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對過往的報複
"劉醫生,怎麼會來這啊?"

"你是病人,我是醫生,我來這里怎麼了,有問題嗎?"

"沒有,我看是劉醫生最近沒什麼事做才對."

"哪有,我可是很忙的,這不,還忙著查看病人的病呢嗎?"

"查病房都查到這里來了?"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你呢?"

"想不到我們堂堂的秦老董事長還會沒事閑到到醫院來住?"

"你有這閑心開玩笑,還不如研究研究一下其他人的病才對."

"知道了,知道了,這不是怕你一個人無聊嗎,還不是看你把其他人都趕了出去,我才來這里的."

"你都見到了?"

"我是看他們都出去了,才來著看你來的."

"我知道,你也是的,這些年還是這個老樣子."

"不是老樣子,還能怎麼樣,這麼多年了,都是你的專屬醫生,什麼都做不了."

"你還想做什麼啊?人才?"

"我這不是著玩呢嗎,不過,就這樣輕松的度過一生,你是不是?"

"你是輕松了,我可不輕松."

"你都這麼大年紀了,也該退休了,不是有兩個外孫女呢嗎?"

"提醒過你都少次了,就一個."

"好好,我知道了,一生都這樣,死磕,到頭來還不是什麼都一樣."

"不一樣,至少我覺得不一樣,我的女兒就這樣死了,我不甘心."

"唉,都已近過去那麼多年了,也該忘記了,還那麼在意做什麼?"

"你不是都知道嗎,還問?"

"我能知道什麼,我只知道,你那個親外孫女昨天很是關心你的病,至于這樣做嗎?"

"你到這里,不是也來氣我的吧."

"我哪敢啊?你不還是我的病人呢嗎,我這是關心病人的心理活動,主要是為了更好的醫治病人."

"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還不知道,快別往臉上貼金了."

"是啊,一眨眼就過去了,三十年了,我給你當專屬醫生三十年了,一轉眼的時間,我們都已經老了,白發蒼蒼."

"白發蒼蒼的人是你,我現在還滿頭黑發."

"你那是不健康的發色,染色劑對身體是有很大的傷害的,還是不要用的好,比我還要大十歲,還跟我比?"

"你這人,總是喜歡在嘴上占便宜."

"我就喜歡,怎麼著吧?"

"哼."

外公冷哼著,外公再好又得面前也是可以聊天的,不想在家里那樣,一直板著張臉,看似鐵面無私.

"真的,你真的要那樣做嗎,一直都這樣."

"我只是想讓秦思記住,她所擁有的都是我的,她要的也只有我才能給."

"唉,真不明白,都是看著長大的,其實不用這個樣子的,敞開心扉,不是很好嗎?為什麼總是搞的這樣互相猜忌,甚至威脅?"

"你不會懂的,我是不會允許再有那樣的事發生的."

"就因為您女兒的事,您就要這樣對秦思嗎?"

"有其母必有其女,我這是為了她好."

這時候的外公,並沒有想到,為什麼當初自己的女兒會那樣,為什麼不會是:有其女兒,必有其女呢?

"可是,那個孩子呢?你就不會覺得愧疚?"

"她和我有什麼關系,她只是沒人要的野種罷了."

"為什麼要這樣,一母同胞,你就有這麼大的意見?"

"這不是意見,這是事實,要不是因為這些,我的女兒就不會怨恨我,就不會因為這些死掉,讓我白發人送黑發人."

"你就沒有想過自己的原因?"

"我沒有錯,錯的是你們."

"不要激動,我不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劉醫生對于這樣的外公也沒有辦法了,勸了十幾年了,到頭來還是這樣,一點功效都沒有.

其實外公也肯定是想過自己的原因,只不過是不願承認罷了,不承認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唯一的女兒,一直視為掌上明珠的女兒.

自己也常常的想,究竟這些都是為什麼,自己有著優越的生活條件,視為掌上明珠的女兒,就這樣離開了自己,臨死都沒有能見過一面.

回到辦公室里的劉醫生,看著那些書,陪伴了自己多少年的書,就像是沒有變過一樣,仿佛是昨天剛買的一樣.

劉醫生看到那兩個孩子,雙胞胎的孩子,長得很像她們的媽媽秦夢兒,秦城,秦董事長那逝去的女兒,自己何嘗是不心疼,都是看著長大的,可是有人就是鐵石心腸.

躺在病房里的秦董事長,回想著女兒時候的事,早已經老淚縱橫,唯一的女兒,就這樣沒了,不心疼也是假的.

坐在辦公室里的秦思,聽著各部門經理的彙報況,對于這兩個月明顯的成績下降,覺得很是難以理解.

"你們覺得是什麼原因,造成公司的營業額下降?"

"董事長,現在的車輛行業的營業額普遍下降,而且,我們應該拓寬我們的營業范圍."

"是嗎?"秦思質問者營銷部的經理.

"可是我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好的意見,我現在事你們找原因,並不是讓你們提意見."

站著的各部門經理,誰都沒有話,只是等待著秦思發話.

"好了,你們先出去吧,各部門進行一下檢討,不想干了的人,提前請辭."

"是,董事長."

走出辦公室的各位,像卸掉了沉重的包袱一樣,離開了這里,辦公室里的低氣壓,不是誰都可以承受的.

"姐,你這樣做會不會失掉這些人."

"不這樣做,還能怎麼做,這兩個月的營業額下降,這種趨勢還會持續很長時間,如果不找到原因,和解決方法,我怕公司會垮掉."

"沒有這麼嚴重吧,我們公司的財政一直都是很好的."

"你忘了前段時間的事了嗎?才過多久?"

"是,但那已經解決了,也沒有什麼狀況了."

"很難,公司里不服的人很多,特別是那幾個大股東,對了,我哦上次交代你的事辦了沒有?"

"還在准備,不過已經看好了幾處,就等著姐來看看."

"好了,我知道了,有時間我會去看的,就先放著吧,先解決公司的事."

"好的,姐."

王秘書離開董事長辦公室,就像秦老董事長彙報況,今天上午的況.

"就只有這些?"

"是,董事長,姐已經注意到最近的營銷額了,正在找原因和解決的辦法."

"好了,我知道了,剩下的,你要做好准備."

"是,董事長."

秦思沒有想到,這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場陰謀,一個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