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談判
阿顏到離這里最近的商場去買塑料的盤子,和碗筷,今天的事,是巧合,為了避免下次還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就要做好防范,杜絕再次發生.

上完藥的齊遠,來到了麥穗的房間,門外懸掛的鑰匙,告訴齊遠阿顏剛才的做法,這些都是一種刺激,刺激著麥穗.

"麥穗,齊遠哥哥,進來嘍."

齊遠用輕松的語氣和麥穗打著招呼,即使沒有人回答他的話.

"怎麼了,我們麥穗怎麼能坐在地上呢?快點起來了,要不哥哥就不理你了?"

"不要,齊遠哥哥不要,不要不理麥穗,麥穗會乖乖聽話的."

就算是成年的麥穗,現在這個樣子,也還是和無知的孩童一樣,天真的相信這一切,還是不能走出心中的陰影.

齊遠看著現在的麥穗,很是傷心,從到大,麥穗就像自己的親妹妹一樣,只要一點點的傷害,都會讓自己心疼.

在麥穗的身邊蹲了下來,摟住還在顫抖的麥穗.

"麥穗,都過去了,我們要好好的活著,是不是,那些並不是你的錯."

"可是,都是血,如果不是我,你們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麥穗若有所指的看著齊遠包紮好的手.

"那些都是意外,人生都是意外的結合體,現在的你要學會尋找幸福,不要再沉澱在過去了."

"我沒事,我沒事的,你們不用擔心我,真的."

"哥哥一直都知道,我們麥穗已經長大了,不再是那個哭泣的娃娃了,是不是?"

"是啊,我相信齊遠哥哥,一直相信."

自閉的麥穗,一直不知道,當年的事,自己的母親並沒有死掉,這個錯誤的記憶,一直存在麥穗的腦海當中,為的就是懲罰自己,而麥穗的父親也不願再提起她的母親.

"相信吧,這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值得我們麥穗去享受,是不是?"

"是啊,就像齊遠哥哥一樣."

哄著麥穗忘掉剛才的事,沒有血的刺激,麥穗一直都是那個快樂,天真,搞怪的女孩,沒有任何的憂愁,煩惱.

"齊遠哥哥,阿顏哥哥干什麼去了?"

"沒什麼,我們先坐在床上去,好不好,地上涼."

"哦,那我們一會兒要做什麼?"

"麥穗又想做的事嗎?我們可以一起做啊?"

"沒有啦,只是覺得有點無聊,我想洗臉."

"洗臉,可是,你的手現在不能沾水,一會兒哥哥幫你弄毛巾擦擦臉就行了."

"不用這樣,又不是什麼大傷,我自己就行了."

"既然這樣,那就幫哥哥擦,好不好?"

"切,誰管你啊,我連自己都管不好呢."

"你看是吧,我們不自己動手,我們等阿顏做,好不好?"

"我看可以,我們現在都是病號,那他去哪里了?"

"不知道,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吧."

兩個人靜靜的等著,而在購物的阿顏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怎麼會沒有呢,都是瓷的?"

阿顏忘記了世界上有一種人,就叫:導購員.

"你好,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看到主動問自己的導購員,阿顏瞬時覺得自己像忙傻了一樣,居然忘掉了這麼重要的事,還浪費了那麼長的時間.

"不好意思,請問這里有沒有塑料的盤子和碗筷."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里只有塑料的筷子,您可以選其它的類型的."

"那不用了,謝謝."

阿顏找了半天,什麼也沒找到,還要去更遠的超市,去買.忽然像想起來什麼似的,立刻撥打了徐邈的電話.

"喂,徐邈?"

"唉,等會,等會."

將手機拿在手上,飛快的回了還在嘮叨的老媽.

"媽,等一會兒,你再繼續,現在讓我接電話."

"我你子,每次都這樣,真是氣死我了,你還當不當我是你媽?"

"是是是,我的祖宗啊."

轉換另一旁,接起了阿顏的電話:

"阿顏,什麼事?"

"沒什麼,你在這里住了那麼多年,知不知道哪個超市有銷售塑料盤子和碗的?"

"我,你想轉行當保姆啊?"

"別廢話,你還是不啊?"

"真是的,我又不是買菜的大媽,我怎麼知道啊,我問問我媽,她那麼啰嗦沒准會知道."

"好,你快去問."

阿顏在等待著,等待徐邈的成果.

"媽,你知不知道哪里有賣塑料的盤子和碗的?"

"你這孩子,真是的,跑題了,我怎麼會知道."

"你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那麼多的廢話."

"嗨?知道也不告訴你."

"親愛的老媽,你就告訴我吧,同學著急去買."

"讓我告訴你,也行,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我答應你."

"喏喏喏,你的,明天去和這個姐去相親."

著,徐邈的媽媽順勢就拿出了一張照片.

徐邈看著桌子上的照片,很是無語,他的媽媽還真是偉大,隨身攜帶女生的照片,要不是她是自己的媽媽,沒准自己還能把她當成猥瑣的大叔對待.

"行,行,行,我知道了,快吧."

"我了,你不要驚訝啊,也不要質疑,那就是賣嬰孩用品的地方就有賣的,還有很多."

"不會吧,這也行?"

"當然,想當初,我就是從那里給你買的."

"我想死,真的,偉大的媽啊."

"阿顏,你聽到了吧?"

"嗯."

"臭子,你在和誰話呢?"

"同學,真是的,讓個大男生去買嬰孩用品,真猥瑣."

"喂,喂?"

聽著電話那邊,掛斷的聲音,徐邈覺得自己很是不值,態度問題,自己還是犧牲自己的自由幫他問的,就這態度?

"邈,我真的想告訴你,要是買嬰孩用品的人很猥瑣,那你的父親,也很猥瑣,真的,想當初,你的那個,就是你那無良的老爸,給你買的."

"真的?"

"當然了,媽媽騙過你嗎?"

聽到這句話,徐邈深深的鄙視了自己的老媽,默默的在心里著:你什麼時候沒騙過我?

"媽,這女孩又是你從哪里找來的?"

"這個啊?"

徐邈的媽媽,指著桌上的照片,很是細心的為虛渺解釋著.

"這張啊,是我用你的聊天號,聊來的,順便下載了下來,給你當相親對象用."

"那就是,你盜用了我的號?"

"那麼難聽干嘛?是借用,我還不是為了你?"

"行了吧,我受不了了,你慢吃."

"喂喂喂,什麼啊?"

徐邈的母親還在喊著不回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