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超級大整頓
"哎,你們今天有什麼聚會?"麥穗無謂的問著.

"哦,沒什麼."

齊遠聽到麥穗這樣問,機械似的回答著,就像無關緊要的事一樣.

"是嗎?那今天我們一起聚一聚吧,畢竟我們幾個還沒有聚過呢."

"這樣啊,那我打電話問問他們,今天晚上嗎?"

"嗯,就晚上吧,中午我們沒有那麼長的時間,你不是還要給房子消毒的嗎?"

"對哦,不消毒今晚又要睡沙發了."

"嗯,順便把那幾個客房也打掃一下把."

"為什麼?有沒有人住."

"你怎麼什麼也不懂啊,現在沒人住,不代表以後也不會有人住啊,你對不對?"

"嗯,我知道了,上次阿顏我們兩個就是睡在一張床上的,還真是不習慣."

"你,真的,就上次,我在家的那次?"

"就是那次,別了,東西搬完了,我們上車吧."

"哦,真是的,還沒完呢."

其實齊遠並不是那麼想那次的事,誰讓自己倒黴的呢,半夜阿顏還以為有人爬到他的床上呢,一腳就把自己踹下來了,害的自己睡了半宿地板.

"喂,齊遠,你怎麼不了?"

"什麼,沒什麼好的,想想怎麼弄你那個屋子吧."

"哦,這樣啊,我想再去買一個大大的熊,和我一樣大的,怎麼樣?"

"你還要買,你的床上連自己睡的地方都沒有了,還要買?"

"那又怎麼了,反正我不管,下午的時候我讓他們帶過來,怎麼樣?"

"不怎麼樣,你還真是有才."

面對這樣的麥穗,齊遠很是無奈,時候的他並不喜歡洋娃娃,長大了,都二十了,才開始喜歡這種東西,難道這是遲鈍?這也太遲鈍了吧?

"你在想什麼那?"

麥穗看著齊遠變化的臉,就知道那不是什麼好事,因為那張臉滿帶驚訝,嘴角咧的很可惡.

"沒什麼,只是發現了一個事實而已."

"什麼事實,你,也讓我聽聽."

"沒什麼,你怎麼這麼好奇,快想你的事吧,不要打擾我開車了."

"這氣啊."

完這句,車里面就開始安靜了起來,這時的麥穗也不再糾結剛才齊遠的表了,而是開始突發奇想,想在今晚試試自己的手藝,雖然自己以前什麼都沒做過.

"麥穗,麥穗!到家了,想什麼呢?"

恍若剛聽見一樣,麥穗奇怪的問了一聲:"什麼?"

"你什麼,都到家了,你也不要露出你那陰險的笑容了,好不?我心髒承受能力,真的,不騙你."

"你有心髒病?我怎麼不知道?"

"我哪有啊,竟瞎,詛咒人."

"哦,你嚇死我了,我還想伯母怎麼那麼倒黴呢,生了你這麼悲慘的孩子,命苦."

"你這也太傷人了吧,我怎麼啦,我可是寶貝."

"齊遠,你知道麼?世界上總是有那麼幾個人,總是把自己當個寶,可事實上,這都是你自以為是,真的?"

"你是想死了吧,你不想吃飯了?"

"想,但我知道,如果你要是餓到我,我就告訴你的寶貝媽媽,讓她哭給你看."

"就知道這樣威脅人,哼."

冷哼一聲的齊遠,拿著最後的一包東西,大踏步的離開了車子這里,不理會還在後面的麥穗,獨自的回到了房間.

"氣鬼一個,我就,我就,氣死你,你哼我也哼,哼."

麥穗的孩子脾氣,是最讓齊遠覺得開心的事,只有這樣,她才會容易忘掉過去,走出心理陰影.

氣呼呼的麥穗,空著兩手,也來到了客廳,坐在了齊遠的身邊.

"麥穗?你不會生氣了吧?我的乖乖,丑死了."

"走著,騙誰呢,不知道誰,以前還我生氣的樣子好玩兒著呢?"

"那,不算,對了,你真的要聚會嗎?"

"是啊,怎麼了?"

"沒什麼,想你確認一下,我害怕你家伙的反悔."

"我是那樣的人嗎?你?"

麥穗順勢就准備掐齊遠的脖子,他要敢是,這一下可是避免不了的,不過,齊遠也是識時務的,傳中的識時務者為俊傑.

"肯定不是了,我們麥穗是誰啊?你是不?"

"這還差不多,那你還不趕緊的打電話,順便帶著我的熊,知道不?"

"我知道了,順便你把那些蔬菜和水果分開泡上,我一會兒就去洗."

"全泡上嗎?這麼多?"

"嗯,洗好放在冰箱,下次用的是時候方便."

"這樣啊,我知道了."

麥穗將這些蔬菜和水果,放在不同的盆子里,用水泡上,而水果就用淡鹽水泡上,這樣才能洗掉農藥.而齊遠便開始了一個個的打電話.

"逸,今晚上我家來聚會吧,我和麥穗做飯."

"你不是你有事嗎,現在沒事了?"

"嗯,有時間我在和你們,順便你告訴他麼兩個,我現在去洗菜."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唉,等會兒,順便告訴你,幫麥穗帶一個兩米的大熊過來,你也知道的,她的話,我沒法不的."

"我知道了,又不是什麼大事,你先去吧."

"嗯,就這樣,拜."

掛斷電話的齊遠很快就來到了廚房,害怕麥穗將廚房給毀掉.

"不錯嘛,還會做這些呢."

"廢話,我連菜都不會洗,那還能做什麼事?"

"那倒是,今晚你要不要嘗試做一個菜?"

"我正有這種想法,不過,他們的做好准備,我怕他們嚇壞掉."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不過,我們不告訴他們他們也不會知道哪個是你做的."

"對啊,就這樣做,你,一會兒洗完了,就幫我收拾房間去,知道了不?"

"知道了,我的大姐,那你現在准備干嘛?"

"你看到了嗎?"麥穗指著自己的眼睛著.

"看到了什麼,出外你的眼睛,我什麼也沒見到啊."

"算了,我就沒指望你能看見,沒見到我眼睛都有黑眼圈了,所以,我准備回房間睡覺,走了哈."打著哈氣,轉身離開了這里.

"知道你一晚上沒睡,我原諒你了,不過,你要不要喝點牛奶再睡?"

"喝牛奶?不要,我現在就睡去."

"我知道了,你睡去吧,我把牛奶放在冰箱里面了."

"我知道了,弄好了再叫我,知道了不?"

"知道."齊遠洗著茄子和西柿著.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洗完所有的東西,在按照順序將東西擺好放在了冰箱里順便還給封上了保鮮膜,這就是典型的浪費.

洗這些東西就用了一個多時,還真是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