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不敢打架
散打,就是注重于和一群人打架,這也是當初秦思為什麼會選擇這個的原因,當時的自己和妹妹都剛是十二歲的孩子而已利用假期的時間,學了三年的時間,而遙兒的體質偏弱,學的時間比較長,學了五年的時間.

三個人和這群人一起打,開始的時候,遙兒並不敢打,只是一味的躲閃,看到這樣的形,瑾謙便一邊顧自己這里,一邊盯著遙兒那邊,本來雙方的力量就很懸殊,再加上遙兒這樣,很明顯的處于劣勢.

"遙兒,你不要躲了,你總是躲,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的,只會消耗體力."

"是,遙兒你要勇敢一點,你也不想讓我們受傷是不是?"

兩個人對遙兒的勸戒,遙兒也是很清楚這一點的,但畢竟從養成的性格,不是改就改得了的.

"可是,我不想這樣啊."

"遙兒,你勇敢一點,以後姐姐不在你身邊,你遇到這樣的事,你要怎麼辦啊?"

"可是···"

"別可是了,要不我們讓他們打,省得白費力氣."

秦思生氣地著,而瑾謙很是不贊同秦思對遙兒的態度,嗔怪著秦思.

"秦思,你不要這樣,會嚇到遙兒的."

"不這樣還能怎麼樣?遙兒,你上我這邊來."

聽到姐姐叫自己,遙兒一邊躲閃一邊靠近秦思.

"遙兒,相信你自己,就算沒有我們的保護,你一樣可以的,我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邊,姐姐希望你堅強起來."

"我不想這樣,真的,不想."

"姐姐也不想,但姐姐告訴你,這些人都是沖著你來的,他們要帶走的也是你."

"為什麼?"

"不為什麼,聽姐姐的話,現在我們兩個已經很累了,你就不要躲了,我們還要馬上回家,你也不想讓外婆擔心,是不是?"

也許是這些話起了作用,遙兒不再是一味的躲閃,也開始了還擊.

人們逆境才會成長,這些的確是適合某些人的,現在的遙兒,也在緩慢的成長.

三個人的戰斗,只要能夠離開這里甩掉這些尾巴,就沒有事了,而遙兒在意的卻是那句話:他們都是沖她來的.

三個人很費力的解決著這些人,雖然這些人都有些身手,但都是些不入流的,誰也不知道下次又會是什麼?

"解決完了,我們走吧."

"嗯,遙兒,我們走吧."

瑾謙扶著遙兒走上了車,遙兒的身體還有著輕微的顫抖,不只是害怕還是什麼.

"瑾謙,將遙兒扶上我的車,我有話跟她."

"遙兒現在這個樣子,你還要嗎?"

"我知道,但我不希望她永遠都這樣,做都做了,還後怕什麼?"

"你這樣的態度,她會更害怕的."

"我的妹妹我知道,你在前面先走."

沒有在聽瑾謙的話,秦思將遙兒從瑾謙的手里搶了過來,直接的扶上了車.

氣憤的瑾謙沒有辦法只有讓遙兒坐上了秦思的車,他相信,秦思是不會傷害遙兒的.

坐在車里的秦思和遙兒,秦思沒有什麼,細心的為遙兒系好安全帶.

緩慢的啟動了車子,慢慢的開著.

"遙兒,你在害怕是不是?"

秦思沒有聽到回答,繼續著.

"遙兒,該來的都會來,逃避是解決不了事的,以後你遇到這樣的事,不這樣做,難道要讓他們欺負?"

"姐,他們真的是沖我來的嗎?"

"為什麼這樣問?"

"姐,那個時候你是這樣對我的,而且,我不相信,這些是找瑾謙哥哥麻煩的."

"是又怎樣,不是又能怎麼樣?"

"可是姐姐,你是不是又什麼事沒告訴我?"

"你不相信姐姐嗎?"

"遙兒相信姐姐,可是遙兒想知道事的真相."

"這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記住姐姐是為你好就行了,姐姐不會傷害你的."

"姐,你一直都這樣,什麼都不告訴我."

"相信姐姐,姐姐也是有苦衷的,姐姐不希望你有事."

"我知道了,姐."

面對這樣獨裁的姐姐,遙兒沒有在什麼,了也是這樣,沒有什麼結果.

"唉."秦思歎息著.

自己何嘗不是為了她,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只要她再大一點,自己就能完全的放手了.

"遙兒,最近沒事不要出來了,知道嗎?"

"我知道了,姐姐."

"遙兒,我知道你會怨姐姐,但你要相信你的瑾謙哥哥,他不會害你的,最近你不要和瑾謙分開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

除外這些,這一路上相繼無,一直到家.

"遙兒,進屋就和外婆累了,換件衣服再出來,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姐姐也是."

"好的,你先進去吧,我等你們全進去之後,再進去."

看著遙兒和瑾謙都進屋了,秦思過了不久就進去了.

"外婆,我回來了."

"思思回來了,剛才遙兒和謙兒也回來了,先去洗漱一下,一會兒吃飯了."

"嗯,我知道了,外婆."

因為離得遠的緣故,外婆的精力全耗費在了看養生堂上面,沒有時間注意到這三個人的衣著,而李嬸在廚房里面忙,也不會注意到.

躺在醫院里的外公,此時也是聽著王秘書的電話.

"董事長,姐下午並沒有來公司上班."

"我知道了,你多注意一點兒."

"是,董事長."

掛斷電話,原就在病房里的碌一生也發起了感慨.

"秦董事長,你還是這樣的不放心?"

"沒辦法,我不能不管,畢竟這是我畢生的心血."

"也不只是為了這些吧,還有其他的原因吧?"

"想不到,你還是這麼的了解我,你讓我誇你什麼好?"

"還是不要誇了,難道你就這樣一直管著不放手,這麼大年紀了,也該放手了."

"那你為什麼不放棄你的職業呢?"

"我.唉."

兩個人,年齡不同,閱曆不同,但也會有相似的地方.

"我老秦董事長,這以後的事,您就不要管了,秦思會做好的,你不交給她,難道還要帶進地底下去啊?"

"你這的什麼話,我雖然七十多了,但不至于現在就死."

"我知道,我只是想告訴你,不要在意那麼多的事了,畢竟你也就這麼兩個外孫女了,你要是連她們都不相信,還能相信誰?"

"我就一個外孫女!"病房里的人大聲的叫著.

"好好好,我不了,你沒事也到外面走走,總是呆在這里,對身體不好."

"我知道了,老劉,你也老了."

"是啊,我們都老了,歲月催人老啊."

高護病房里,一個醫生一個假病人感歎著人生,而秦思又會怎樣?遙兒的未來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