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悲憤的西紅柿
"咦,這里怎麼會有西柿?"麥穗挑著碗里的西柿著.

"冰箱里的,怎麼了?"

"這個,是冰箱里的那半個?"

"是啊,怎麼了?"

"那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把那半個剩在冰箱了?"

"不知道啊,怎麼啦?"

"你真是氣死我了,人家查過了西柿能治黑眼圈,這是我特意留的,現在好了,都成這樣了."著,麥穗順勢夾起那煮熟的西柿悲歎著.

"那又有什麼,沒准西柿就是熟吃才治黑眼圈呢."

"你怎麼知道?"麥穗狐疑的問著.

"猜的."

這兩個字,讓麥穗很悲憤的吃起了面.

"你慢點吃,我又不和你搶,著什麼急啊?"

"你呢,你真是氣死我了."麥穗吃著面,嘴里含糊不清地著.

"你還真是,現在已經三點了,你真的准備不睡覺了."

"嗯,我不睡了,你去睡吧,我吃完了也不會再吵你了."

"那你自己注意點兒,困了記得睡覺,熬夜對身體不好."

"我知道了,你快睡覺去吧."

對于齊遠的啰嗦,麥穗不耐的催促著他的離開.

而齊遠對于今天的麥穗覺得很是不正常,但並沒有太在意,便回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像倒栽蔥一樣,繼續睡覺.

坐在地上吃著面的麥穗,看著電視屏幕,也許別人會忘記這個日子,但是她肯定不會忘記,畢竟只有她一個人不知道真相而已.

當天邊的第一抹陽光照射大地的時候,就代表著新一天的來臨,結束了昨天.

睡在沙發上的人,並沒有覺得睡的不穩,反而睡得很好,連叫都叫不醒.

房間里的麥穗,從凌晨三點開始,就一直坐在地上,沒有變換過姿勢,這也養成了一種習慣,特定的日子里的習慣.

房間里傳來陣陣的鈴聲,那是齊遠的手機鈴聲.這個鈴聲叫醒了發呆的麥穗,卻叫不醒樓下沉睡的人.

"喂,請問找誰?"

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皇甫逸覺得很是奇怪,因為接電話的是女生.

"請問,齊遠在嗎?"

"哦,你是皇甫逸是不?"

"是啊,你是?麥穗?"

"對啊,怎麼啦?"

"沒什麼,開始沒聽出來是你的聲音而已."

"沒什麼奇怪的,你找他啊?我這就給你叫去."

"好,謝了,我等著."

"嗯嗯."

聽到皇甫逸的話,麥穗就在樓上喊起了齊遠.

"齊遠,快起來了,逸打電話找你."

"啊?"

齊遠在聽到麥穗的話就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還沒明白怎麼回事,麥穗就有喊了起來:"快一點,又讓別人等,真是沒禮貌."

"等一下,我這就來."

驚起的齊遠掀掉被子,踩著鞋子就上樓來接電話了.

"逸,大早上的有什麼事嗎?"

"你呢,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啊?"

"日子?什麼日子?"

"我就知道你忘了,你不知道今天是我們在一塊的紀念日?"

"今天多少號了?"

"十五號,怎麼了?"

"沒什麼,對了,今天咱們不聚餐了,你們要是聚就自己去吧,我今天不去了."

"不去了,為什麼,咱們不是好的嗎?"

"嗯,今年特殊,我還有事,先掛了啊."

皇甫逸還想再些什麼,就聽到那面掛掉電話"嘟嘟嘟"的聲音,這時的齊遠才想到昨天麥穗為什麼會這麼反常.

"麥穗,你要不要先睡一覺?"

"不要,我不困,真的."

"那你今天想走什麼事,齊遠哥哥陪著你好不好?"

"你想起來了,是不是?"

"嗯,對不起,昨天忘記了,還以為你發神經呢?"

"你才發神經呢,現在不是好好的嗎,行了,快去洗漱去吧."

"你也是啊,剛起來,一會兒我們去買菜吧,家里都沒什麼東西吃了."

"行,反正也沒什麼事做."

"那就這樣定吧,順便把你那屋清掃一下,然後我們換屋子睡吧."

"這個我同意,那個屋子不乾淨了,等以後有事請了,我們再換過來."

"這樣啊,不公平."齊遠聲的抱怨著.

這對于他們來並不是什麼大事,因為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現在換起來也不覺得什麼,誰讓他是最疼麥穗的呢,一直把她當作妹妹的.

弄完東西的倆個人,開著車來到了這邊最大的超市,現在這個時間,正好是上班高峰期,也是蔬菜的最鮮嫩的時候,沒辦法,誰讓他們沒有什麼事做的呢.

"喂,我們要不要買點蘿蔔?"

"買蘿蔔干麻?你想吃?"麥穗懷疑的問著.

"不是,我覺得實在沒什麼吃的,還可以拿這個充充饑,這個不容易壞掉."

"那你吃吧,我可不吃."

"為啥不吃啊?"

"因為,我從到大好像都沒有吃過這個東西,你不覺得它長得很怪嗎?"麥穗指著齊遠手中異常苗條的白蘿蔔著.

"確實,我也覺得,白蘿蔔是干什麼用的,那好吧,我們買別的."

兩個人走走逛逛,買了一大堆的菜,最多的就是西柿,買這麼多的原因就是,麥穗要補償昨天那個被煮掉的那個.

"我們還要去買什麼?"

"八四消毒液,這個必須要買,把我那屋子消消毒,我怕你感染."

"沒那麼嚴重吧,我怎麼不覺得?"

"那是你沒常識,俗話,心駛得萬年船,萬一你生病了,我還得照顧你,是不是?"

"你打的就是這主意?"

"我這不也是為你好嗎?快點,我還想買點零食呢?"

"哦,我知道了,來去,還不是你懶?"

"我哪里懶了?"

手里拿著剛買來的一根乾淨的芹菜,敲著齊遠的頭問著,而這時的齊遠推著購物車,滿車的東西還要繼續買,只能再推一輛來了.

"你不覺得的這東西已經夠多的了嗎?"

"不覺得啊,還沒有買吃的呢?"

"那好吧,我再去推一輛,這些先交給售貨員."

"那好吧,我和一起去."

推來一輛空車,兩人繼續逛著,車里的膨化食品,越來越多,一點也不健康.

"我麼還要嗎?"

"嗯,就這麼多吧,剩下的吃完再買."

齊遠看著已經堆積如山的零食,任命的付賬去.兩車的東西,要結賬還很是不容易,後面的人只有繼續等待了,沒辦法.

東西雖多,但憑借售貨員的高素質敬業水平,並麼有用多少時間就解決完這里了.也為那些等的比耐煩的人,節省了時間.

而這些東西什麼時候,在什麼時間,用來做什麼,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