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他被列為門口止步的人
"哎呀,真是的,煩死了,都快一個時了,也不用上課了."

"這還不好,省了!"

"滾一邊玩去,氣死我了."

"再等一下,沒見交警已經快疏散完了,前方的車禍又是不能避免的,著急也沒有用."

"我當然知道了,算了,我開車回家,剩下你自己該干嘛干嘛去."

"不會吧,你不去學校了?"

"我要是去學校,等咱們到那,學校都放學了,還去他干嘛?"

"是哦,我怎麼沒想到,那就去你家."

"別,你屬于門口止步的人."

"為什麼?"

"沒什麼,我怕遙兒看到了不高興,就只有這樣做了."

"知道了,真是的,一點待客之道都沒有."

"你不算,其他人勉強還行."

等待了一個多時,堵塞的高速路終于變得暢通了起來,這都要感謝交警的努力,要不然現在,兩個人還在那里繼續等待呢.

秦思開著車駛向了離學校最近的公寓區,即使是最近,也要開始五分鍾的車才會達到學校.

"這里,是不是齊遠住的區里?"

"是啊,你連這個都記不住嗎?離的挺近的,不過,不常見而已."

"哦,這樣啊."

"還有事麼,沒事,我到家了,你可以打道回府了."

"我知道了,你進去吧."

"再見了."

就這樣,兩個人建起了,不是友誼的友誼,一種很微妙的關系.

"陳姨,我回來了,妹他們今天中午有在家吃飯麼?"

"大姐回來了,二姐和少爺今天中午沒有在家吃飯,是在外面吃的."

"我知道了,您去忙吧."

"是,對了,差一點兒忘了,姐,今天老爺打過電話了."

"老爺?哪個老爺?"

"就是姐的父親啊,怎麼了?"

"沒什麼,下次他再來打電話,就直接掛斷,不用接."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這事不要讓遙兒知道,懂了麼?"

"是,姐,我不會的."

想起那個陌生的人,總覺得是那麼的令人討厭,從到大,什麼都沒過,對遙兒總是冷冷語,一點父親的樣子都沒有,只會安排別人的生活.

打開電視,轉換著財經頻道,想起了最近的股市市場,每天都變化的股市,沒有一點規律,讓自己很是琢磨不透,手上的股市投資案也沒有一點進展.

秋天片片落葉,訴著凋零的生命.

聽著著窗外的車聲,望著客廳的門口.

"你們回來了?"

"是啊,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有一會兒了,你中午吃的什麼?"

"沒有啊,在外面吃的炒菜."

"是麼,瑾謙,你是不是?"

"有必要知道的那麼清楚麼,我們又不是孩子,我們有自己的想法."

"你要做什麼,我不會管,遙兒是我的妹妹,我不管她,還會管誰?"

"對不起了,姐姐."

"遙兒,為什麼要道歉,你有自己的想法,你有自己的權利,她沒權力管你!"

"不要了,瑾謙哥哥."

"為什麼不,都沒有你姐姐這樣的,一點自由都沒有."

"你的自由,我不會干涉,以後你搬出去住吧,我不希望你影響了遙兒."

"我為什麼要搬出去住,不要忘了,我也是這家的一份子."

"你不是,永遠也不會是,這家的主人是我,請你離開."

"不要這樣,姐姐,不要趕瑾謙哥哥,我們在一起住不是很好嗎?"

"很好?那你告訴我,你今天中午吃的什麼?為什麼撒謊?"

"快餐,炸雞,對不起,姐姐."

"為什麼要吃這些,我不是告訴過你麼?"

"對不起,姐姐."

"我記得我告訴過你,瑾謙,遙兒不是你,你的身體好,對這些有很強的免疫力,遙兒不是你,抵抗不了這些,為什麼還帶她吃這些東西?"

"沒什麼,遙兒想吃."

"我不希望有下一次,遙兒只能在家里吃飯,吃健康食品,在外面,請你為遙兒想想."

完這些,秦思就離開了客廳,這里曾經硝煙彌漫,多少年了,秦思都沒有這麼生氣過了,

只有遙兒的事,秦思才會生氣,傷心.

"對不起,瑾謙哥哥,都是因為我,要不是我,就不會這樣了."

"沒事的,哥哥不會走的,咱不要理你姐姐,不要難過了,知道麼?"

"知道了,那哥哥我先回房了."

"嗯,去吧,好好休息一下."

獨自呆在客廳的瑾謙,想著這些事,很是不明白,秦思為什麼這麼管制遙兒,難道真的是遙兒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誰啊?"

"我,想和你談談?"

"進來吧,有什麼事可談的."

"有,遙兒的事,遙兒是不是有什麼病?"

"你才有病呢,遙兒身體很好,你不用擔心."

"那你為什麼限制遙兒吃什麼,這對她很重要嗎?"

"你覺得呢,上次我不是和你過了嗎?遙兒的飲食很重要."

"你沒告訴我原因."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記住遙兒不能隨便吃東西就好了,她的抵抗力很差."

"為什麼會差?"

"你不用管,你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管那麼多做什麼?"

"關心一下不行啊?"

"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下一次,就算遙兒為你求,我也會把你趕出去."

"以為誰樂意在這住,如果不是還有遙兒,鬼才樂意在這住呢!"

"那你就趕緊滾."

繼續罵著某人,不再看瑾謙,仔細的記著,網上新菜的做法,換著樣兒吃,遙兒就不會想要吃外面的垃圾食品了.

"你記這些,是不是准備改善伙食?"

"廢話,直到還問,你智商不是一般的低."

"那你自己忙吧,我走了,吃飯的時候記得叫我們."

沒有理會風涼話的人,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今天真的是很亂心,自己不受控制的發了火,也許就是自己太過敏感,才會這樣,遙兒時候的營養不良,現在應該沒有這個病了,抵抗力弱,也不是吃一兩次垃圾食品就會生病的,這些應該是自己的問題吧,不能怪別人.

回到家的齊遠和麥穗,驚奇的發現自家的門是開著的,還是很破敗的那種:

"齊遠,你家不會進偷了吧?"

"不會吧,但我也這樣覺得,里面不會還有人呢吧."

"也是,電視還開著呢,進去吧."

"那你怎麼還不走?"

"你是男士,要打頭陣進去,這樣才能在危險的況下,讓我逃跑."

"讓你逃跑?"

"對啊,要不然你以為呢?我可是女生."

"女生做到你這種程度,真是不容易."

"我知道,我知道,快點進去了,看看有什麼危險麼,不要忘了通知我一聲."

齊遠轉過頭狠狠地鄙視了一眼麥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