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密謀
從瑾謙來到這里,就一直是遙兒不在家的時候,在醫院里,看到那種對遙兒不理不睬的態度,多少是有點覺得不公的,現在看到奶奶對遙兒的態度覺得很是欣慰,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

和李嬸一起坐在桌子旁吃飯,外婆也有給遙兒夾菜,並不像那時候一樣.

"思思,有空去公司看看,王秘書最近好像有事找你外公,你過去看看."

"我知道了,一會兒我去問問他,您就不要操心了."

"是啊,都老了,管不了那麼多了,唉."

秦思對于這種悲觀的態度很是的不贊同,畢竟生活是要積極向上的,就算是傷心,也不能是調生活的樂趣,悲觀憫人,什麼事也解決不了.

"外婆,您吃這個菜,這是去火的."

遙兒夾了去掉苦味的苦瓜給外婆夾著.

"嗯,遙兒你也快吃吧,不要擔心我了."

"知道了,外婆,瑾謙哥哥,你也吃啊."

"我知道了,慢點吃."

瑾謙對遙兒的關心是兩位老人看在眼里的事,也許這並不能代表什麼,但這已經讓兩位多愁善感的老人擔心了起來,畢竟···

"對了,外婆,一會兒我去醫院看外公去,您就在家里休息吧."

"這樣也好,在外面心一點兒."

"我知道了,你們吃吧,不用等我了,先睡吧."

"慢點啊."

外婆還在仔細的囑咐著秦思,其實這里是秦思從長大的地方,對于她來並不陌生.

"外婆,秦思會注意的,吃飯吧."

"謙兒,我知道你不喜歡思思,但思思並不容易,對她好一點吧,這樣她也會好受點的."

"我哪有,我對她很好啊."

"你們孩子的事,我們也不能什麼,你記住就好了,李嬸,我們回房吧?"

"是,夫人."

外婆沒有再什麼,但對于遙兒來產生很大的影響,那句話,深深的留在了遙兒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瑾謙哥哥,吃完了嗎?我要開始收拾了."

"嗯,我和你一起吧,我們遙兒以後肯定會是賢妻良母的."

"瑾謙哥哥,你在什麼呢,真是的,還早得很."

"不早了,我們遙兒都二十好幾了!"

"我哪有那麼老啊,才二十一,倒是你,你可比我大兩歲呢,你更老."

樓梯口處李嬸攙扶著外婆聽著廚房里的對話,覺得很是心酸,對于外婆來,思思真的是很不容易,能夠包容著所有的一切.

"太太,我們回去吧?"

"唉,李嬸,你這些年了,他還在在意些什麼?"

"老爺的心,連服人都猜不透,更不用是我了,都是看著這些孩子長大的,老爺真的就這麼狠心?"

"現在孩子長大的,更不會顧及那麼多了,孫女的時候就這樣,大了,更是···"

外婆像是不下去了,越越是心痛,這些都是作孽,誰又會想到是這樣?

"不管了,也管不了."

"太太,你就不要傷心了,以後的事,思思會做好的,我們看著她長大的,您還比了解思思的個性嗎?"

"就是太了解,才會擔心."

著著,就可見到外婆眼角的淚,一個身為親人對秦思的擔心,這種愛,不能表.

而廚房里的打鬧聲,就沒有間斷過,兩個人很是開心,享受著生活的樂趣.

"哈哈···"

笑著,思思就將泡沫吹到瑾謙的臉上.

"壞遙兒,看我不不到你弄成花臉."

洗餐具的兩個人,快樂而無憂.

開車來到醫院的秦思,也走進了高護病房.

"外公,睡了沒有?"

"你來了,坐吧."

床上的老人並沒有睜開眼睛,閉著眼睛,像是在沉思著什麼事.

"你是不是想知道,為什麼我會裝病,而且連你外婆都沒有告訴?"

"是."

"沒有什麼,到時候你會知道的,還有魏遙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太在意,她的事與我們無關."

"可是,外公,她是我的同胞妹妹,也是您的親外孫女啊!"

"她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才是,我的親外孫女也只有你一個人."

"那你要遙兒怎麼辦?就僅僅是因為她出生比我晚,就活該沒人要?"

"那不是我的事,她的父親都不要她,為什麼要找我?"

"難道就僅僅是因為這樣?"

"不用你管,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我知道了."

每次因為這件事吵架,秦思都很失望,對這個親的失望,從到大,都沒見過幾次面的父親,不管親外孫女的外公,難道就沒有人真正的想過這些嗎?

"我找你回來,並不是想聽這些,我只是想告訴你,你的親生父親魏偉先生想要過魏遙的撫養權."

"不可以,你不可以這樣做."

"我知道協議期限還有四年,我給你四年時間,做好一切的事."

"我知道了,還有其他的事嗎?"

"有,但不是現在,你回去吧."

"我知道了,外公."

離開房間在關上門的那一刹那,秦思真的很是無助,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難道自己做的還不夠好,還要用這件事來威脅自己,這到底都是為什麼?

"姐,你為什麼坐在這里?"

"沒什麼."

抬頭剛好看見來看望外公的王秘書.

"這麼晚了還來看望外公."

"是啊,白天沒有什麼時間,正好秦董事長也有事找我談."

"這樣啊,你快進去吧,不要讓外公等時間長了."

"姐不一起進去嗎?"

"不了,我剛出來的,現在該回去了,你回去的時候也注意一點啊."

"知道了,姐,姐看起來不是很好,要不要我送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那好吧,姐注意點."

"嗯,再見."

沒有再和王秘書聊,害怕控制不住自己,堅強,這個詞,從陪伴著秦思長大,從來都沒有背棄過.

王秘書望著秦思離去的背影,不出的感覺.

"你來了."

"是,董事長."

"見到秦思了吧."

"是,見到姐了,姐看起來不是很好."

"嗯,坐吧,我們談一些事."

"好的董事長."

漫長的黑夜即將來臨,王秘書在病房里呆了將近一個時的時間,所談之話沒有人知道,只有當事人明白,這是個陰謀,一個不為人知的危險.

這些事,王秘書也不會告訴秦思的,即使是從一起長大的人,帶過很長的時間,但,畢竟這就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