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勞務光榮
洗洗刷刷,現在整棟公寓里面,除外麥穗現在睡的自己的房間,剩下都是消毒液的味道,沒辦法,誰讓昨天那疑似強的家伙出現在自己的家里呢.

累死累活半天,所有的事都是自己做的,剩下麥穗那丫頭,在床上睡得正香,現在剛要到下午四點,還不算晚,自己真的快成了家庭保姆了.

"麥穗,你現在起來,還是什麼時候?"

"唔,現在幾點了?"

"馬上就到四點了,你要不要起來,餓不餓?"

"嗯,六點多時候再叫我,我不餓,我困."

"嗯,我知道了,拿這房間我現在整理,你去那屋睡,怎麼樣?"

"不,我不去,我就在這里睡."

"好好好,就在這里睡,睡吧."

齊遠聽到麥穗撒嬌的聲音,馬上就妥協了,只能這樣了,把消毒液的濃度降低,味道就不會太嚴重了.

將房子里所有的房間的窗子都打開了,就是為了散掉這難聞的味道,如果用香水,那有一點浪費,至少齊遠是這麼認為的.

用拖把拖著地板,只將這間屋子噴上了蘋果味的香水,這樣麥穗就不會因為空氣中消毒液的味道而醒來.

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齊遠離開了這里,順便關上了房間的門.

現在剩下的就是到廚房切菜,准備好材料.

拿著拖把准備下樓的齊遠正好聽見電話的聲音,是阿顏打過來的.

"齊遠,要買兩米高的熊,是嗎?"

"嗯,麥穗想要,不過我就讓逸一個人買著,你怎麼回來問?"

"這樣啊,我想我們三個今晚肯定每個人都會抱來一個,你不擔心嗎?"

"沒事的,反正我家房間多,今天我把所有的房間都消過毒了,也整理過了,你們今晚可以住在這里."

"這樣啊,我知道了."

"嗯,你今晚住過來吧,你一直一個人住在山上的公寓,很冷清的."

"我不覺得,就這樣,我買完了,就到你家了,很快的."

"我知道了,現在正准備去切菜呢."

齊遠剛完就聽見了那便掛斷電話的聲音.順便嘴里還連帶了一句話:真是沒禮貌,切.

將拖把放在外面,等待曬干.

從冰箱里拿來了蔥,芹菜,香菇···准備切著,做晚餐.

不到一刻鍾的時間,阿顏就到了,而在廚房里的齊遠聽到外面的聲音就知道阿顏來了.

"你怎麼來這麼早?"

"沒什麼,看你穿圍裙的樣子來了,還挺好看的."

齊遠身上的圍裙正是麥穗挑選的,嗯,加菲貓的,這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麥穗.

"沒辦法,麥穗了,做飯要做全套的,買加菲貓的做出來的飯也是好吃的."

"想不到,她還這麼幼稚,而你,也跟著一塊兒."

"沒辦法,你也知道,我家是她在做主的,我沒有話的余地."

"這樣啊,那她在哪呢?"

"在我房間睡覺呢,組天一晚上沒睡,將近中午才睡的."

"這樣啊?做聽晚上你們做什麼著?"

"昨天,我忘記日期了,今天逸給我打電話,我才記起來的,昨天就她一人在折騰,我在沙發上睡的."

"她是不是有什麼事?"

"嗯,昨天是她媽媽的忌日,你還記得吧."

"嗯,你為什麼不告訴她真相,讓她一直這樣?"

"難道你讓我告訴她,她媽媽拋棄了她,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她一直以為死掉了呢."

"那就這樣吧,要不要我幫忙,一會兒他們兩個也該來了."

"嗯,跟我一起切菜吧,麥穗今晚要給你們做一道菜,你們心一點吧."

"為什麼?"

"因為麥穗從來沒做過飯,知道了吧."

"很恐怖."

聽到齊遠這樣,阿顏只給了這三個字作為評價,既不再什麼了,和齊遠一起切起了菜.

"喂,人都哪去了,看到你們可愛的徐邈大爺來了,也不招呼一聲."

"來了,來了."

身在廚房里的齊遠一聽這樣的叫聲趕緊出去上外面迎接了.

"我的天你這是從那買來這麼多的···"

剩下的話,齊遠都沒好意思,這簡直太多了,大的的都有.

"怎麼了,很驚訝吧,當然是我買來的,怎麼樣?"

"不怎麼樣?"

齊遠看著滿後座的大加菲貓很是無語.

"怎麼了?吃飯非要帶兩米的熊嗎?加菲貓,就不行?"

"不是不行,而是你怎麼賣這麼多啊?"

"這個啊,我買了幾個中等的加菲貓,但是我覺得吧,那些不行,我把加菲貓他們家的所有成員都買來了,他媽媽,他爺爺什麼的,你看,我連他兒子都買來了,這呢?"徐邈指著最的那個加菲貓著.

"這是誰告訴你的?"

"售貨員姐啊,她跟我的,也是她讓我買的,這有誠意,所以我就買來了."

"你有智商嗎?"

"廢話,你才沒智商呢."

"那好吧,你自己把這些拿到屋子里來,麥穗還在睡覺,所以你不要吵,知道嗎?"

"這樣啊,你不幫我啊?"

"不幫,我和阿顏還在切菜,你自己看著辦吧."

齊遠沒理會正在撇嘴的徐邈,直接忽略,回到了廚房.

"怎麼了,邈又做了什麼驚世駭俗的事了?"

"沒什麼,他只是把加菲貓他們家的所有成員都買來了."

"不會吧?"

"會的,現在他正往客廳搬呢,我真是很佩服他."

"我同意你的看法,就剩逸沒來了吧,我們等他來了在叫醒麥穗吧."

"嗯,我知道了."

兩個人把最後切玩的肉放在了盤子里,就來到了客廳.

"阿顏,沒想到你也會做飯?"

"你覺得呢?"

徐邈面對阿顏沒有溫度的話,也不再回答了,就安靜的等著,等著別人來開口以免自己被凍到.

"嗯,逸來了,不知道逸買的是什麼,希望不會和我的一樣."

"你們都來了,不會是在等我吧?"

"你呢,但當然是等你呢.你還真買的是熊啊,你的可以和阿顏的湊成一對."

"你買的不是熊?"

"對啊?你看."

"我的天,你真厲害,又被哪售貨員給騙了?"

"胡,我能被騙,我們上去吧,去叫麥穗她在睡覺."

"嗯,一起吧,順便帶著這些東西."

四個人抱著各式的布娃娃,就上樓了.等待麥穗的,就是怎樣擺放這些加菲貓,而不是那個兩米大的熊.

"你們,麥穗看到我這個會不會很驚喜?"

"會的,肯定會很驚喜的,我們都相信,真的."

"這樣啊,我買的,就是有水准."

真的很有水准,另外三個人很是佩服他.

(另一分章)

"誰去叫麥穗啊?"

"你去,誰讓你問的."齊遠直白地著.

"不會吧,你們都不願意去,難道麥穗醒的時候會打人?"

"不會,我敢肯定."

"哦,這樣啊,那我去叫吧,俗話得好,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別了,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去了."

"我去我去,還不行嗎?都發脾氣了,真是的."

面對齊遠不耐煩的催促,徐邈只好結束自己的長篇大論,走到床邊,去叫熟睡中的麥穗.

"麥穗,起來了,我給你買了好多的加菲貓."

"唔,加菲貓,我要熊."

"怎麼能這樣,快起來,我們都在等你了."

"你們?還有誰啊?"

趴著睡的麥穗奇怪的問著還准備喋喋不休的徐邈.

"你呢,當然是我們幾個了,不然還有誰啊?"

"哦,都來了."

噌,麥穗坐了起來,這可嚇了彎腰叫著麥穗起床的徐邈.

"我的天,嚇死我了你,不帶這麼嚇人的."

"啊,你們都來了,就我還在睡覺,不好意思嘍."

麥穗不好意思的看著站在齊遠的那兩個人.

"喂,你干嘛站在我的床邊啊?"

"我這不是在叫你起床呢嗎?"

"對哦,可是你為什麼不把這些放在床上,總是自己抱著?"

"哦,你不我都忘了,你不是讓我們買這些嗎,我給你買來了."

"這些加菲貓都是你買的,怎麼買這麼多?"

"售貨員姐,買加菲貓就要買全套的,所以我把他們都買來了."

"加菲貓?還要全套?"麥穗驚訝的問著.

"是啊,售貨員姐告訴我的,她要買全套的."

"你不會被騙了吧,這些分大號,不分年齡的."

"真的嗎?不會吧,那她不會是騙人的吧?"

"我覺得像,你還真是天真的孩子,可憐的娃,你花了多少錢啊?"

"五千多,怎麼了?"

"沒怎麼,乖乖的,你這個敗家子."

"什麼啊?這可都是給你買的,不誇人家吧,還罵人,真實的,不可理喻."

"我看你是無可救藥了,你沒見到那三個人的表,你看看."

麥穗指著其他的三個人,那三個人都是用你是白癡的的表看著徐邈.

"喂,你們三個是什麼意思啊?"

"沒什麼,真的,你繼續,我們下去做飯去了,麥穗,你去不去?"

"去,等我一下了."

穿上拖鞋,麥穗也跟著跑了下去,剩下徐邈一個人看著滿床的加菲貓,一副不解的神,順便錄下了一句話:"莫名其妙."就離開了.

"齊遠,你想教我什麼菜,我就做一道就行."

"嗯,你就炒西柿吧,也不用放蛋了."

"為什麼不放蛋?"

"沒什麼,不是怕你做不好嗎,先試試."

"哦,我知道了,你們都出去吧,齊遠在這里就行了."

"那我們出去了."皇甫逸溫柔的著.

走在沙發上的徐邈奇怪的看著從廚房里出來的兩個人.

"你們怎麼出來了?"

"沒什麼,麥穗在做飯,所以我們就出來了,怎麼了?"

"不是,麥穗會做飯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阿顏你知道嗎?"

"不會."阿顏簡短的賞了那兩個人兩個簡單的字.

"阿顏,你不會是騙我們的吧?"

"肯定不是,阿顏有沒騙過人,不像你,而且我想起來了,剛才麥穗是讓齊遠教她做菜的,所以才將我們轟了出來."

"不會吧,真的?"

"你覺得我會騙人嗎?"

"會,蝸居是在你偽裝的面具下上當的那個人."

"那好吧,你自己去問就知道了."

聽到這樣的話,徐邈真的尚廚房去證實這句話的真實性去了.

"我的天,你們兩個在干嘛?"

"你來了,快快,把電給我們拔嘍."

面對這樣的場景,徐邈二話不的把電給拔掉了,聽到這樣的聲音,原本坐在沙發上的兩人,也趕快得過來看看.

"這是怎麼回事?"

"嘿嘿,一不心功率開大了,西柿一到里面,就焦了."

"你還真是不會做飯,那地上的那個鍋是怎麼回事?"徐邈問道.

"那個啊,我剛才的時候把它給弄壞了,燒掉了."

"不會吧,齊遠你怎麼看著她的?"

"我啊?你去問她."

"我算看出來了,麥穗應該和我一起去看電視,真的,剩下的你們去做,我們在客廳里等著吃,是吧?"

"嗯嗯,我同意,但是忘了告訴你們了,我家就兩個鍋."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現在我們沒有炒菜的東西了,沒法吃飯了."齊遠答道.

"不會吧?"

"會的,我敢肯定."

"你,你還呢,跟我上客廳."

"唉唉."

不等麥穗繼續話,徐邈就將麥穗給拉到了客廳里面,剩下三個男生大眼瞪眼,眼瞪糊底的鍋.

"遠,現在怎麼辦?"皇甫逸問道.

"我去買鍋,你們等一下."

一句話,阿顏也離開了,剩下兩個人繼續在這里等著.

"逸,你知道嗎?上次阿顏來這里,是來這里把所有的盤子都重換了一遍,現在今天來,把所有的鍋也給換了."

"不會吧,阿顏真有福氣,上次是什麼時候?"

"也就一星期以前吧?我覺得是."

"哦,我們先把這里整理一下吧."

"好吧."

兩個人一人拿一個損壞的鍋離開了廚房,坐在客廳里的兩人,看著那兩個壽終正寢的鍋,不出的感覺.

"麥穗,你真的很厲害,比我還厲害?"

"是嗎?可是我怎麼很悲催啊?"

"沒事的,下次我們不在這里吃飯的時候,你在嘗試著做就行了,這次就交給他們吧,我相信他們."

"不帶這麼打擊人的,我還不是為了給你們做飯啊?"

"是是,我的大姐,可是那這兩個損壞的鍋該怎麼算啊?"

"那是意外."

"嗯,我相信,這不是個美麗的意外."

口頭上占到便宜的徐邈很是得意的看著失落的麥穗.

"我記得上次,伯母讓給拿鹽,你給拿過去的是糖吧?"

"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就是上次我在你家里吃飯那次,不要賴賬,伯母可以作證."

"好吧,我認輸,可是逸,你在這里摻和什麼啊?"

"沒有啊,我這是打抱不平,你不要亂想."

"切,我還不知道你,算了,我大人不計人過,阿顏是去買鍋了嗎?"

"嗯,估計一會就會回來,我們先等會吧."

"哦,我知道了,我們要不要打牌?"

"打牌,你不想讓阿顏那張冰臉凍死,還是慢慢等著他回來."

"哦."麥穗失望地著.

忙碌的身影,只有阿顏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