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又一份契約
照常中午從公司回來的秦思,回到家,問候了客廳里面的人,便獨自上樓了,與此同時,瑾謙也離開了沙發.

"外婆,怎麼了?"

"沒什麼,我覺得今天你姐姐有點奇怪."

"是嗎?我沒覺得,可能是公司的事吧."

"嗯,應該是,一會兒她下來的時候問問就知道了,現在不這個了,看養生."

"好啊,外婆."

兩個人,一個外孫女,一個外婆,正在看養生堂的節目.

"秦思,我有事和你,我進來了."

瑾謙沒等秦思的回話,就直接進來了,而這時的秦思正在盯著電腦上的股市圖,研究著,沒有注意到來人.

"喂,你有沒有聽到我的話啊?"

"什麼?"

聽到聲音的秦思,明顯的被驚嚇到了,忘了剛剛看出來的趨勢,以及投資方向.

"你干什麼,嚇我一跳,還把這些東西全忘了."秦思沒好氣地著.

"誰讓我剛進來的時候你不回答的,不能怪我."

"行,你找我有什麼事,快點兒吧."

面對秦思不耐煩的態度,瑾謙覺得自己的這種想法,一點罪惡感也消失殆盡了.

"我覺得咱們有必要定下一份合約."

"合約?什麼合約?"秦思奇怪的問著.

"一份關于我們雙方行為的合約,你覺得怎麼樣?"

"具體一點,我能更明白."

"非要我明了,就是你不能干涉我的生活,當然我也一樣,在訂婚前,我們雙方自由,都可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怎麼樣?"

瑾謙痞里痞氣的,雙手支撐在床上,將秦思圈在自己的臂膀里面,臉對著臉著.

"你不覺得你靠我太近了嗎?"

"有嗎?我怎麼不覺得,我的未婚妻?"

"你就肯定以後我們會在一起,每件事都會有意外."

"也許吧,不過現在我們訂一份協議怎麼樣?雙方都不吃虧."

"你覺得哦會答應你嗎?這麼自信?"

"你呢,既然你這麼不喜歡我,我們何必要裝成那個樣子呢,你是不是?"

"嗯,可以考慮,不過這件事要由你和遙兒去,現在你可以走了,晚上的時候再把你擬定的合約給我看."

"還要書面上的合約?這是不是有點過了?"

"我不覺得有什麼過分,你也知道,商人就是這個樣子的,你不能怪我,信譽問題,是不是?"

"我知道了."

對于這樣的秦思,瑾謙真是覺得秦思無可救藥了,誰都不相信,這就是秦思.

望著剛剛離去的身影,秦思有種不出的感覺,而這種被壓制的感覺被秦思定義為"悲憤"二字.

"瑾謙哥哥,剛剛做什麼去了?害得我和外婆擔心."

"我能做什麼去啊,再在自己的家里,有什麼好擔心的."瑾謙寵溺的著.

"謙兒,思思沒什麼事吧?"

"她,能有什麼事啊?應該沒什麼."

"那就好,我怕她遇到什麼事,自己一人擔著,不和我們."

"知道了,奶奶,我會注意她的,沒事的."

"嗯,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對了,奶奶,今天下午我想帶遙兒去我同學家,可不可以?"

"去吧,我順便去看看你爺爺去,我有李嬸陪著就行."

"我知道了,奶奶."

外婆根本就什麼也沒有問,就直接答應了,不過對于瑾謙帶遙兒出去玩兒的事,秦思是肯定不同意的.

"瑾謙哥哥,你在這里有同學啊?"遙兒奇怪的問著.

"是啊,難道遙兒沒有同學嗎?"

"沒有,姐姐不讓我和那些人在一起,姐姐她們不是真心的."遙兒真誠的著.

在一旁聽著的外婆,聽到這樣的話,很替思思難過,也替遙兒難過,這不是思思的錯,錯的是外公,是他不允許而已,又怎麼會是思思的決定呢.

但這句回答對于瑾謙來又有著不同的含義,那是秦思的自私,自私的不讓遙兒交朋友,而她自己確有很多朋友.

"這樣啊?那瑾謙哥哥的朋友就是遙兒的朋友,好不好?"

"好啊,那今天我們今天下午就去看你的朋友,帶著姐姐一起去,好不好?"

"嗯,我們吃完飯問問她就行了,也許她沒有時間去."

"這樣啊,那就一會兒再吧."

外婆對于交朋友這件事也很是贊同,只要不讓她外公知道了,就行.

吃完飯的兩個人,來到了秦思的房間.

"姐姐,你怎麼還不去吃飯啊?"

"是遙兒啊,姐姐弄完這個就去吃飯,不用擔心姐姐了."

"哦,我知道了,那下午我和瑾謙哥哥出去看朋友,可不可以?"

"看朋友,誰的朋友?"

"瑾謙哥哥的朋友,瑾謙哥哥以後也是我的朋友."

"這樣啊,那遙兒先回房間好不好,姐姐有話和你瑾謙哥哥,不會耽誤你們下午玩的時間的,好不好?"

"真的,我就知道姐姐會同意的,那我先回去了."

看著遙兒歡快的離開的身影,秦思就換了一張臉面無表的看著瑾謙.

"你明明知道遙兒這幾天在家里是最安全的,你還要帶她出去?"

"我知道,但你這樣對她來並不好,會傷害她的."

"我怎麼不覺得,而且昨天下午的事,你不記得了,要不是你帶她出去,又怎們會遇上?"

"今天不會了,而且我只是帶她交朋友,不想你一樣只把她圈禁起來,不讓她交友."

"我知道了,但我希望你心一點兒,有什麼事記得打電話給我."

"我知道了,再見."

秦思沒有解釋為什麼不讓遙兒去和別人交朋友,在這里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遙兒是從孤兒院抱來的,別人不,但不代表別人會尊重遙兒.

瑾謙離開了這里,就去了遙兒的房間,對于屋外那些還在亂晃的人,如果不解決掉,以後還會是這個樣子不安全.

"遙兒,還不睡?"

"瑾謙哥哥你來了,我這不是興奮的睡不著嗎?"

"就這麼興奮,是不是很喜歡交朋友啊?"

"也不是啦,是以前都沒有什麼朋友,所以才想去結交的."

"這樣啊,哥哥保證,你見到的都是大帥哥,怎麼樣?"

"真的啊,那太好了,帥哥養眼."

"我以前怎麼就沒看出來我們遙兒喜歡帥哥啊?哥哥帥不?"

"哥哥當然帥了,要不遙兒怎麼會這麼喜歡哥哥的."

"難道哥哥長得丑,你就不喜歡了?"

"哪有啊,在遙兒心中,瑾謙哥哥是最帥的,真的,我保證."

"現在是,以後可就不是嘍,以後我們大姑娘會有更喜歡的人,就會嫁出去嘍."

"瑾謙哥哥,不會的,這不還很遠的嗎?"

"哪遠了,你都二十多了快了."

"瑾謙哥哥就會逗我,真是的."

"好了,開睡午覺吧,我們下午在出去玩,不睡覺,我們就不去了."

"啊?我保證,立刻就睡覺,哥哥也快去睡覺吧."

"嗯,我知道了,快睡吧."

"嗯."

(另一分章)"喂,西黛,我今天下午帶妹妹來看你."

"怎麼這麼突然?我都沒時間准備."

"不用准備了,我妹妹人很好的,你別嚇到她,我就很感激你了."

"我哪有那麼嚇人,再了扮人妖很嚇人嗎,很多姑娘都很喜歡這些的."

"別人是別人,我妹很脆弱的."

"我知道了,你妹叫什麼名字啊?"

"遙兒,她叫魏遙,就是我和你經常提起的那個."

"就是那個,你就跟我提起一遍,還有你子,在那邊過得好不,都那麼長時間沒聯系過我了,知不知道?"

"我知道了,這不下午就就去看你了嗎?"

"好了,我知道了,我先收拾收拾,回見."

"嗯,回見."

西黛也是和瑾謙在孤兒院認識的,從這兩個人感就很好,這幾年,西黛憑借自己女性化的臉,扮人妖,獲得了觀眾的好評,從此擺脫了貧窮人的身份.

西黛的房間里什麼都有,那些裝扮的東西,一應俱全,雖然本來很整潔的房間,被他這麼一收拾,變得很亂.

"奇怪了,越收拾越亂,怎麼這樣啊?"

"你怎麼了,西黛?"

"啊?對了,卡莫納我怎麼把你忘記了,今天下午我朋友帶他妹妹來這里,我想整理一下房間,不過,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原本乾淨的地板瞬間被染上奇怪的顏料,桌子上的東西,也是越弄越亂.

"怎麼辦?卡莫納?"

"我不在這里呢嗎?乖,上一邊呆呆著去,我給你弄."

"哦,好,還是卡莫納好."

"你啊?永遠也學不會整理房間,真拿你沒辦法."

卡莫納是真正的泰國人,也是和西黛一起的,兩個人的組合.

房間經過卡莫納的妙手,瞬間變得整潔了起來,比當初的時候更加的整潔.

"西黛,你那個朋友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什麼時候,很久了,久的我都不記得了,還是我在孤兒院的時候認識的呢,我剛到那里的時候,他就在那里了."

"那為什麼我都沒見過他?"

"你他啊?他很幸運,被人領養走了,不過那時候我們都十八歲了,就算不是這樣,我們也不能呆在那里了."

"為什麼?"

"因為我們都大了啊,不能帶在那里了."

"哦,這樣啊,我們都一樣的."

"是啊,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過他了,他走了之後,我們還有聯系,他經常給我打錢過來,認領他的那家人,據是因為他母親的緣故."

"我知道了,我會把他當朋友的,你放心."

"我就知道卡莫納最好了."

用最快的時間收拾了整棟公寓,這也是卡莫納最在乎的家.

"哥,你的西黛是什麼樣的人啊?"坐在車里的遙兒好奇地問著.

"你西黛啊?他人很好,長得有點女性化,不過他是男孩子."

"這樣啊,肯定很漂亮了,是不是?"

"是啊,不過他不喜歡別人這樣他,所以遙兒要注意知不知道?"

"這個我知道,我們馬上就可以成為朋友了,我當然不會他了."

"嗯,遙兒真乖,一會兒我們就到了."

"我知道了,瑾謙哥哥."

懷著激動的心,遙兒不安的在車里面坐著,擔心著會不會西黛不喜歡她,不願意和她做朋友的事.

"好了,遙兒下來吧,我們到了."

從房車里面下來的遙兒看著眼前的公寓,好像走到了五顏六色的世界,這房子是五顏六色的.

"哥哥,這房子真怪,為什麼這麼多的色彩啊?"

"因為他喜歡這樣子的,也喜歡多彩的人生."

"這樣啊,我了解了."

剛准備要踏進屋子里的兩人,就看到從里面出來相應的兩個人.

"西黛."

"瑾謙."

因為很久沒見過面的兩個人激動的相擁了起來,剩下了兩個在一旁看著的人.

"瑾謙,這就是你的妹."

"是啊,漂亮吧."

"嗯,你好啊,遙兒姐."

"你好,西黛,這位是?"

遙兒並不像瑾謙一樣,能夠忽略旁人.

"你他啊?他是卡莫納,是為泰國人妖,怎麼樣?"

"哇,真的啊?好棒哦,你也是嗎?"

"我哪里像泰國人啊?"

"對哦,你和我們一樣的,不過你們真的好棒哦."

"謝謝誇獎,走,進屋吧."

西黛招呼著遙兒他們這兩個人進了屋子里,屋子很明亮,牆上也是五顏六色的,不過給人一種舒適的感覺.

"要不要喝什麼東西?"

"不用了就這樣就很好了,我今天就是帶妹妹來看看你."

"我知道啊,這里都是卡莫納收拾的,怎麼樣,乾淨吧?"

"我就知道,這不是你的成果,卡莫納應該很擅長收視這些東西吧."

"還好,我跟你們不一樣,我有潔癖."

"哦?是嗎?和西黛住在一起肯定不好受吧?"

"沒有,西黛很好,我們在一起很好."

"那就好,我不希望他受傷害."

"我知道,我會照顧好他的."

卡莫納和瑾謙聊著,剩下兩個完全聽不懂的兩人,瞪著這兩個人.

"卡莫納,你們在什麼呢?我都沒聽懂."

"沒事,你聽不懂很正常,我們聊得懂就行."

"哦,那瑾謙呢,你今天來有什麼事嗎?"

"沒有啊,只是把妹妹介紹給你們認識,她從沒有朋友,想跟你們做朋友."

"這樣啊,我們肯定會成朋友的,是不是,遙兒姐."

"是啊."遙兒看著比自己還漂亮的西黛這樣問害羞的回答著.

瑾謙看著這個樣的遙兒,就知道不能讓她和西黛呆過長的時間,以免會讓遙兒陷入單相思的境地,而卡莫納也是不允許的.

即使什麼都沒有,瑾謙還是看出來了,卡莫納兩人的事,也許當事人並不知道.

"西黛,我們不能出來太長的時間,你也知道的."

"嗯,你是想回去了嗎?剛到這兒."

"沒辦法,你也知道,回去晚了,不好."

"我知道了,那你們回去心一點."

遙兒聽到瑾謙哥哥這樣,就起身准備和哥哥一起離開了.

"你們進去吧,我們走了."

"嗯,瑾謙,心點,有人跟著你們."

"我知道的,走了,再見."

西黛看著車子離開,卡莫納看著西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