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無的傷
"外婆,我去公司,一會兒我送你們去醫院吧?"咬著面包片的秦思問著喝著牛奶的外婆.

"不用了,思思直接去公司吧,一會兒你李叔會送我們過去的,而且也可以讓瑾謙送我們去啊,你就先去公司吧."

"那好吧,你們注意一點,我先走了."

"不在多吃一點了嗎?"

"不了,我吃好了,你們慢點吃."

"這孩子."

"外婆不用擔心姐姐了,姐姐會照顧好自己的,我們要不要幫外公熬點湯?"

"一會兒李嬸回去熬湯的,你外公不能吃太多有你的東西."

"哦,我知道了."

三個人各自吃著東西,沒有再什麼話,這麼寂靜的飯桌,還真是有一點壓抑的氣氛.

"奶奶,爺爺得了什麼病啊?"瑾謙詢問著.

"這我也不知道,醫生也沒有什麼,只過幾天就會好的."

"嗯,那就沒什麼事,您不用擔心了."

"嗯,快吃吧,等湯熬好了,我們就去醫院."

"好的."

外婆的目光一直看著遙兒,有些話不出來總是覺得不合適,出來又會傷人,但又不得不.

"遙兒,告訴外婆,你是不是很喜歡瑾謙哥哥?"

"是啊,怎麼啦,外婆,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這是件好事,但你要知道,瑾謙時你外公為你姐姐選的未婚夫,你不能有那樣的感,你知道嗎?"

"我知道的,外婆,我不會的."

"瑾謙,你也要記住,知道了嗎?"

以前這些話,沒有擺在明面上,瑾謙並沒有覺得什麼,但是今天卻不是那樣.

"我知道了,奶奶,我會注意的."

"唉,你們這些孩子,不要只想到自己,思思的感,你們也要考慮一下,畢竟這些都是事實,雖然是你們外公(爺爺)安排的,打你們也要注意一下."

三個人三個想法,遙兒覺得這些話是一種警告,比任何事都讓自己難受,最疼自己的外婆這樣告訴自己,還能明什麼?

而瑾謙對于這樣的話也很是不贊同,畢竟還要尊重雙方的意願,這種強制性的行為,太過讓人難受.

"你們不要怪外婆(奶奶)這樣,我也是為你們好,也是為了思思,雖然以後的事誰也不能預知,但是現在能避免就要避免,以免以後後悔."

"是,我們知道了."兩個人一起回答了還在著的人.

"你們坐著吧,我去看看李嬸."

外婆起身離開了餐桌,和李嬸一起熬著雞湯.

"李嬸,我和那兩個孩子了,我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太太,遙兒那孩子也是個懂事的孩子,她知道咋那麼做的,您就放心吧."

"是啊,這麼懂事的孩子."

兩個人沒有在話,同樣的,坐在桌子旁的兩個人也沒有話.齊遠開口打破了這份沉靜.

"遙兒,不要想得太多了."

"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的,我們誰也沒想過姐姐的感受."

"放心吧,你姐姐不會在意的,都這麼長時間了,他肯定不在意."

"可是,我在意啊,姐姐那麼好,瑾謙哥哥,你,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關心一下姐姐啊?"

"她不是很好嗎,根本就不用關心啊?"

"可是,為什麼瑾謙哥哥喊姐姐的時候都是喊名字?為什麼不叫思思呢?"

"因為那樣會顯得太過親密,哥哥不習慣啊."

"那哥哥為什麼直接喊遙兒呢?"

"因為遙兒是妹妹啊,哥哥就是應該疼妹妹的."

"哦,那瑾謙哥哥,你也疼姐姐,好不好?"

"好,哥哥聽遙兒的."

聽到遙兒這樣,瑾謙覺得這一切都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遙兒對秦思的感,不應該變成愧疚,相反的,該愧疚的人應該是秦思才對.

"你們兩個還在聊什麼?我們弄好了,去醫院吧."

"嗯,知道了."

瑾謙開著車,帶著另外三個人駛向了醫院.

"遙兒,我和你李嬸先上去,你和瑾謙一起去停車."

"我知道了,外婆."

外婆這樣安排也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樣等他們上來的時候,外公也該喝完湯了,就不會隨便的生氣,不吃東西了.

"瑾謙哥哥,我們一會兒再上去吧."

"為什麼啊?"

瑾謙不解的問著遙兒.

"沒有啊,我們現在外面逛逛,讓外婆跟外公話,我們不能聽啊."

"是嗎?"瑾謙懷疑的問道.

"是啊,怎麼?不相信我啊?"

"相信,怎麼會不相信啊."

看著遙兒強作鎮定的臉,總覺得遙兒在隱瞞著什麼,其實遙兒是知道的,外婆這樣做的原因,只有瑾謙一個人不知道而已.

過了有十幾分鍾的時間,遙兒和瑾謙逛著醫院的花園,在這里,有著護士陪著溜圈的老爺爺,也有老奶奶,而那些穿著病服的孩子有和自己母親玩游戲的,對于這些畫面,遙兒有種不出的感覺,從在孤兒院的她,並沒有體會過這種感.

"走吧我們上去吧."瑾謙建議著.

"好,一會兒外公他們該等急了."

在瑾謙他麼上樓的時候,外公已經喝完了最後一碗雞湯,正擦著嘴.

"怎麼樣,吃好了嗎?"

"嗯,他們沒有來嗎?"

"一會兒就該上來了吧,思思去公司了,沒有來."

"嗯,我知道了,王秘書跟我過了."

完這句話,瑾謙他們就進來了.

"你們來了?"

"是,外公(爺爺)!"

"我知道了,下次沒事不要來了,在家里陪你奶奶吧,這里的飯也是營養搭配的,不用每次都送所來."

"是,我們知道了."

一個回答,並沒有回答魏遙,仿佛這里只有瑾謙一個人似的.

對于這種狀況,遙兒也已經習以為常了,畢竟這是自己的外公,就算這樣,也不能做些什麼.

"現在,飯也吃完了,你們就回去吧,不用呆在這里了,有沒有什麼事."

"老爺,你怎麼能這樣呢?"

"我這麼怎麼了?"

"是,我知道了,我們走吧."

面對發脾氣的外公,外婆也沒有什麼辦法,叫著屋里的這些人就離開了,只留下了一直在屋里的李叔.

"老爺,您這樣,太太心里會難受的."

"我不這樣,我看著,我心里更是難受,每次都將她帶來,成心讓我生氣."

"唉,老爺,您就消消火吧,這樣對身體不好."

"我知道了.你也回去吧,我在這里沒什麼事."

"是,老爺,有事您就給我打電話,我馬上就過來."

"嗯,回去吧."

這個屋子,終于只剩一個人了,但這不代表不會有人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