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注定不為人知
動漫里的節,主導著秦思幸福和快樂.

"阿顏,你吃得真慢."

"是嗎?我不覺得,細嚼慢咽對身體有好處."

"那你就慢慢享受吧,你知不知道,我從就很喜歡一句話,但從來都沒有實踐的機會,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你,我聽聽?"

"不用在意的,最後吃完的歸置,洗碗."

"就這個?"

"對,怎麼了?"

"你的志向真的很偉大,我很佩服."

"你不用這樣,沒准你得更偉大呢,只不過是你不而已."

聽著這樣的話,阿顏內心很是反駁,其實,他很的時候也很喜歡一句話:煩不煩啊?不過,了多少遍,對自己的老媽都沒用.

"你怎麼就確定我會有這樣的志向?"

"我猜的,通常從想你們這樣的孩子,內心通常都不正常."

"歪理,你不是和我們一樣啊?"

"對啊,我就是和你們不一樣的,只不過你不知道而已."

完,秦思還配合的點著頭.面對這樣的秦思,阿顏很是無語.

"對了,你在這里買這棟公寓,大概要多少人民幣啊?"

"問這些做什麼?你想買麼?"

"我想問問性價比,看看它的升值?"

"這里,還好吧,性價比應該會很高,畢竟在山上空氣很清新,也很幽靜."

"那倒是."

"你想買麼?"

"想買幾棟,作為投資用,那樣不是很好嗎?"

"想不到,你想得夠遠的,你要投資這些,為什麼不投資點兒別的?"

"別的?風險高,你不覺得麼?"

"可是那樣賺錢快."

"我要賺那麼多錢干嘛呢,你?"

"錢好像沒有人會嫌多吧?"

"錢,買不來想要的,只要夠花就好,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

"還這麼年輕,什麼死啊死的."

"是嗎?曾經有人給我算過命,我活不過二十五歲,信不?"

"不是,這都是迷信."

"哦."

聽到這樣的話,阿顏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很是不解秦思為什麼會信這種東西,算命,不是很虛幻的事麼?

"你怎麼啦?"

"沒什麼,你為什麼會相信這個?"

"我不信啊,但我相信,二十五歲以後我會有個全新的人生!"

"為什麼?"

"秘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秦思這種話也是有依據的,那份協議,到時間自己就是自由身了,並不需要被別人指控這生活了.

"喂,你怎麼還不收拾啊?"

"收拾什麼?"

"碗筷啊,難道你不用洗這些嗎?"

"不用,看在你用的面子上,我准備將這些用具留下來做紀念品."

"拉倒吧,回來都臭嘍,看你還怎麼弄?"

"冰箱啊,放在那里面就沒事了."

"不會吧,你真想這樣做啊?"

"逗你的,你想我還不想呢,一會兒會有時工進來收拾的."

"哦,懶死你得了."

"你在家里不是這樣啊?"

"我?偶爾會,嘿嘿."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秦思想起了瑾謙和遙兒,自己就這樣沒有回去,不知道遙兒有沒有按時吃飯?瑾謙有沒有勸遙兒吃飯?

"秦思,我一直想問你,你家是哪里的?"

"我家?你家呢?"

"我家,我家就在大陸,你呢,你不是吧?"

"是啊,我不是,不過,我不會告訴你的,咱倆又不熟."

"太傷人了."

"是嗎?我也覺得."

"你一會兒要不要去睡午覺?"

"要,肯定要,告訴我那個房間?"

"喏,就二樓那樓梯口的那個房間,有事記得叫我,我不睡午覺的."

"哦,那記得上學叫我,還要早去,我不想讓別人看見,我們一起."

"我知道了."

"你還看不看電視?"

"看,你上去吧."

"那,上學見了."

秦思起身離開了電視機旁,上樓住到了阿顏家的客房,睡午覺,午覺,可以讓人在下午有清醒的思維.

房間很乾淨,白淨的牆壁,就連床和窗簾都是白色的,很明亮的顏色.

客廳里的阿顏,靠在沙發上,看著秦思一直看的動漫,這些自己曾經看過好多遍,都沒有記住的畫面,這次在看,突然變得很是有趣,更是一種解壓的好方法.

阿顏想著秦思的話,仿佛有什麼魔力一樣,吸引著阿顏不斷的想,讓他不斷的回味.

家里的瑾謙和秦思,也是剛剛的回來.

"瑾謙哥哥,今天吃得好好哦,以前我都沒去吃過快餐,姐姐都不讓我吃."

"是麼,以後哥哥帶你去,好不好啊?"

"好啊,就是怕姐姐不同意."

"放心吧,有哥哥在,不是嗎?"

"知道了,那瑾謙哥哥,我先上樓睡覺去了,你也快去吧."

"知道了,我會的,午安."

"嗯,瑾謙哥哥,安."

瑾謙看著歡快上樓的身影,想起了她的話,為什麼秦思不讓遙兒吃快餐,控制遙兒的飲食,不單單是為了遙兒的身材,還為了她的身體嗎?難道遙兒有什麼病麼?

瑾謙帶著迷惑的想法,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弄不懂的事太多,仿佛這些謎團都與秦思有關,別人都解不開.

剛坐到床上,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

"請問,是瑾謙同學麼?"

"你誰啊?"

還沒聽到對方的回答,就從手機傳來了,幾聲驚叫的聲音,還有女生驚歎的聲音:哇,真的哎,真的是瑾謙接的,這會不會錯的···

聽到這樣的話,瑾謙就知道自己的手機受到了騷擾,這已經是換的第二個號碼了,到底是誰這麼無聊將自己手機號告訴別人的,知道自己好的,也就幾個人,誰這麼無聊啊?

獨自生著悶氣,想著又要換手機號的麻煩事,總覺得很是過分.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不經意間,短暫的午休時間就在別人的睡夢中悄悄而逝了.

瑾謙敲著遙兒的房門,輕叫著遙兒起床.

"遙兒,起床了,該上學了."

"遙兒?遙兒?"

叫過即便都沒有人回應,瑾謙便猜到了遙兒的況,推開門,走了進去.

"遙兒,起來了."

瑾謙輕輕拍打著沉睡的遙兒,看著遙兒睡熟的樣子.

"嗯,瑾謙哥哥,現在又該上學了麼?"

"是啊,你是不是又想不去了?"

"是啊,我好困,還沒睡醒呢!"

"不行,今天下午是寫生課,你不想上了嗎?"

"想,那我們快走吧."

著就從床上快速的起來了,拉著瑾謙就往門外走.

"遙兒,不要那麼急,不會遲到的,先去洗漱一下,你不會就這樣子就上學吧?"

"對哦,知道了,等我啊."

看著遙兒急匆匆的身影,站在客廳,等著洗漱的人.