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惡心的動機
中午秦思並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另一個地方,旅店,那個人會來住的地方,陌生的父親,魏偉.

開著車撥通了那個名為"討厭"的電話.

"你在哪里?"

"你就不會用一下敬語嗎?"

"我為什麼要對你用敬語,別忘了我們沒有什麼關系."

"你身上流的血也有我的一半兒."

"可我不覺得,你現在在哪?"

"東明旅店,413房間,我們到這來談."

"好,我知道了."

秦思對于父親這個名詞一直都是陌生的,不僅僅是因為沒見過,更是因為連提起的次數都很少,每次聽到魏偉這個名字,都是由外婆口中提到的,也是外婆心中的傷,當初如果不是那個人,自己的女兒,秦思的母親,就不會死的那麼慘.

來到了東明旅店,走進了那個房間,看到的是一副香豔的場景.

"想不到,魏董事長還是這麼的喜歡女人啊?"

秦思用厭惡的口吻著.

那兩個親吻的人聽見有人話,這才停了下來,看著進來的秦思.

"阿偉,這是誰呀?"

"這個是我女兒."

"真的嗎,想不到這麼大了."

聽著兩個人的對話,秦思很是惡心,很快的就否定了他們.

"閉上你的嘴,魏偉,你到底想怎樣?"

"哪有這樣和自己父親話的,真是沒教養!"女人道.

"不想死的話,你還是閉上你的嘴."

"怎麼話呢,再,她以後可會是你的母親."

女人聽到魏偉的話,很是高傲的看著秦思.

"你就不要惡心人了,她不想死的話,就不要這樣想,不過,俗話得好,良勸不了該死的鬼,心哦."

"你!!阿偉,你看?"

女人像魏偉求救著.

"乖,一會兒我會她的,你就不要生氣了."魏偉勸著道.

"行了,趕緊,叫我來這里有什麼事,我沒有閑工夫看你,讓人惡心."

"沒什麼,只是想見見我傳中的大女兒而已."

"是嗎?我可不信,這些話聽起來還真是天文,你怎麼不和外公呢,你覺得他會是什麼反應?"

"我不想聽到那老不死的."

"喲,你可要心了,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在這里,你還不能怎麼樣呢,要看我們想怎麼樣."

"我來這里時要帶走我的二女兒,魏遙的,不是來見你們的."

"你相見遙兒,你就死了這心吧,我是不會讓你見到的."

"我來這里,就明我有辦法,我只是好心的告訴你們一聲."

秦思看著魏偉那丑惡的嘴臉就想吐,做父親做到這份上,還真是豬狗不如.

"您就等著失望吧,既然這樣,就不能怪我心狠了,要不是看在哥哥得份上,您那破公司早就沒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魏偉生氣的問著秦思,他不相信,那老不死的會這麼仁慈.

"沒什麼,既然這樣,我就不打擾你們這對惡心的人了,我還是很忙的,不像那種女人."

完這些,秦思還很是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還坐在魏偉腿上的女人.大踏步的離開了這里.

"阿偉,你看,她怎麼能這樣我呢,我還不是為了你?"

"是,我的甜心,就不要生氣了,我們繼續好不好."

著魏偉就將那女人壓倒,做著令人惡心的事.

離開這里,秦思聽到他的話,也開始擔心起了遙兒,畢竟自己不能隨時的在遙兒身邊,既然這樣,就只有拜托瑾謙了.

回到家,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幾個人.

"外婆,我回來了."

"思思回來了,公司的事還好吧."

"嗯,挺好的,有王秘書在,沒有什麼大事."

"那就好,坐吧,你李嬸在做飯."

"嗯,我知道了,外婆,我還有事和瑾謙,我們先上去了."

"嗯,去吧,這有遙兒陪著我就行了,你們先忙吧."

"好,瑾謙跟我來一下."

瑾謙沒有什麼,就跟秦思上樓了,來到了秦思的房間.

"你有什麼事和我,還要這麼神秘?"

"不是神秘,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但不能讓遙兒,知道,你懂嗎?"

"是什麼事?"

"是我那陌生的父親,他來這里了."

"他來這里做什麼?又為什麼不能告訴遙兒?"

"你知不知道我和遙兒為什麼會不同姓氏."

"我和遙兒從一直生活在這里,遙兒只見過那人一面,從到大,就那一面,現在他想帶走遙兒."

"他為什麼要帶走遙兒?"

"你覺得冷酷的人帶走女兒是做什麼?"

"那外公和外婆會怎麼做?"

"既然不同姓氏,外公就不會在意,外婆也阻止不了,而且遙兒的監護人是他,他有權利帶走遙兒."

"可是,遙兒不是一直在這里生活的嗎?"

"這只是表面,其他的事也捋不清楚,我只是想讓你一直呆在遙兒身邊,不要離開她."

"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瑾謙,我希望你好好的保護遙兒,那個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看來這次他是真的想帶走遙兒了,要不然他也不會來這邊."

"我不會讓他這樣做的."

"謝謝你."

已經向外面走的瑾謙聽到這句謝謝,身體明顯的有一點僵硬,其實瑾謙是想問的,問什麼你自己不去?為什麼這樣做?

瑾謙的心聲,秦思聽不見,聽見了也回答不了,難道要自己出,我無能為力的話嗎?她做不到.

對于魏偉要帶走遙兒的事,外公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知道了不贊同也不阻止,也沒有告訴秦思而已,因為這對于他來,無所謂.

"謙兒,你們這麼快就談完話了?"

"是啊,奶奶,又不是什麼國家大事,當然就快了."

"你這孩子,還國家大事,哪有這麼多國家大事可以讓你給你們談啊?"

"是啊,所以就快嘍."

"思思,怎麼還沒下來?"

"一會兒就下來了吧,准時還有事要做吧?"

"這樣啊,一會兒吃飯再去叫她吧?"

"知道了,奶奶."

遙兒看著外婆蒼老的容顏,一時間也想不出要什麼話,而瑾謙則是看著遙兒,不明白,就是因為晚出生,就這樣嗎?

"謙兒,你在發什麼愣啊?別總是站著啊?"

"我知道了,奶奶,這不是走神了嗎?"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還不是想怎麼逗奶奶開心呢嘛?"

"真的,你這孩子就是嘴甜,愛逗奶奶開心."

"是啊,是啊."

老人何嘗不是看到了瑾謙的目光是盯著遙兒看的,這些話,也只是謙兒的討好罷了.以後的事,讓人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