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麥穗之夜
"齊遠,趕緊給我死過來!"房間里的麥穗大喊著.

"來了,來了."

住在隔壁房間里的齊遠趕緊回答著,這不能怪齊遠,誰讓麥穗的嗓門大的呢,如果不能讓她順心,這一整個晚上,她都會一直喊的.

"我的大姐,這次已經是第三次了,你到底有什麼是事啊?"齊遠靠在麥穗的房門口生氣的問著.

"沒什麼,這不是想試試效果嗎?還好,你的反應能力夠強."

"這一晚上,你不會都准備這樣做吧?"

"不是,不是,我在喊那麼幾次就行了,做測試嘛,都是這樣的."

"你,在做測試?"齊遠奇怪的問著.

"對啊,我自己出的測試題,你要不要看看?"

"不要,你出的題很變態,你還是趕緊睡覺吧,這街坊鄰居估計也受不了你."

"不會不會,我打聽過,離咱們家附近的幾家的人,基本上都不會在家,所以我很放心."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不睡我還想睡覺呢."

"睡覺?干嘛要睡覺啊,今天不是周五嗎?"

"是周五,明天不用上課,可也是要起床的,難道你不困嗎?"

"困,怎麼會不困?不過只要我對一件事有激,這激勁還沒過去,我就睡不著覺,所以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我知道了,你繼續,等你困了你再叫我吧."

"好吧好吧,你先回去吧,我保證不再叫你了."

聽到保證的齊遠,看著床上瞎鼓搗的麥穗,正在寫寫畫畫,誰知道還會折騰到生麼時候,估計今晚都不用睡覺了,還的准備夜宵.

回到房間的齊遠,想著今晚要怎麼才能度過,不要被驚嚇過度才好,坐在床上,想著干什麼:打游戲,看電視,打電話?

"齊遠,你給我死過來,快點!"

正在沉思的齊遠,又被驚嚇到了,看來自己真的是不用睡了.

"我的大姐,你還要不要人睡覺了?"

"要要,你先回去睡覺,現在我叫你你不用回答,等我有急事了你在回答,先回去吧."

"那你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是有急事的時候?"

"這個,我也不確定,你先回去吧."

被麥穗打敗的齊遠,任命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這都是什麼事啊?

打開電視機,連起了游戲的光盤,開始打個人的單機游戲,拿著手柄,激得開著自己的賽車.

這個晚上,估計齊遠都會這樣過,順便還夾帶著麥穗的尖叫聲,齊遠不敢帶上耳機,即使怕麥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來個突擊,免得自己會被殺個片甲不留.

"齊遠,快過來,這次是真的,快點!"麥穗很真誠很著急的喊著.

"來了,來了什麼事?"起源聽到"真的"兩個字的時候,就真得很著急,害怕麥穗碰到什麼怪東西.

"你看,你看,這是什麼東西?"麥穗指著地上爬的東西問著.

"你的是這個?"

"對啊,你看黑不垃圾的,那是什麼啊?"

"這我也不知道,沒准是傳中的'強大姐’?"

"你確定,這真的是?"

"我也不知道,那怎麼辦,把它打死扔出去?"

"那是肯定的,你快點弄,這家伙的真惡心,我不要呆在這里了,我要去你的房間住."

"好,你去吧,可是你手中的這堆紙是干嘛的?"

"這個啊?我的研究成果,馬上就要出來了,不能半途而廢."

"哦,那你去吧."

完,麥穗便拿著那堆紙走了出去,齊遠也跟著出去了,上外面拿掃帚,把那惡心的動心掃出去.

而我們可憐的強,還在找著地方鑽呢.

"喂,我弄完了,你不准備住回你自己的房間啦?"

"不去了,明天你把我那屋順便消一下毒,這樣也讓我有個心理安慰."

"不是吧,那我住哪里啊?"

"我知道其實吧,這家里的客房很亂,都沒有收拾過,所以很不好意思嘍,客廳里有沙發."

齊遠看著麥穗那無害的笑容,真是很無語,就這樣對待房子里的主人.

"那我住你的房間吧?"齊遠勉強的著.

"不行,你不能住在我房間!"聽到齊遠的話,麥穗堅決的答道.

"為什麼不行?以前我也住過啊?"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現在就不可以,等以後就行了."

"為什麼,是不是藏了什麼秘密,不能讓我知道的?"

"不是."

"不是?那為什麼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也沒有藏什麼秘密,方正你不能住就是了."

"那好吧,看你這麼堅決我就不住了,你繼續."

對于麥穗這種反常的行為,齊遠還是很少見到的,這不得不讓齊遠開始亂想,畢竟在這里,麥穗就自己一個親人,親人,算是吧?那就不能讓她受傷害.

拿著屋里的薄被帶著自己的枕頭,就下樓了.

"喂,齊遠,你剛才咋干什嗎?"

已經下了樓的齊遠聽到麥穗的話,奇怪的想著:"麥穗今天是不是得了什麼病啊?還是忘吃藥啦?"

"你什麼?"齊遠問道.

"沒事了,你去睡覺吧."

麥穗看到開著的電視游戲,拿起手柄就不在看床上的那些紙,傳中的研究成果,在這一刻,也靠邊站了.

這漫漫長夜,齊遠就在樓上麥穗打游戲激動的叫喊聲中沉睡了過去,不過,這只持續了兩個時.

樓上打完游戲的人,看起來還是沒有盡興,就下來了.推著睡夢中的齊遠.

"齊遠,你醒一醒,快醒來了."

"嗯,什麼事啊,麥穗,我快困死了."

"醒一醒了,我快餓死了,都沒有東西吃."

"沒東西吃,那就喝牛奶."

斷斷續續的回答,齊遠就在麥穗抱怨聲中翻了一個身,繼續睡著了.

"我不要喝牛奶,既然這樣,就不要怪我了."

沙發有沙發的好處,就這樣麥穗一拉,齊遠就光榮的睡在了地上.

"哎呦."齊遠痛呼著.

"麥穗,你真是的,好了,你就不要委屈了,我去給你做飯還不行嗎?"

齊遠見著麥穗委屈的神,馬上就妥協了.

"這還差不多."

完,麥穗就有上樓,開始了新一輪的游戲.

睡眼朦朧的齊遠洗著手和臉,清醒了一點就去冰箱里找食材,但好像什麼都沒有,不過幸運的是,這里還剩下半個麥穗在晚上沒吃完的西柿,沒辦法,就是它了.

拿著那半個西柿到廚房切了起來,拿出買來的現成的面就做起了西柿雞蛋面,做這個,並不需要時間,做好就拿到了樓上.

"這麼快就做好了."

"嗯,快吃吧,你整晚就在打游戲?"

"是啊,不過這游戲有點低級."

"是嗎?低級你還能跑倒數第一呢."

"沒辦法,我這高智商的兒童,對低智商的游戲沒辦法."麥穗大不慚的著,沒有在意碗里的東西是什麼材料制成的,可是,見到了,就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