部提出來,對于公司的財務狀況是很大的危機,不過不這樣做,她也不會知道公司已經有破產的跡象.

開著車,慢悠悠的從最遠的路程回到了公司.

"各位董事,都聚集到我的辦公室有什麼事嗎?"

"董事長,我們希望你給我們一個交代."

"交代?什麼交代?"

"那你將公司里的幾千萬港幣私自支出是做什麼了?"

"私自支出?錢董事長,你自己的工資每月都會提出去,難道我將我幾年的工資一次性提出有什麼問題嗎?還是你有意見?"

"你這樣做,不知道公司會倒閉嗎?"

"開始我不知道,但現在我知道了,這個公司你們也有股份,自己沒將公司弄好,現在上我這里來責問,難道這都是我的錯?"

"哼."

"錢董事,還有各位董事,如果我需要向公司投資,你們按照相應的股份比例,是不是也是要向外拿錢的,如果不想,那好,請將你們的股份折合成港幣來換."

"憑什麼我們要這樣做?"

"各位董事,如果你們不想的話,那我們就一起等公司破產,王秘書,送客."

"是姐."

秦思已經做了最大的忍度,誰不知道這些所謂的董事都是吃里爬外的人.

"各位董事,請."

聽到這樣的話,各位董事都綠著臉走了,就算是這樣,誰也不會放棄公司的這塊肥肉.

"王秘書,我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秦思生氣地著.

"姐,現在公司生產的車輛和鋼材滯銷也只是輕度的,這種況不會持續很長時間的."

"是嗎?即將面臨破產的公司,有這樣的董事,還會有什麼轉機."

"姐,會有的,而且現在也不會破產的,我們剛投資的計劃項目還沒有正式開始."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中午和老爺子商量商量."

"是,姐."

對于公司現在的狀況,秦思百思不得其解,再怎麼厲害,自己也只不過是個大學生而已.

帶著懷疑的心,秦思來到了老爺子的病房.

"外公,公司的事你也知道了吧?"

"是,你打算怎麼做?"

"停止生產,將滯銷的材料賣出去,對于已經投資的項目我想終止,賠款."

"就這樣?"

"是,我只能做到這樣."

"嗯,你們回去吧."

"回哪里?"

"你們回大陸吧,你們回來的時間已經很長了,那邊的課也該回去補上了."

"外公,那公司的事你該怎麼辦?"

"這里我會處理的,你去訂機票吧."

"是."

老爺子做事從來不會給什麼理由,也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想什麼就會做什麼.

"遙兒,整理一下東西,我們晚上回去."

"為什麼?晚上回去,明天早上不行嗎?"

"就晚上,你告訴瑾謙還有外婆一聲."

"哦,我知道了."

"嗯."

在外面的秦思,望著天空,灰蒙蒙的天空和人的心一樣,又抹不去的哀傷.

"外婆,我們晚上的飛機."

"遙兒,你是你們晚上回去,回大陸?"

"是啊,姐姐的."

"那明天早上再走不行嗎?"

"我也不知道,姐姐是這樣的."

"也好,你和謙兒去整理一下東西去吧,不用在這里陪我了."

"是,外婆(奶奶)."

老人看著離開的來那兩個人,即使不,自己也猜到了幾分.

(另一分章)

吃完晚飯的三個人,沒帶什麼東西離開,轉身和外婆告別.

"走吧,沒什麼事就不要回來了."

"我知道了,外婆."秦思回答著外婆的話.

外婆看著離開的身影,不的感傷.

"夫人,我們回去吧."

"李嬸,你老爺為什麼要這樣做?就為了那麼久遠的報複?"

"我也不知道,畢竟老爺的心思沒有人知道,老爺的話沒有人會違抗的."

"是啊,如果不是當初,這兩個孩子也不會這樣."

"是,夫人,我們進去吧."

李嬸對于哀傷的夫人,也不出什麼安慰的話,畢竟自己是看著這些事發生的,也明白如果能夠解決得好,也不會等到現在了.

當天晚上,就在那三個人離開這里的時候,老爺子就從醫院回到了家中,什麼沒有,只是獨自回到了書房.

老爺子從抽屜里拿出了那張照片:一個女孩,開心的笑著,有著陽光一樣的微笑,溫暖著人的心.

老爺子仔細的看著,嘴角也有了一絲的變化,畢竟這是自己的女兒,在怎麼恨,也不會這樣,只想讓自己唯一的女兒回來,為了女兒,自己這樣做,也只是想減輕一下自己的罪惡感.

記憶中的那個孩子,從出生到長大就像是個開心果一樣,為在自己和她母親的身邊,直到那個人的出現,改變了一切.

"爹地,快一點,怎麼那麼慢啊?"一片草地上,喜愛女孩看著父親放起的風箏,旁邊站著高貴的婦人,孩子不滿意的叫著.

"快了快了,夢兒,你看著不就升起來了嗎?"

"快點,快點,媽咪,你看,風箏飛的好高啊."

"是啊,這都是你爹地的功勞."

幸福的笑容掛滿那張滄桑的臉,因為有了女兒,就不再要孩子,把所有的愛,都給了自己的女兒,換回的卻是連自己女兒最後一面也沒有見到.

即將踏上飛機的三個人,瑾謙什麼也沒有問,這都要歸功于遙兒.

"姐姐,我們為什麼要現在離開啊?"帶著墨鏡的人問著另外和自己一樣的人.

"沒什麼,現在回去,明天還可以上課啊."

"可是,我怎麼不覺的啊?"

"遙兒,你要記住,不能問的就什麼也不要問,知道嗎?"

"我知道了."

不是秦思不想,而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許老爺子就是興趣大發,才會叫他們回來,現在心不好就把他們趕回來吧.

"遙兒,你現在餓嗎?"

"有一點兒,瑾謙哥哥."

是的,為了離開這里,誰也沒有吃飯,即使晚飯做好了,他們也沒有吃,就出來了,這也都是秦思的.

"秦思,我們在這里吃頓飯在上飛機吧,現在還有時間."

"嗯,就在機場里找個餐廳吃吧,遙兒,你想去哪里吃?"

"那,去意大利餐廳吧."

"我們走吧."秦思什麼也沒有,就想著目的地走了過去.

意大利餐廳里現在吃飯的人不能夠不是很多,也許是因為這里貴,也或許是想要等在飛機上吃免費的晚餐吧.

三個人帶著墨鏡走了進去,對于這樣的裝扮,其他食客也是當作哪些個名人.

點了意大利面和匹薩,三個人就無聲的等待著.剛要摘墨鏡的遙兒就被秦思制止住了.

"不要摘墨鏡,吃完了我們就離開."

"為什麼這麼急?"瑾謙奇怪的問著.

"沒什麼,這樣離開也不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事,他們也不會知道我們會在晚上離開."

"我知道了,遙兒餓了就快吃吧."

"哦,我知道了."

三個人個懷不同的心思吃了起來,對于秦思要逃避的事,另外浪個人都不知道是什麼事,瑾謙也只是以為是為了逃避她們陌生的父親而已.

"遙兒,姐姐認真的問你,你想不想離開?"

"離開?姐姐離開去哪里,我不懂?"

"你知道嗎,你本就不應該和我們攪合在一起."

"你這是什麼意思?"瑾謙生氣的問著.

"她應該有自己的生活,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這種身不由己的生活."

聽到秦思這樣,瑾謙也不再什麼,而坐在這里的遙兒,覺得很是不自在,不明白姐姐的話.

"快吃吧,吃完我們就離開."

三個人快速的吃著,准備離開這里.

"姐,我們什麼時候還會回來這里?"

"我不知道,好了,現在困了吧,睡一會兒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嗯,我知道了,姐姐."

遙兒實在是想不通也就只有這樣問了,不過不管是為了什麼,她總是這樣的相信著姐姐.

"這次回去是為了什麼?"瑾謙用眼神詢問著秦思.

看到這樣的眼神,秦思選擇性的回避著,不想回答,閉上眼睛,屏蔽這外面的世界,但她可以感受得到,瑾謙注視的眼神.

像是真的睡著了一樣,就連飛機上都聽不見別人的話聲,就像世界在這一刻安靜下來了一樣.

不算長的路程,夏季的時候都已經是凌晨了.

"遙兒,是不是很困?"

"嗯."遙兒示意的點著頭.

"瑾謙,我們今晚就住在旅店吧,而且現在打的回去也不安全."

"嗯,就這樣吧,我們到附近的旅店去住就好了."

找到了離機場最近的旅店,'經典旅店’.這個是附近最近的旅店,也是客人聚集地最多的.

"你好,我們要兩間房."

"不好意思,姐,我們這里只剩一間套房了."前台姐抱歉地著.

"那就一間吧,謝謝."

秦思將身份證遞了出去,也沒有在意瑾謙懷疑的眼光.

拿著房卡,來到了這間套房,一室一廳的套房,很不幸,和瑾謙想的一樣,沙發就是他的所有了.

"遙兒乖,將鞋子脫掉,我們睡覺了."

"嗯,那我先睡了."

躺在了床上,遙兒什麼也沒有想,就直接的在床上睡了起來.

"瑾謙,很不幸,客廳的沙發你就將就一下."

"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顧遙兒."

"我知道了,謝謝你."

道完謝,秦思就將房門關了起來,沒有等瑾謙什麼.

門外的瑾謙對于這句莫名的道謝很是不解,不過他並沒有在意,畢竟秦思過的話,三句有兩句都是他不懂的.

躺在沙發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這不能怪他,畢竟自己一米八七的身高,要怎麼睡在這縮水的一米五長的沙發上啊?

瑾謙一邊翻著身子,一邊抱怨著這該死的沙發,這也太了吧.

熟睡中的遙兒並沒有在意旁邊人的況,失眠之夜,不同別的,秦思心中想著的事,無外乎是關于外公的想法,公司的事,老爺子的話,無外乎是不想再讓自己插手吧,難道是為了自己將錢的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