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搞怪的媽
"阿顏,怎麼還不回來啊,不回他回家了吧?"

"不會,我相信阿顏,況且,我很了解他的."

"你能了解他?我覺得這很是不可能."

"為什麼?"

"你不覺得他很冷麼,我和他在一起,夏天都覺得像冬天,真的."

麥穗完,就怕齊遠不信似的,還配合的點了點頭.

"你忘了上次,是誰幫喝醉闖禍的你脫險的?"

"那次是意外."

"那是你不了解他,等你了解了,就不會這樣了."

"是嗎,那就看他表現了."

"也不至于這樣吧,還表現?"

"對啊,不表現,我怎麼會知道,你的是不是真的?"

"麥穗,你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多疑了,這可不像平時的你,,你是誰假冒的?"

"齊遠,你傻了吧?"

"真是一點都不幽默,問你一點兒幽默的事,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歡逸啊?"

"誰的?"

"我們看出來的唄,難道還用?"

"連我自己的都不知道的事,你們都能看出來,你們真神!"

麥穗由衷的誇贊著齊遠和齊遠所的他們.

"真的,所謂當局者迷,你就是當局者,我們就是旁觀者,所以我們清楚的知道,你看我們逸的眼神,雙眼放電,都得有好幾百瓦."

"好幾百瓦?"

"是啊,好幾百瓦電不死人,所以我們都安全的活著呢."

"我很佩服你,真的,老兄,你家不愧是賣燈泡的."

"不是吧,有你這麼損人的嗎,千杯不醉的女兒居然沾酒酒醉,哼."

"你是大蠢豬,齊遠."

看著麥穗佯裝生氣的臉,齊遠很沒骨氣的了一句:"你是大蠢豬."

兩個人歡快的拌著嘴,完全忽略掉了,還在忙于買盤子和碗的阿顏.

嬰幼兒用品店:

"你好,老板,請問:'有沒有塑料的碗和盤子?"

"有,請問先生,你要幾個?"

"給我拿十個吧."

"十個,還是十副?"

"十副,兩個都要."

聽完阿顏的回答,老板很是驚奇的看著站在門口的阿顏,心里想著很多:十副,這孩子要的也太多了,這給地球造成多大的負擔啊,家庭負擔也也大,得處罰多少錢啊?

老板胖胖的身體,腦袋還是很夠用的,幾秒鍾的時間,就做出了這麼多的反應,還真是難為老板了.

"老板,麻煩快一點."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這麼多,讓我找一下."

阿顏奇怪的看著老板從架子的最底下找著什麼東西,好像也是蠻危險的.

"那個,老板,你在找什麼?"

"還能找什麼,當然是你要的東西了,都壓架子底了,一會我就找出來了,你在等一下."

聽到老板這樣的話,阿顏深深的研究起了徐邈母親的可信度,徐邈曾經過,他之所以能長這麼大,都是他母親給騙大的難道自己也被騙了,可是這里真的有,雖然是壓過箱底的.

"老板,要不不用麻煩了,我不買了."

"不買?那怎麼可以,我都找出來了."

胖胖的老板一聽不買了,瞬時來了力氣,將箱底的那些多年不用的用具給拽了出來.

"看,我的吧,找到了."

"謝謝老板了."

"不用謝,實話告訴你吧,其實這些還是在我年輕的時候,大概二十年前的時候,一個貴婦人叫我保存的,她告訴我的,以後他兒子回來買的,順便將保存的利息也給還掉,當時我沒在意,今天你來了,順便也給報銷了吧?"

"我?"

"對啊,誰買誰報銷,而且,我們還有分成呢?"

"分成?"

"是啊,快一點兒吧,終于了解我心中一大樂事,今晚我要多吃點."

阿顏看著老板的身材,很是覺得他應該少吃點,不過他沒有出來,自己覺得深深的被騙了,被徐邈的媽媽騙了,真是···

付完高額的帳之後,阿顏就離開了這里,同時,胖胖的老板也拿起了電話,撥打了一直記在那些盤子上的電話號碼.

"喂,請問,你找誰?"

"請問這是,林女士的家嗎?"

"是啊,請問,你是誰?"

"那請轉告一下,就我是嬰幼兒店的老板."

"哦."

"媽媽,有人找,嬰幼兒店的老板."

"什麼,嬰幼兒店,我認識麼?"

"我哪知道,快來接電話."

"知道了,知道了,這就下來."

虛渺講電話放在了桌子上,就繼續的看起了新聞.這時的林女士也走了下來.

"喂,請問,你是?"

"哦,是這樣的,二十年前,您的塑料盤子和碗的事,您還記得嗎?"

"等我想想,啊,我想起來了,怎麼了?"

"沒什麼,剛才您兒子將它們買走了,連利息都付了."

"我兒子?我兒子在家好好的看電視,怎麼會去買啊?"

"啊,我賣錯了,那您兒子的那份怎麼辦?"

"沒事,回來你再去幾個回來存著,對了,把分成給我啊,我回來去你那里拿."

"好,我知道了,那先掛了啊,我再去進幾個."

"嗯,好的."

掛斷電話的林女士,完全忘掉了她的兒子還在這里聽見電話的聲音了.

"媽,你給我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這個,也沒什麼,孩子,不會懂得."

"是嗎?你不會是在我剛出生的時候就開始算計您的兒子吧?"

"怎麼會呢,就是從一歲半才開始的,不要把你可愛的媽咪想的那麼壞好不好?"

"這還壞,那我問你,我老爸知道不?"

"你猜,其實他也有股份的,就是你沒有股份而已."

"我就知道,我還要服你們高額保障金和利息,是不是?"

"也不全是啦,那出錢的人,不是你同學麼,又不是你?"

"我的天,我真的想知道老媽,你的腦袋是由什麼構成的,虧我爸能受得了你這麼多年."

"你以為你爸是你啊,還我生的呢,沒良心."

"我沒良心?我可是被您從騙著長大的,還沒良心啊?"

"哼,我不管,等你爸,出差回來,有你好受的,哼."

一句話,兩句"哼",完,偷笑的離開了客廳.望著母親離開的身影,徐邈深深的覺得自己的出生就是被騙的主,攤上這麼個父母,一般人都受不了,自己長這麼大,還真的是個奇跡!

看著電視屏幕,也覺得沒有什麼樂趣了,想到阿顏的神,再想到自己的後果,某人在暗自神傷.而開車回去的阿顏,覺得這一切都是這麼搞笑,真不知道處在這其中的徐邈,是怎麼熬過來的,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