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孩子氣的皇甫逸
其實皇甫逸也不是一個人,外表溫柔,內心邪惡,得就是這樣的人,邪惡不是人品,而是真人的手法,就像現在:

"逸啊,我是你徐伯母."

"伯母,有什麼事嗎?"

"哎,沒事就不能和你聊天啊,真是太傷伯母的心啦!"

"哪有,我這不是擔心您嗎?"

"哼,擔心我,你不是在擔心徐邈那子吧?"

"不是,我這不是想知道伯母下一個計劃嗎?"

"我就知道,你這子在報複,話我們家邈不就是在你時候給你畫過一次妝嗎,至于到現在還記著嗎?"

"我這不早忘了嗎,我這不是在幫您呢嗎?"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快幫我想點法子,治治他."

其實,徐邈的媽媽想出來的大部分損招用來整徐邈的都是皇甫逸出的主意,兩個人合作的一直都是很愉快的.

徐邈的媽媽和皇甫逸的媽媽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兩個人曾經指腹為婚,結果先生的皇甫逸,就知道逸是男孩,為了不違背誓,徐邈的媽媽天天祈禱,祈禱徐邈是女孩,結果,希望破滅,徐邈的媽媽就開始了整頓不孝子的計劃.

雖然這些事徐邈都已經不記得了,但是年長的皇甫逸卻記得很清楚,時候的事,曆曆在目,為的就是現在.

"伯母,上次的事,您是怎麼弄的,真是高明."

"沒有了,我就是在交友網上這樣寫的:欲求一女友,要求,長的過去的,身材可以是圓滿的,體重在一百八十斤的."

"那您真是幸運,連這都有人應征."

"當然了,我還是選的最優秀的人,幫他預約的呢."

"那照片是怎麼回事?"

"那你見到了,那照片是我從網上瀏覽下載的,也就他會相信."

"是啊,誰讓他時候那麼喜歡女生的,就應該這樣."

"我逸啊,你媽媽什麼時候回來這邊啊?我都等很長時間了."

"快了,我媽媽還在等我爸爸回來,就來這邊."

"還那麼長時間呢,要不是因為你徐叔叔出差還沒回來,我早就飛過去了,現在就不用等了,你什麼時候來我家玩啊?"

"嗯,有時間就去."

"有時間?我逸,你這也太忙了吧,都一個多月了,還沒抽出時間來呢,你來,我們一起逗我兒子玩."

"伯母,邈已經長大了,要是讓他知道,還不殺了我啊?"

"他敢,要不是因為那不孝子,不定你們都已經結婚了呢?"

"別,我的伯母,這就不用再了."

皇甫逸感歎,這句話,每次打電話見面都是必的,要不是很確定自己的性取向,皇甫逸還真的是很想自殺.

"好了好了,我不了,那你自己先忙吧,下次再打,記得來玩啊."

"我知道了,伯母."

"你這孩子,真是的."

著著,徐伯母就掛掉了電話,都沒等皇甫逸話.

"還真是,唉,徐邈那可憐的娃."

心里想什麼,手上就做什麼,拿起電話,撥通了徐邈的電話:

"喂,你子找我什麼事?"

"你就這態度啊?伯母在邊上呢嗎?"

"不在,我這看到你的電話,為了避免重大事發生,我都躲在衛生間里面了."

"不用吧,我又不可怕."

"你是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媽,你,你的媽媽和我媽媽為什麼會是好友,誰能受得了我媽啊?也就我爸這麼個人."

"別亂,心被你媽媽聽到."

"知道了,知道了,有什麼事快,我還在看電視呢."

"看什麼呢?不會又是什麼選美大賽吧?"

"你怎麼知道?"

"我能不知道嗎?"

著著,聽到肯定的答案,皇甫逸很是無語的王者自家的房頂.

"對了,邈,你知道伯母為什麼這麼整著你玩嗎?"

"知道,從我出生他就跟我嘮叨,我不是女孩,這能怪我嗎,你?"

"不能,但是你知不知道,你做過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你有完沒完啊,每次都這樣,吊人胃口,還讓我想,我不知道,怎麼滴吧?"

電話那邊的皇甫逸聽到這樣的回答,依舊是那惡魔式的笑容.

"知道了,我告訴你啊,你就慢慢想吧,什麼時候想起來了,我就告訴你."

"等我想起來你就告訴我?那你就不用告訴我了,我也想不起來."

"那就這樣吧,我記得剛才伯母給我打電話,讓我上你家里來玩?"

"不是吧,你怎麼不早?"

"我現在也不晚啊?至少我還沒去呢?"

"不是,你這是成心的,你看,我媽媽叫我了,明天你死定了,這半宿又干不了別的事了,又該嘮叨那些舊事了,我的命咋就這慘啊!"

"嘿嘿,別太難過啊."

"幸災樂禍的人."

真如徐邈所,這半夜,徐邈的媽媽一直在著百年不變的話,從出生到現在,甚至于將來一定要為她生個孫女,到現在應該早結婚,為著做准備.

"媽,你累不累,要不要先睡會兒?"

"我不累,別打岔."

徐邈的媽媽,著不累,其實已經很是困倦了,剛完,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唉呀,真是的,每次都這樣."

徐邈用公主抱將媽媽報道了臥室里,脫掉鞋,蓋上被子.

其實,他何嘗不知道,母親做這些事,都是為了自己,而參與這些事的,還有皇甫逸那子,表里不一的人,哼.

每天都是這樣,徐邈已經習以為常了,並不是很在意,畢竟這是母親的樂趣,在這里母親也沒有什麼事能夠可做,只有耍著自己玩了.

徐邈已經忘掉了很多時候的事了,但至少還記得,在自己班的時候,母親就開始拉攏自己班上的女生,為自己找女孩子玩,這是不是,相親相的有點早?

現在的皇甫逸也是怪趣味的人,現在就是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回想著徐邈時候的事,那些糗事,以後一定要告訴自己的孩子,讓他丟人.

沒有人會覺得天使般的人居然也會算計自己從到大的好友,還算計到了孩子那輩,那麼久遠的時候.

"啊切."

奇怪,自己怎麼會打噴嚏啊,難道要感冒?

都已經是午夜了,正准備睡覺的徐邈感歎著,糾結著,要不要起來吃一點感冒藥?

殊不知其實這並不是打噴嚏的原因,原因卻是那麼的讓人覺得搞笑,和不可思議,孩子氣的皇甫逸.

時間也是不緩不慢的流逝著,在這不同的人的過去,好與壞,善于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