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醫院騙局
"姐,我們現在就去醫院嗎?"

"是啊,台北附屬醫院的高護病房."

"嗯,那我們快去吧,瑾謙哥哥,我們走吧."

"好."

三個人順利的打車來到了醫院,到前台去咨詢外公住的房間.

"你好,請問,秦城老先生住在哪個房間?"

"你的是秦董事長?"

"是,麻煩你幫我們看一下,好嗎?"

"請等一下,我們要進行一下咨詢."

三個人等待著護士姐的電話,護士姐完電話,就告訴了等待的他們.

"你好,是高護502房."

"好的,謝謝."

三個人來到電梯口,焦急的等待著電梯.

"姐,你,為什麼我們問一下病房號,還要預約啊?"

"沒准是人家規定的吧,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前我也沒遇到過這找那個況."

"哦,這樣啊."

瑾謙沒有什麼話,但是總覺得這里面透著詭異,似乎這次回來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三個人來到了502病房,就准備敲門,這時,門也剛好打開了.

"外婆."秦思和魏遙一起喊出了聲音.

"奶奶."

"嗯,你們來了,進來吧."

外婆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淡淡的感,請三個人來得了病房里面.

"外公,爺爺."

"嗯,你們都來了,還挺快的."

"是,外公的身體沒什麼事吧?"

"沒有,老了,就這樣,你們別站著了,坐下吧."

"是,謝謝外公,爺爺."

"瑾謙在那里還習慣嗎?"

"很習慣,爺爺不用擔心我啦,養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了,真是讓你們擔心了."

外公和瑾謙聊得很開心,沒有管其他的人.

秦思,魏遙和外婆在一起,看著外婆難過的身影,總覺得這次的病,不是那麼的簡單.

"外公,外婆,我先出去一下?"

"好,你去吧."

兩位老人看著秦思離開了這個房間,都沒有什麼,也許也知道她去做什麼去了.

"外婆,你也要注意身體."

"嗯."

遙兒和外婆著,外婆也只是單字的回答,沒有多余的話.

外公和瑾謙的話題,也有現在的學習轉到了先在的經濟上面,根本沒有准備離開這個話題.

外面的秦思也是要去找外公的主治醫生,問問外公的況.

"請問,你知道,特護醫生的辦公室在哪里嗎?"

"哦,就在前面的拐角."

"謝謝啊."

樓道里,秦思問著剛剛走來的護士,聽了她的回答,按照她的指示,找到了主治醫生的辦公室.

敲了兩聲門,就聽到了里面的人的會回答聲:"進."

"這位姐,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想問一下,您是不是秦城秦老先生的主治醫生?"

"是,您就是秦思姐吧,坐."

"是,謝謝."

"沒事,姐想問什麼呢?"

"我外公身體還好吧?"

"很好,秦姐不用擔心."

"我想知道外公這次是什麼病,原因又是什麼?"

"這,不好意思,我們有權對病人的事進行保密,即使您是秦老先生的外孫女也是一樣."

"好的,我知道了,那什麼時候,外公會好起來?"

"很快,不會用很長時間的."

"那謝謝醫生了,麻煩了."

"沒事的,只是我們的職責."

"再見."

"再見."

秦思在進來的時候,已經猜到是這樣的結果了,就算是自己關心又能怎麼樣,外公對什麼事都是這樣,讓人捉摸不透,無法令人安心.

離開醫生的辦公室,就回去了,回到了外公的病房里.

"他們呢?"

"你瑾謙和魏遙嗎?"

"是啊,外公."

"我讓他們先回去了,這次回來是有事跟你,不得不用這樣的方法."

"我知道了,外公,什麼事?"

"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你也先回去休息吧,多陪一下你外婆."

"好的,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這一切顯得那麼的不可思議,究竟會是什麼事,可以讓一位董事長裝病來召回自己的孫女,更何況還是用這樣的方法?

離開醫院,回到了家里,家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看到了門外的車,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沒有告訴過遙兒的事.

"外婆,今天想吃什麼,我來做."

"思思啊,不用麻煩了,讓李嬸來做就好了."

"沒事的,又不用麻煩,再李嬸忙了一天了,應該累了,我來做吧."

"好,就這樣吧,就隨便點吧."

沒有什麼停留,現在已經是下午了,看外婆的樣子,應該是沒吃好吧,也沒有什麼精力.

遙兒和瑾謙在客廳里陪著外婆,與其自己陪著外婆,不如讓遙兒來陪,外婆也很關心遙兒的吧,只是那種在心里關心,不能表現出來的.

"奶奶,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啊?出來,謙兒幫您解決."

"好謙兒,奶奶沒什麼事,不用擔心奶奶了."

"什麼嘛,奶奶這是看不起謙兒,都不願意出來."

"這孩子,奶奶那是擔心你爺爺,所以才不開心的,知道嗎?"

"爺爺會沒事的,爺爺身體可是很棒的,奶奶不用擔心."

"是啊,外婆,你就不用擔心啦."

"嗯,有你們在我就安心了."

廚房里的秦思,聽著外面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外公又為什麼會這樣做,明明是裝病,可為什麼連外婆都不告訴,讓外婆擔心,又為什麼讓全部都回來?

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難之隱?

"遙兒,在那里還適應嗎?"

"適應啊,有姐姐,不會不適應的."

"嗯,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遙兒也是知道的,外婆是關心自己的,只不過總是在外公不在的時候,也許這就是自己存在的矛盾吧.

"外婆,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想起一些往事,沒有什麼,李嬸,你去細一些水果,這兩個孩子愛吃."

"是,太太."

聽到外婆吩咐的李嬸,起身去冰箱拿水果,其實這些都是已經洗過的,根本就不用再洗,也許是外婆真的是很擔心,連這些基本的事都記錯了.

"傻外婆,都不用洗了,還讓李嬸去洗,李嬸也和您一起傻."

"對啊,你看我都忘了,李嬸不用洗啦,不是都洗乾淨的嗎?"

"是,太太,看我都糊塗了."

"是啊,都是這段時間累的,辛苦你了."

"太太的是什麼話,這活又不累,怎麼會辛苦啊?"

"唉."

外婆一個人歎息著,其實李嬸何嘗不是這樣,只不過還要安慰外婆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